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十号,是乔君昊的一个朋友,何英叡的二十九岁生日。同时,他这朋友把原本定在七夕的婚期提前到了这一天。因为新郎新娘想着要好好度过新婚后的第一个情人节。

    本来程玲玲是不愿意去的。她并不太喜欢热闹的场合,她结婚的时候,因为新郎是乔君昊,没人敢闹,但他的这朋友,属于比较没脾气的乐天派,一个阳光系的大暖男,估计婚礼上一定乐趣横生。更何况,她跟乔君昊的朋友也不太熟悉,那么多人,到时候,他还得一个个得给她介绍。

    尽管乔君昊提前了一个星期跟她打过招呼,可等到这一天,她愣是死活都不肯起床。本来他那朋友想让他给他当伴郎的,被他给拒绝了。所以,他有足够的耐心等程玲玲。然而,她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似的,从早上七点四十五给他磨到了八点半,就赖在床上不动。

    婚礼是在早上十点准时进行的。在南岙街的教堂里。因为太早了怕新娘子起不来。不过还好教堂里避暑设施齐全,连冰块都给摆上了。

    乔君昊哄了半天,软硬兼施,这才把程玲玲叫起床。礼服都给她准备好了,拿到床前让她穿上。她不那么乐意地洗漱打扮了一番,踩上八厘米高的高跟鞋,跟乔君昊一起,被新郎一早就派来的专车接走了。

    不到二十分钟,到达了婚礼的现场。保安把他们请到休息室,新郎新娘都在那里。除了化妆师和几个伴娘,他们是最先到的。

    实际上,也有客人比他们早到,只是不在这里。是新郎特意让保安把他们请来的。

    这时候,新娘正化着妆呢,一瞧见镜子里的乔君昊夫妇,尤其是没什么心情的程玲玲,眼前突然就一亮。

    “这么好看的人!”正当她站起身来,何英叡也过来拉着她迎上前去,跟乔君昊夫妇打招呼。

    “你想死我了!”何英叡颇有些激动地同乔君昊握了握手,并且拥抱了他。

    他们俩是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认识的,只不过乔君昊后来回来接管乔家的公司了。而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国外,乔君昊结婚的时候,他特地大老远地坐飞机跑来说要给人家当伴郎。而这一次回来,他就不打算离开了。毕竟,他也是要接手自家企业的。

    两个老朋友寒暄了几句,新娘迫不及待地拉过程玲玲的手,卑羡地对她说,“你的手真好。人长得好看,手也好看。”

    这不能怪人家新娘没见过世面,人家也是个富家女,说起来还是程玲玲的学姐。只是因为她一米六的身高,配上了一百四的体重而有些羡慕程玲玲。

    新娘长相比较富态,大圆脸,白白胖胖的,一笑起来就找不着眼睛了。不过,看起来很好相处就是了。

    可第一次见面就拉人家的手,说人长得好看的确有些不礼貌。何英叡也怕程玲玲不高兴,于是惴惴道,“不好意思。我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婆包思颖。”然后他又指着程玲玲对他老婆说,“这位是乔总的夫人,我跟你提到过的。”

    “我知道!”包思颖朝程玲玲微笑道,“你叫程玲玲,何英叡告诉过我。他说你比我姐长得还好看。”她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线,好像是一个大肉球上陷进去了一块。

    程玲玲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却还是好脾气地撑起笑意,向她道谢祝贺。然而,她还是有些疑惑地将视线从她的身上移向了那个有颜有钱的一米八五瘦高个子,想着这怕是传说中的真爱。她就不一祥了,运气不好,遇上了乔君昊这么个惹不起的主。

    新郎新娘趁着时间还早,跟两人坐在那儿聊了起来。包思颖一坐下,就不停地找话题在跟程玲玲说话,问她吃什么长不胖,平常都是怎么保养的,皮肤这么好。说了一大堆不要紧的,后来说到了她的家庭。她家是做房地产的,上头有一个大她两岁的姐姐。她今年二十五,她姐二十七。

    她姐姐叫包媛欣。她不仅人长得好看,个子高,身材也好。一米七二的个头,只有一百零八斤。追她的人多到数不过来,个个都是有钱的高富帅。她从小就特别羡慕她。只不过,她姐姐是她的父亲跟别的女人生的,后来娶了她母亲,有了她后,才把她姐接来家住。

