八月二十号,距离开学还有十天。吴医生夫妇准备回一趟老家收拾行李,预计在开学前住进租住的新家。八月二十二号,乔君昊夫妇回到程玲玲的老家去看望她的爷爷奶奶。孟易和张敏博闻到风声,跟着一起来了。

    他们从早上九点多出发,下午两点抵达两位老人居住的地方。那是一所比较复古的老式大宅院,各处都保留着民国时期的风格。

    到了地儿,因为程玲玲提前打了电话,所以二位老人就守在门口等他们,一下车张敏博就喊饿。他听程玲玲说她奶奶做的饭好吃,专门空着肚子,从早上到现在,只吃了一个水煮鸡蛋。

    程奶奶忙热情招呼他们进来,拉着程玲玲准备去洗菜做饭,瘦瘦高高的程爷爷跟三个小伙子漫步走在后面,一边走,一边唠嗑。正要邀他们坐下喝杯茶,乔君昊说要帮程玲玲和程奶奶去做饭。程爷爷再三说不用,依旧拦不过他,孟易和张敏博也只得去打下手。

    平常在家里,乔君昊可不会使唤程玲玲。到了这,说什么也舍不得让她做家务。

    于是,三个大男人包揽了洗菜淘米的任务,等着程奶奶掌厨。程奶奶不好意思让程玲玲一个女孩子家家看男人做活,多次提醒她去帮忙。她蔫蔫地过去择菜,被乔君昊拦下来了。做什么都不让,就叫她在那休息。

    张敏博忍不住笑他说,“是不是怕嫂子不回去了。”

    程玲玲话不多说,抄起正磕着的瓜子朝他扔去。他一边用手挡着一边笑,孟易虽然是名歌手,做起家务活来却十分利索,只说他是活该。此时此刻,乔君昊对他这老婆可是放养的态度。在外面,他还是很给她面子的。仗着有他护着,直到饭菜上桌,程奶奶也没使动程玲玲。以至于在洗手间洗手的功夫,她将程玲玲好一番教训。她说,“这家务活怎么能让乔总来做呢,他一个大男人,又是大老板,别叫人家丢了面。这比不上爹娘家里有人惯着……”

    老人这双利嘴说得程玲玲不敢回嘴,足足听了十分钟才在张敏博肚子的催促下上了桌。本来程奶奶不让程玲玲跟他们一起吃饭,她自己也没吃。后来在三个年轻人的坚持下,程玲玲还是做到了乔君昊跟前,但是程奶奶却始终不愿上桌。

    张敏博于是小声说程玲玲,“你们家男权主义怕是遗传的,太严重了。怪不得你这么听乔总的话。”

    程玲玲却道,“平常没别人的时候,我待遇比这好多了。我要是孙子,那就得被爷爷拿拐杖催着去做家务了,女朋友得当祖宗供着。”

    “喂!弟妹小心了。”孟易打断道,“乔总还在这儿呢。”他用筷子指了指乔君昊,只见他一个劲儿地往程玲玲碗里夹菜,对他们的话置若罔闻。

    吃完了饭,三个大男人主动去把碗刷了。程奶奶愈发不好意思,面带着客气的慈笑一边说使不得,一边向程玲玲使眼色去刷碗。

    程玲玲打了一个哈欠,从她的房间里拿出一个蒲扇,跑过去给乔君昊扇风去了。

    本来应张敏博和孟易的要求,他们预计要在这里呆够一个星期,但是金梦文打电话说他们二十六号回来,让乔君昊帮吴医生介绍工作,顺便让他们帮忙收拾打扫房间,购置一些新的生活用品。还指名让她带上孟易和张敏博。听她的语气,是要准备在上林市定居了。

    这让孟易和张敏博两个大男人心里有些不舒服。毕竟他们的旅游攻略都准备好了。难得孟易向经纪人申请了十天的假期,没想到居然会被叫去帮忙。张敏博安慰他好久,说他也会陪他一起去。当下收到他一个白眼。