    包媛欣脾气不好,经常欺负她,还会跟她妈妈打架。本来何英叡喜欢的是她姐姐,可她姐姐看不上他,而她又非常喜欢他。所以,她通过自己这两年的不懈努力,终于把他追到了手。她认为自己现在过得很幸福。

    程玲玲听得好像跟偶像剧一样。姐姐长得又高又漂亮,妹妹长得不那么高,也不那么漂亮。妹妹喜欢的人,喜欢姐姐,而姐姐却不喜欢这个人。这么扯的事情,居然又一次栽到她头上了。明明前天才经历过好朋友的男友劈腿被抓的噩梦。

    “那你呢?”正当程玲玲脑补着偶像剧女主各种心酸的倒追时,包思颖突然问她。

    “我怎么了?”她懵然。

    “听说是乔总追的你,想想都觉得羡慕,感觉就跟童话故事一样。”她边说着,边双手抱在身前,闭上眼睛也脑补了起来。

    “你听谁说的。”程玲玲瞟了眼乔君昊,怯怯地说。就怕被他听到。

    “何英叡啊。”包思颖展眉道,“他还说,乔总为了追你,费了很多心思。一天到晚缠着你,比我脸皮还厚呢。”她说话的时候,眼睛在望着天花板,就好像在憧憬什么一样。然而程玲玲却不厚道得笑了。这嘲讽人还带顺便嘲自己老婆的。

    乔君昊就坐她对面,她们俩的谈话,他可是都听到了。离得又不远,就算不想听也不行啊。不就说他脸皮厚吗?要不然怎么能追到她呢。他坐那儿安然自若地注视他老婆,眼里尽是对她的绵绵爱意。而坐在他身旁的新郎,因为看新娘看得有些害羞,不住地捏鼻子。

    新人跟乔君昊夫妇聊了大概十多分钟,外面司仪来敲门说,婚礼马上就开始了。这司仪是新郎的朋友,一个小有名气的歌手,一米九的大高个子,站在众人中也够显眼的。

    乔君昊夫妇先跟他们告别了一会儿,往教堂走去,那时候,客人都到的差不多了,一见他们俩进来,他的那些朋友都过来打招呼,司仪站在台上开玩笑说了句,“哥们儿都注意一下,别伤着我们乔总。”

    本来一些不认识乔君昊的大佬听他这么说,也都一个看一个地来同他握手。司仪赶紧示意保安过去给拦着。然后乔君昊夫妇跟一帮朋友有说有笑地在最前排的位子上坐下了。

    “乔总,你看。”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从身后拎出一个花篮子拿给乔君昊。他是何家公司某股东的小儿子张敏博。

    “这什么?”乔君昊往篮子里瞥了眼,里面铺满了五颜六色的新鲜花瓣。

    那小伙子神秘地笑了笑,“这些花是我让助理刚刚从花店里摘来的。当然了,这个不是重点,里面的东西才是重点。”他边说着,抓了一些花瓣在手里,然后让它们一瓣一瓣地从手中落回篮子里。

    “撒花有伴娘就行了。”乔君昊如此说着,伸出手来,看他究竟想搞什么花样。当他摸到最底下的东西的时候,没等拿出来,就立马抽回手,给人放回去了,还贴心地把花瓣铺了铺。程玲玲就趴在他面前盯着花篮子,没看清究竟是何方神圣。

    “嫂子,你瞅瞅。”张敏博见她十分有兴趣的样子,戏谑地把花篮往她那凑。

    “滚一边去。”没等他递过来,乔君昊一把给他推了回去,还不忘把程玲玲往怀里护着。

    “干嘛呀!”似是恶作剧失败的遗憾,他朝乔君昊啧了啧嘴,“这可是我们哥几个想了半天才想出来的。绝对让新郎大吃一惊,还得让新娘感谢我们。”

    “你老实在这坐着吧,新娘能给新郎留半条命就不错了。”乔君昊悠悠道。

    张敏博一听,露着一口洁白的牙齿,嘿笑地盯着他,程玲玲美目波流地望着她老公,头一次这么支持他的观点。

    这时,整点的钟声敲响了。婚礼正式开始,在司仪热情的致辞中,宾客们纷纷安静了下来。

    “尊敬的各位来宾,先生们,女士们,大家早上好,我叫孟易。孟是孟子的孟,易是容易的易。相信大家对我并不陌生,我是一名歌手,同时也是新郎的好朋友。当然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今天是婚礼的主持人,新郎新娘爱情的见证者……”

    他的自我介绍引来台下一阵掌声,而程玲玲却没怎么听他说话,一直在猜花篮里到底藏了什么,于是趁大家鼓掌的时候,叫了乔君昊一声,“老公。”

    乔君昊低下头,把耳朵凑到了她面前,她故意趴在他耳边,大声道,“篮子里藏什么了。”

    她老公的耳膜被这么一震,抬起头望着她无辜且好奇的眼神,温柔地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想知道?”

    没等程玲玲做出反应,只听台上,孟易毫无预示的一声,“我们的乔总也来了!”她老公刮她鼻子的那一幕正好被投上了大屏幕,客人们的目光皆朝这里投来。乔君昊揽着他夫人,大方地向大家招了招手。

    “看得出来我们的乔总也是非常得疼爱乔夫人的。眼里满满的都是爱她。”孟易朗声说,“为什么我们要先说乔总呢,因为新郎说了,他跟乔总是挚友,他们在国外留学那会儿,乔总帮了他不少的忙,他呢,一直也都很佩服乔总。而且大家都知道,乔总年纪轻轻的,事业爱情双丰收。乔夫人貌美如花,温柔贤惠,新娘也是羡慕得不行。二位可以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介绍完乔君昊,第二个就是张敏博,他压根没想到他也会上大屏幕,正当那会儿他在低头摆弄花篮子里的鲜花,众人瞧他那认真的模样,顿时大笑不止。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抬着眼皮盯着孟易,差点就把花篮子扔出去砸他了。而乔君昊这时小声在程玲玲耳畔说了什么,把她给逗笑了,禁不住瞟了眼张敏博怀里的花篮。

    孟易用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将新郎的好友挨个介绍了一遍后,这才请出新郎。而他出场的第一句话居然是,“不好意思,刚才去洗手间,不小心头撞门上了,所以让我朋友帮我拖延了一些时间,我敷个冰块。”话一出口,台下可谓是一阵哄笑。他大步走下台,与他的好友握了一遍手,就当作是刚才那出“惊喜”的道歉了。

    “瞧好吧您!”在何英叡重新站在台上的时候,张敏博紧紧地盯着他,在乔君昊旁边窃窃道。乔君昊淡定地瞥了他一眼,他歪着嘴巴,一副阴谋即将得逞的样子。

    接下来,就是请出新娘了。在客人们期待的目光中,包思颖被两个伴娘搀扶着走来了。她的身后跟着两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女孩子手里各捧着一束鲜花,程玲玲刚想问“不是说好了要撒花的吗?”,两个伴娘松开包思颖,走向宾客席,后头的小女孩也跑了。张敏博和他几个朋友这时候一人挎着一个花篮子从宾客席中跑了出去,围着包思颖,抓起篮子里的花瓣就朝她身上洒,有的干脆往头顶浇。

    何英叡一见他朋友这么闹,赶忙跑过来护着她。紧接着,张敏博同旁边的两个人会意,拎起篮子,直接往他们身上豁。当大屏幕投到新郎新娘的身上时,地上的鲜花中还躺着一堆成人用品。

    接着,他们中的一个走上台,一把抢过话筒,指着那些成人用品道,“那个,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这也是为了新郎新娘着想……”

    “对!”台下一人接道。

    “所以说!”台上那人指着何英叡,大吼了一声,“能不能用完!”这一吼,可把众人吓得不轻,转而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将目光投向了新郎。说罢,他还一本正经地让一个朋友把数量说给新郎听,让他心里有个数,然后又重复了一遍。

    新郎愣愣地看着这不知情一出,再一看包思颖,她居然害羞地捂着脸在那笑。

    “快说啊。新娘子还等着呢!”有宾客跟着起哄道。

    何英叡刮了一下脸,倍感无力地笑着,手指着台上那位找茬的,又看了眼身边的这几个损友,回道,“能!”