    “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每次跟你在一块儿,我就没好事。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的,你来讨债了。”尽管他拧着眉头瞪张敏博,但是张敏博却厚着脸皮笑嘿嘿地盯着他,还亲了他一口,称他“好哥们儿。”他恶心了半天,追着他打,把他按在那,拿程玲玲的蒲扇打他屁股。程玲玲在那里教程奶奶拍照,刚好把他们拍了下来。程爷爷和乔君昊坐在树荫下专注地下棋。

    总而言之,在这里的第一天过得很愉快。晚上,程奶奶给他们收拾出了三个房间,张敏博偏要跟孟易睡一间,由于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孟易宁可打地铺也不愿意跟张敏博“同床共枕”。结果,张敏博放着床不睡,趁他睡着,也爬地铺上陪他去了。

    等到第二天一早,在乔君昊怀里睡得正香的程玲玲被隔壁的惨叫声惊醒了。

    孟易早上一睁开眼,便见旁边躺着一个人,除了张敏博,恐怕没那个男人睡觉会抱着他不放的了。他挣了他几下没挣开,加上本来就有些生气,所以踢了他一脚,抄起枕头骑在他身上揍。程玲玲一听这动静,她好好的懒觉怕是睡不成了,于是让乔君昊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不想,程奶奶以为出了什么事,赶在他前面来了。一打开门,就看到两个大男人一上一下,孟易气势汹汹,张敏博奋力抵抗的样子。乔君昊见这架势,当时就没忍住,笑着离开了。留下程奶奶震惊地盯着他们。

    孟易被张敏博恨得一下歪了过去,装死装到了早上十一点。直到程玲玲来叫他出去玩,他才匆忙洗漱起床,饭都没吃,空着肚子等着去外面吃路边摊。

    由于乔君昊在程玲玲软磨硬泡下,告诉了她早上发生的事情,所以她望着身边彻底无视张敏博的孟易,脑子里浮想联翩,各种卖腐。尽管她并不是腐文化的受害者。

    程爷爷一家所在的城市并非是有名的旅游圣地,但是这里的环境舒适,保留着许多复古的元素,所以还是有人慕名而来。

    张敏博和孟易就是其中之一。当然,随着近年来不断发展的旅游业,这里还有许多新兴的广场和景区。只是太过商业化,所以没有太大的价值。

    这两个外地人头一次来,于是准备这几天的时间里,把这些地方参观了个遍。奈何孟易没吃早餐,要先解决肚子的饥荒问题,再说其他。

    正巧这会儿到了饭点,人们已经在吃午餐了,他还在排队买早餐。本来三个青年商量去一家中餐厅吃煲饭,程玲玲非要吃擀面皮。缠了乔君昊老半天,被他一眼瞪过去,有好一会儿不吭声了。后来又问了一次,还想吃酸辣粉,乔君昊于是道,“我管不了你了是不是,你想去就去!”程玲玲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转身就跑走了,以为他是同意了。

    后来孟易看到路边有卖包子的,想着先吃点热乎乎的,容易下咽的垫垫肚子,顺便喝杯豆浆。让乔君昊跟张敏博先去餐厅等他,他自己则跟在人们后面排起了长队。

    这会儿,程玲玲一个人早就坐在卖擀面皮的店里吃得不亦乐乎。才几分钟的功夫,乔君昊从刚开始的有些生气,到现在已经忍无可忍了。干脆给她打电话,让她赶快过去。

    她急忙咽下最后一口“美食”,要了一杯超市里卖的要自己冲着喝的奶茶,在店里冲好后,慢悠悠地去找他去了。路上刚好遇到了孟易,两个人一同来到了他们指定的那家中餐厅。

    这家餐厅在新建成的广场的一搂,他们寻思着等吃完饭,在广场逛一逛。

    两人抵达的时候,饭菜已经上来了。程玲玲一进去,就被乔君昊狠瞪了一眼,好像在说“谁允许你私自离开的。”

    她假装没看到他摆在面上的火气,走到他身边坐下了。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把勺子给她放到碗边,就不理她了。她偷瞄了他一眼,正看到孟易把他的那份从张敏博旁边挪了一个位子。因为只有四把椅子,他连带着椅子都离他远远的。张敏博的心情一下子低落下来,看着他半晌也没说出话来。乔君昊看在眼里,拿起筷子把程玲玲碗里的红辣椒一个一个地夹了出来,说,“能吃多少吃多少。”