    现场静了两秒,在孟易的带动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新娘子羞得直捶新郎,那个手劲可叫何英叡叫苦不迭,都没能站稳,直想往后躲。他朋友见状,好几个人上去拉住她,让她不要激动,打坏了晚上就没法洞房了。

    程玲玲眼看着这一幕,庆幸地瘫在了椅子上,嘴里只道,“还好没摊上。”乔君昊望着她侥幸的模样,禁不住笑了。

    然而,这还没完。新郎的朋友让新郎把新娘抱上台去。新郎当时脸前一黑,摆姿势要揍那个人,不过一秒自己就笑场了。

    “别别别。”他朝他们摆手。

    “来来来。”台上那年轻人把话筒还给孟易,走过来道。

    “我TM招你惹你了。”被好兄弟这么一坑,新郎简直是怀疑人生的状态,只是苦笑着。

    在众人的要求下,他勉强答应下来,却还是犹豫了一下。新娘子倒是等不及了,两只胳膊把他脖子一搂,就挂他身上了。他一个踉跄,不仅没抱起来,还差点摔新娘的身上。结果是,新娘子又生气又难过地打了他一巴掌,坐在地上哭。

    程玲玲心想这婚礼上就演这一出,以后新郎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突然就有些同情他了。最起码,乔君昊不会跟她动手,更不会在外人面前让她难堪。然而新郎脾气好啊,蹲在地上安慰她,在众人齐心协力下,把她抱了起来,走到台上去。新娘子真性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捧着他的脸亲了好几下。

    “老公。”程玲玲对乔君昊说,“我也想跟那姐妹儿一样。”她意思是她想学包思颖,一不高兴就一巴掌甩她老公脸上。人多的时候,她胆子莫名地大。

    乔君昊耐着性子看她明目张胆地想要造反,平和道,“你可以试试。”

    她被他盯得有些怵,伸着握成拳头的手,轻飘飘的“捶”他胸口上了。准确地说,就碰了一下,没敢用力。

    “我保证就这一次!”打完人家,她忙去抓着他的手,怕他生气,怕回家跪键盘,于是又万般软话道,“晚上我给你按摩,我,我做饭。”

    “我不敢吃。”话音才落,立马被乔君昊嫌弃了。她有些委屈,“我做饭可好吃了。”

    乔君昊长吸了一口气,把她拉到了怀里道,“饶了我吧,我不想吃盐。”

    “我又不是故意的。”程玲玲说。其实她做饭的手艺还是可以的,毕竟从小她爷爷奶奶就经常教她做各种好吃的。只不过,自从有一次她炒蛋炒饭,不小心把刚拆封的一包盐全洒在锅里后,乔君昊就没敢再让她做饭。况且,他这么挑剔的人,经常鸡蛋里挑骨头,没少嫌弃程玲玲做饭不好吃,气得她差点就要跟他动手了。

    在小两口说话的时候,新郎新娘交换了戒指,虽说是交换,包思颖却一把从何英叡手中把戒指抢过来自己戴上了。惹得台下宾客大笑。程玲玲倚在乔君昊的身前,下意识地看向了手上的婚戒,无意间瞥到了乔君昊的左手,那一模一样的戒指静静地戴在他好看的手指上,她心里突然觉得自己已经很幸福了。为什么这么想呢,因为当新娘问新郎,以后家里谁做主的时候,新郎明显愣了一下,新娘子就不高兴了,大叫他是不是不爱她了。他连连道歉说,以后她做主。

    想想她结婚时,她的一个朋友抢过主持人的话筒,也问了这个问题。当时乔君昊是这样回答的,他说,“这个问题,由我老婆来回答。”既把主权交给了她,又显得绅士。她则望着他笑得很开心,说,“当然是我老公最大!”

    两个人之间,还是要互相包容,互相体谅的,这一点,她大小从她的爷爷奶奶和父母的相处中耳濡目染,并且在他们的教导下,可谓是做到了精髓呐。

    交换过了戒指,新人的朋友们又起哄让他们亲吻对方。本来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但是一帮男人围在他们周围的做法似乎有些不地道,张敏博不知从哪找来了一个红盖头,还没给他们盖上,新娘等不及按着新郎的脑袋一顿亲,她一张嘴,那双下巴好似要挤出来一般,程玲玲望着她瞪着有些害怕的新郎的那双突出的大眼珠子,忍不住想这新娘是不是近视。眨眼间便证实,确是这样。因为在她闭眼的时候,有一个美瞳不小心从眼里搓了出来,就贴在睫毛下,然后她觉得眼睛有些难受,松开新郎揉了一下,那个美瞳就粘自己手背上了。张敏博是第一个发现的,但是他假装没看到,头瞥一旁去了。何英叡还问了她一声,“怎么了。”随后就看到她手背上有东西,用手去捏。

    “什么东西。”他觉得有些不对劲,看了一下才知道是美瞳。然后新娘又闹起来了。说都怨他,跟他耍起了脾气,还让他自己看着办。他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这个时候了,总不能再给她配一副新的吧,于是道,“要不把另一个也摘下来吧,反正你近视度数不大,就这一会儿坚持一下,回去带眼镜就行了……”

    话还没说完呢,新娘子又甩了他一巴掌。这大庭广众之下,又是面朝着宾客的,就有些不合适了。台下顿时嘘声一片,宾客们也对新娘有了意见。新郎他爸坐在宾客中,这会儿脸色早就不好了。

    原先何老爷就不看好这场婚姻,他俩结婚,他也是多次当着新郎的面说不会来的,结果,还是不想错过儿子大婚之日,想来看一看,所以就找张敏博给他安排了个不显眼的角落坐下了。

    新娘的父亲比较疼她姐姐,觉得她跟姐姐抢男人,她长这模样根本配不上何英叡,就连见她一面都不愿意,更别说来参加她的婚礼了。她母亲虽然待她不错,却跟她父亲的想法是一致的。

    因此,只有她姐姐是为了看笑话,所以低调地拿着请帖来了。此时,她正坐在某个不被注意的地方笑她。同时,她的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过乔君昊夫妇。

    她主要还是看乔君昊的。对于程玲玲,那是要多恨有多恨。像她这样有钱有颜的富家女,追她的人数都数不过来。偏偏乔君昊会看上这么个土里土气的小助理。在脑子里自行脑补了这个贫穷的灰姑娘是怎样傍上乔君昊这个高富帅王子的。

    不是每个女孩都是灰姑娘,也不是每个高富帅是那个爱上灰姑娘的王子。现实和理想还有一定差距的。男人不傻也不瞎,他怎么可能会放着更优秀的女孩儿不要,反而去娶一个没多少优点和长处的土气女人。说是看上了她们的善良,那是扯淡。社会只认识有能力的人,只有善良那得靠边站。

    女人嘛,嫉妒人家的时候,都会睁眼说瞎话,自以为是地随便就给人家安个罪名。事实上,程玲玲哪里都不比她差。

    而她对于程玲玲的了解只是道听途说,并不清楚她的身份。毕竟,像她这样的家世,低调点总是没错的。要怪就只能怪在她开始注意乔君昊的时候,他已经是别的女人的男人了。

    她眼看着她妹妹在跟何英叡闹别扭,只嗤笑了一声就站起来离开了。这一切似乎都在她的预料之中,相处了这么多年的姐妹,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她这个妹妹的脾气。

    不过,她能沉得住气,那何老爷子却不一定能了。这要是传出去了,让他那张老脸往哪儿搁去。人家结婚是娶媳妇的,他家这是娶回来一个祖宗。老人家心里窝着火,起身离开了。一出门就斩钉截铁地跟助理说,“这门婚事我何家不能答应!”

    这会儿,宾客席里头,接连有一些客人出来了。何老爷子怕被人认出来,没再耽搁,上车回去了。

    婚礼暂时终止了一会儿,因为新娘非要戴美瞳,说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就想留着今天戴的。新郎没办法,只好让人去休息室拿来美瞳液给她清洗再戴上。

    孟易这个人平常脾气算是好的了,一看这场面,当时干脆就走下台坐乔君昊旁边了,让他们自己闹去了。

    “别开生面啊。”他躺在椅子上,向乔君昊诉苦道,“幸好记者没来,不然我这指定是要上头条,那我可就出名喽。以后谁特么再找我干这事儿,我先抽尼么,我自己俩耳光子。”说着,他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现在好了。”乔君昊磨了下身,以一个纵大局的旁观者的坦性道,“不需要伴郎都能热闹起来。”