    程玲玲不敢搭腔,闷着头在那吃。张敏博和孟易两人全程没个交流,关系十分紧张。本来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僵持的,然而,张敏博吃完饭主动去跟人家道歉去了,没等孟易说原谅,就又抱上了他。孟易顿时后悔去搭理他了。

    程玲玲正当嘴里一口饭没咽下去想笑,差点被呛着。乔君昊给她递过去一杯水,她一口气喝了大半杯,然后两分钟之内将剩下的饭全塞进了肚子里。跟他们吃饭不好的地方就是,他们已经吃饱了,她刚吃半碗,又不好意思让他们干等着。要是只有乔君昊一个人在的话,他会放慢速度等着她,程玲玲不喜欢让除了他以外的人等。

    吃完午餐,到了中午十二点半。四个人离开餐厅上了六楼。要说像他们这样的青年,最喜欢的就是游戏了。六楼是一个游戏基地,从模拟枪战到娃娃机应有尽有。还有跳舞机和k歌房。三个大男人和一个女孩子在这里抓了一下午的娃娃。末了,张敏博和孟易身上挂满了廉价的布偶,还不舍得走,赖到了天黑,张敏博提议去歌房唱歌。到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程奶奶打电话给程玲玲问她,他们今晚回不回去,程玲玲说再玩一会儿,让二老早点休息,给他们留个门就行了。

    结果他们嗨到凌晨两点多,回去的时候途经一个老广场,一楼有一个新开张的鬼屋,门口的海报写的天花乱坠,在工作人员的邀请下,进去走了一遭。程玲玲本来没想进去,但是一看他们正在兴头上,不好意思拒绝。

    张敏博跟孟易在歌房喝了不少的酒,在酒精的刺激下,两人在黑乎乎的鬼屋里蹦哒地,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程玲玲可受不了背后时不时一阵阴风的惊吓,走在他们跟乔君昊中间,有两个扮鬼的工作人员突然从两边的岔道跳出来,把她给吓坏了,躲在乔君昊怀里眼泪都出来了,张敏博和孟易二话不说,直接把人家给打了一顿,后来经理来调解,一句话没说完乔君昊就怒了。

    因为经理正是程玲玲的朋友,她生日时给她送礼物告白,被乔君昊给丢了的那人。见到他们的第一句话不是协商,而是像老情人重逢一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程玲玲,同她问好说话,就没把乔君昊跟那两个打人的放在眼里。

    程玲玲不想被误会,只往乔君昊身后躲,那人想伸手拉她,眼看着乔君昊就要发飙,半醉不醉的孟易一把把那人推开了。

    “有事说事,别动手动脚的。”孟易说。

    那人明显僵了一下,看了眼乔君昊,又看了眼紧抓着他不放的程玲玲,叹了口气。

    “我承认,我是没他有钱。”他说。这无疑是讽刺的话,跟谁谁都不会高兴,尤其是死要面子的乔君昊,他毫不示弱地回道,“知道就好。人可以有梦想,但是要切合实际,不是你的永远都不会是你的,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你没我有钱是事实,没我对她好也是事实。就冲你刚才那句话,她跟了你是不会幸福的。不是因为你没钱,而是因为你自卑,仇富。”

    那人被怼得无话可说,脸色十分难看。对于孟易和张敏博,因为没有对工作人员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且又担心这两个是喝醉酒不要命的,所以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回去之后,已是深夜。孟易和张敏博回房后倒头就睡了。而乔君昊和程玲玲却因为今天的两庄事发生了点小插曲。第一,程玲玲敢不听他的话,还丢下他一个人跑了。本来因为这事儿,他就有些不高兴,被刚才那事儿一闹,正在气头上的乔君昊说什么不让程玲玲睡觉,就让她在那跪着,程玲玲跪在床头堵着耳朵听他说了老半天,全程不敢还嘴。