    “我说哥们儿,你在这儿看热闹看得挺舒服的啊。”孟易坐起身来,盯着他说,“我呆会儿还要上去呢。要是再误伤了我,我下周新专辑首发,我……”说着说着,他就说不下去了,用手拍着额头,半晌竖起一根指头,憋出一句话来,“我真是服了。”

    “又出新歌了?”程玲玲听得正起神,听说有新专辑,突然凑上来插嘴道。

    孟易瞧见她,舒了心一样,露出笑来,“七夕节那天晚上七点半准时上线。我得带着我的专辑做客某平台的直播。”

    “为什么是在七夕?那天晚上人家肯定都出去约会去了。”程玲玲说。

    “那我没办法。”孟易回答,“我经纪人是个单身狗,还是个直男癌。”

    “你有脸说别人?”他话音刚落,就遭到了乔君昊的蔑视。

    “我单身,我也不是直男癌。”他当即否认道,“这个锅我可不背。你以为现在的女孩子都跟你家弟妹一样好说话。就台上那个,就详细概括了现在的那些女的。你哄一个给我看看。”他边说着,情不自禁地伸手指着正闹情绪的新娘,没想到被她看到了,当时就朝他这边吼了一句,“你指病!”

    他没有防备,吓得赶忙堵着耳朵。因为那麦克风就在新娘面前,她也没注意到,这一声回音,整个教堂里的客人都听见了。这下,又走了一批。宾客席的客人们还好,张敏博几人就没那么幸运了。震得他直拍耳朵。

    “哎呦我的妈!”孟易皱着眉头道,“我怕是要失去一个好兄弟了。”

    这么说着,去拿美瞳液的伴娘回来了。他起身理了理领带,准备去接着主持婚礼。

    经历过刚才的事情之后,大部分的宾客留下来只是为了看笑话。新娘的兴致依旧不减,她眼里只有何英叡,而其他人,他们的想法对她来说都只是可有可无的陪衬。孟易简单地为刚才的事情道了歉,随后说今天不仅是二人的大婚之日,还是新郎的生日,新娘特地为新郎准备了一个蛋糕。

    话毕,新郎的两个朋友推着一个三层的大蛋糕跑了进来。等到了新郎新娘面前时。蛋糕上的装饰品掉得差不多了,外层的奶油花得不成样子。

    新娘十分生气,刚想指着那人骂,被新郎拦着了。孟易见况,不慌不忙道,“这个生日蛋糕有生日蛋糕的吃法,婚礼蛋糕有婚礼蛋糕的吃法……”

    在他说话的时候,新郎的朋友已经粗鲁地把蛋糕切成了好几块,他边说着,边盯着他们的动作往一边退去,那几个年轻人不等他话说完,抄起蛋糕往新郎新娘的脸上糊,这一对白净的脸皮,顷刻间变成了两个分辨不出相貌的大花脸,厚厚的一层奶油让他们睁不开眼来,几个年轻人一边吃着,互相往自己的脸上抹,还有一些宾客也被猝不及防地化了妆。

    孟易放下话筒,再次理了理领带,坦然跟在一些宾客的后面走了出去。直到最后一个宾客离开教堂,教堂里一片狼藉,失控的新娘用婚纱把脸擦得差不多干净,抄起话筒等能用的一切东西,追着张敏博等人一顿乱打。乔君昊夫妇坐在宾客席上眼看着这一幕,表情最平常不过了,好像他们的生活本该如此。

    何英叡用毛巾擦干净脸,朝他们走了过来。

    “这就是我好哥们儿,弟妹好福气,嫁给了乔总。”他对乔君昊说,“别跟我客气了,先走吧,别吓着她。”

    本来婚礼预计在下午两点结束的,然而在十二点二十五分的时候“圆满”结束了。

    回家的时候,程玲玲望着车窗外人来人往,回味着刚才的一幕幕,突然转过来问乔君昊,“老公,呆会儿吃什么。”她趴在他的身上,透过窗外的阳光,她的笑容既舒畅又满足。他瞥了她一眼,道,“我做什么你吃什么。”

章节目录

捍卫主权进行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登天路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错不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错不多并收藏捍卫主权进行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