    第二点,就是他生气的直接原因了。程玲玲以前的“老情人”让他十分火大,尤其是对她的态度,是个男人都不能容忍。

    “这能怪我吗?”她就说了这么一句,被乔君昊的眼刀威胁了两分钟。他伸手想拿掉她堵着耳朵的手,她以为他要打她,差点就哭了。本来他还有气,这一下心软了,故作严厉地让她不许哭,她就憋着没哭,然后他把她抱怀里轻声哄着。她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其实,他只不过就是想让她听他说话而已,没想对她动手。索性,程玲玲半夜醒了一次,让他给他倒杯水,早把这事儿忘脑后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四个年轻人一起床就帮忙做家务活,早餐和午餐并成了一顿。

    正当他们在院子里忙活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吵闹声。仔细一听,是一对夫妻在说话。

    “我告诉你,我当初跟你结婚的时候没车没房的,现在我弟弟马上就要订亲了。这边的房价不贵,我爸妈付了首付,我们再出十万给他结婚。”

    “你弟弟结婚,我不反对你给他钱,但是你得先考虑我们自己家的情况。我们自己都租房子住……”

    “你特么租房子住,难道是我的错。那是你自己没本事能怪谁。我整天累死累活地挣钱,你在家里睡觉,你还有理了!”

    “你别他姥姥地给我废话,我们拿不出那么多钱,顶多给五万!”

    两人声音越吵越大,也越清晰,程玲玲觉得那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于是走过去开门,没想到居然看到黄茜婷和她老公刘默气呼呼地从门口经过。

    她与黄茜婷无意一个对视,骂骂咧咧的黄茜婷秒变笑脸向她迎来。

    “哎呦,玲玲。”

    程玲玲假装没看见她这一变化,扬起笑脸跟她打招呼,“婷婷,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说话的功夫,她看清了他们夫妇手上拎着的大包小包。有买给老人的衣物、补品之类的,还有年轻人爱吃的零食。

    “这不刚回来吗?”黄茜婷有些难堪地笑道,“我弟弟带了女朋友回来,最近准备把亲事定下,我回来看看。”

    程玲玲点点头,只听她又道,“对了,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乔总他……”

    程玲玲的朋友都知道乔君昊是有钱的大老板,不好惹,也知道程玲玲怕他,黄茜婷以为她是跟他闹矛盾,受了委屈回娘家了。程玲玲见她表情不对,忙解释道,“我们是一起回来的。要不要进来坐一会儿,他们正在准备午饭,留下来吃完再走。”她怕她不相信,特地又加了一句。

    黄茜婷眼下无心在这里逗留,更何况乔君昊也在。他虽然不干涉程玲玲交朋友,倒也不希望她跟她们这些所谓的姐妹儿走得太近,担心把她带坏了,于是婉拒道,“不了,我们是吃过来的,我爸妈都在家里等着呢,改日再聚吧。”

    二人道了别,程玲玲回到了院里。乔君昊问她外面什么情况,她如实说了。孟易正择菜,突然仰面叹了口气,“你们都好,就我无牵无挂的。”

    “谁说的。”张敏博立马反驳说,“我呢!我呢!你把我当什么了,我难道不是你的牵挂吗?”

    孟易抄起菜叶子抖着上面水滴指着他,然后往上一扬,说道,“滚!”

    张敏博一撇嘴,“你怎么又不要我了。”

    孟易忍不了他好好的一个直男,硬是被张敏博设计成了基佬,干脆安静地做家务,不去理他。

    到了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张敏博说要去爬山,被三个人反对。

    “爬山要趁早去。”乔君昊说。

    程玲玲也觉得下午去爬山不合适,于是补充道,“现在这个点提不起精神。”

    孟易掏出他的旅游攻略,一边做笔记,一边道,“听说这里有个公园,那里有喷泉假山,去看看风景也可以。爬山就算了。”

    最后他们四个人决定去公园逛一遭。张敏博一直记得孟易说的喷泉假山,吵着要去。去的人还不少,有许多年轻的情侣在喷泉底下拍照,还有的站到下面故意被淋湿,图个凉快。张敏博和孟易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打了起来,结果两个人双双落水,来了个“鸳鸯浴”,浑身上下湿个干净。

    等两人爬上来后程玲玲问孟易怎么回事,孟易说张敏博想爬那座假山,他拦着不让去,这才不小心跌进水里。程玲玲望着二人狼狈的样子禁不住大笑起来。孟易却因遇到张敏博这么一个坑队友的,连生气都没心思了,湿漉漉地走了回去,一下午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思考人生,谁叫都不理。晚饭还是程奶奶给他送去的。

    至于张敏博,由于他怎么敲门孟易都不搭理他,所以只好跟乔君昊和程玲玲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下乘凉。

    程爷爷和程奶奶在吃完晚饭后就去睡觉了,程玲玲于是躺在程爷爷的躺椅上,让乔君昊给她扇风,郁闷至极的张敏博在旁边给她唱歌听,这待遇简直百年难遇。

    没想到刚躺下享福没有五分钟,外面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敲门声。乔君昊放下扇子准备去开门,张敏博叫住了他,让他留下来陪程玲玲,他去看看。结果,他几乎是狂奔着跑回来的。后面跟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那男孩看起来只有十八岁,还未除去孩子的稚嫩,那女孩比他稍成熟一些。两个人慌慌张张的,缩在一块。

    程玲玲一眼就认出来那男孩是黄茜婷的弟弟,黄智勇。那个女孩想必就是他女朋友了。

    “我一开门,他们就抓着我的手,说打人了。”张敏博在乔君昊和程玲玲诧异的目光下,心有余悸地解释说。

    “怎么回事,智勇,你姐姐呢?”程玲玲惊异道。

    她这么一说,本就吓哆嗦地不轻的黄智勇直接一个寒颤,还是他女朋友支支吾吾地解释说,黄智勇的姐姐和姐夫因为他结婚的钱争执不下,最后打了起来。

    本来刘默是和和气气地跟黄茜婷商量的,但是一提到他们自己都租房子这茬,黄茜婷说话那是骂又是吼的,就因为刘默顶了一句嘴,黄茜婷一下冲上来了火气,把他按在沙发上打,他被打急了,两个人就打了起来。家里能摔的都摔了。但是黄茜婷爸妈吃过晚饭就出去打麻将去了,也没说去谁家了,打电话也不接。这不,黄智勇听他姐姐说,程玲玲跟她老公回来了,于是想着来找她帮忙。

    程玲玲一听,赶忙让乔君昊去喊孟易,四个人一块去了他家里。

    由于程玲玲胆小,乔君昊只让她和张敏博在外面等着。别看张敏博天不怕地不怕,鬼不怕,要是遇到这种场面,早晕死过去了。

    黄智勇和他女朋友领着乔君昊和孟易进客厅,正看见黄茜婷坐在地上哭,而刘默已经不见了。乔君昊看她脸上身上都有淤青,问她有没有事,她摇了摇头。孟易问黄智勇为什么不拦着他姐夫,黄智勇缩在他女朋友的怀里直摇头。孟易被他给气的,差点就要揍他了。一个大男人,居然没有一点儿担当,还要女孩子保护他。

    虽然黄茜婷嘴上说没事,但是检查一下总是好的,于是孟易开车把她送去了医院。乔君昊夫妇和张敏博在黄家陪着一对小情侣。那会儿,黄智勇早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吓晕在他女朋友的怀里了。好在黄茜婷没什么大碍,打完点滴就回来了。那时候已是深夜,她的父母也没玩太晚,他们回来时正好遇到两人从某个邻居家出来。两个长辈听说此事后,只叫黄茜婷收敛脾气,她弟弟结婚还要用钱。然后打电话给她老公,向他赔不是。那人这会儿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黄茜婷坐在沙发上忍着眼泪,没有说话。孟易和张敏博对这父母着实无语。自己的女儿被人欺负了,不管不问的,还像着别人说话。究其原因,也是为了儿子的婚房钱。要不是乔君昊拦着,两个大老爷们早就发飙了。最终,乔君昊以黄茜婷的名义给了他父母二十万。黄茜婷在程玲玲的面前哭着道了谢。其余的一句都没说,她也不好问。

    经过这件事,孟易更加相信,张敏博就是来克他的。所以,他一大早的,还没吃早餐就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张敏博再三向他保证,一切都听他的指挥,并且不会再发生任何的意外才留住他。好在之后一切平安,在二十六号,他们四人告别了程爷爷和程奶奶,回了上林市。

章节目录

捍卫主权进行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登天路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错不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错不多并收藏捍卫主权进行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