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孟树贞,他都不晓得怎么形容了,只是心中对孟树贞更加害怕。

    这个时候夜已深了,他想回去,又认为撂下黄紫烟一个人不好,他不晓得孟树贞给黄紫烟下的是什么药,担心半夜里,会发作多次。

    “也许她晚上会需要喝水。”王富贵想着,关上房里的门,打开电视机,把声音调到最小,边看电视边守着黄紫烟。

    大约个把小时后,黄紫烟果然喊了起来:“水,水。”

    王富贵连忙倒一杯水进去,黄紫烟眼晴还是没睁开,床单却被踢到一边了,王富贵扶她起来,道:“黄警官,来,喝水。”

    黄紫烟半睁开眼晴,就着他手里喝了几口水,掀他一眼:“王富贵?你怎么在这儿?滚到客房里去睡,不准到我的屋里来,让我看到,你就死翘翘了。”

    说着,她眼又一闭,又睡了过去,脸上还挂着一个满意的笑容。

    王富贵也控制不住笑了起来,暗自摇头:“这丫头。”

    到外屋,继续守着,神不知,鬼不觉,也睡了过去,还是给黄紫烟喊醒的。

    他睁开眼,原来歪倚在沙发上睡着了,连忙坐起来,黄紫烟站在房里门口,有点困惑的看着他:“王富贵,你怎么在我这儿,又不到屋里去睡?”

    “我,我,那个。”

    她好像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王富贵一时也想不出话来解释,看看天已经麻麻亮了,道:“我先回去了。”

    “等等。”黄紫烟却伸手拦住了他:“不对,我想想,昨天晚上我干什么了。”

    她拍了拍脑门,陡然喊道:“我想起来了,我昨天晚上去找孟树贞那个变太了。”

    说到这儿,她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呀的惊叫了一声:“不对头,她在我茶杯里放了药,我动不了了,那个死贱人。”

    她嘴里骂着,脸色却变了,但随后又沉浸在回忆中,明显记忆有点模糊不清:“她扒了我的衣服,说要玩玩我,可后来,对了,我看见了,王富贵,你怎么去了那个变太那儿?”

    没等王富贵回答,她又喊了起来:“我想起来了,你把她推到床底下去了,然后你就把我包了起来。”

    她看看身上,又看看四周,确定这是自己家里,拍了拍胸口,看着王富贵道:“是你救我回来的?”

    “是。”王富贵小心翼翼的点头,前面的还好说,可后面的,要是她也回想起来了,特别是,回忆起,她昨天晚上想要强上他的事,那要怎么办?

    还好,黄紫烟好像把这这过程忘了,脾气却发了起来,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大喊道:“孟树贞,竟然敢算计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王富贵骇了一大跳,连忙起身:“黄警官,你先别激动,千万不要激动。”

    “不要拦着我,这件事,我肯定不可能放过她的。”

    黄紫烟处于完全暴怒的状态,回身朝屋里走,明显的是要换衣服去找孟树贞算账,到了屋里,却突然停住了,回过身来:“不对啊。”

    她看着王富贵:“昨天晚上后来又是怎么回事?”

    “什么?”王富贵呆了一下。

    黄紫烟狐疑的看着他,眼珠子转着:“我记得我被那变太扒掉了衣服的,后来你救的我,是用床单整个儿把我裹了起来,那后来呢,你就那么带着我回来了?”

    “是。”王富贵点头,忙又解释了一句:“没得人看见的,上楼的时候,我用床单盖在你脑袋的,而且根本就没遇到人,我业没乘电梯,走的是楼梯,一憋气就冲上来了,到门口也没遇到人,你放心好了。”

    “没遇到人,你确定。”黄紫烟点点头:“后来这衣服又是怎么回事,你帮我穿好的。”

    “啊。”王富贵这下呆眼了,这才明白,昨天晚上帮黄紫烟穿衣服,好心办坏事了。

    “啊什么啊?说。”黄紫烟脸颊已经通不辣红了,眼珠子却鼓了起来。

    王富贵给她瞪得心里直发毛,更不晓得要怎么说了,支支吾吾:“那个,这个,不是的,我,那个……。”

    他这个样子,黄紫烟如何不晓得,厉喝一声:“我要杀了你。”

    人却没冲过来,反而身子一扭进了屋子,砰一声合上了门。

    “这下操淡了。”王富贵心中砰砰跳,站在门口,进退两难,想说明一下,却又真的不好说明,不说还能好点,真要是说的话,万一黄紫烟再问起细节的话,那就更要命了。

    呆立了一刻儿,真的不晓得该怎么办了,他不敢走啊,正在两难之际,就听得屋里一声惊呼:“孟树贞,我要杀了你。”

    然后就见黄紫烟怒发冲冠的外来了,她换上一身警服,脸上杀气腾腾,整个人就像一把出鞘的冷剑。

    王富贵骇了一大跳,连忙伸手一挡:“黄警官,你先别激动。”

    “滚开。”黄紫烟怒瞪他一眼:“你想挡着我,想死了是不是?”

    王富贵给她瞪得一个寒噤,却猛的挺直了胸脯,道:“黄警官,你不要去,我来去,我现在就去把她杀了。”

    “啊?”他这话,到让黄紫烟愣了一下。

    王富贵看着黄紫烟的眼晴,下定决心,道:“黄警官,这些事都是因我而起的,我也给她欺够了,特别是她还敢欺你,太气人了,我这就去杀了她,反正我就一个小屁民,没得什么了不起的。”

    他说着转身就要出门,黄紫烟倒给骇住了,忙一把拽住他:“你等等,你去干什么?”

    “我去杀了她啊。”王富贵做了个砍脖子的手势:“我找她,她肯定会见我的,然后我卡着她脖子,一用力就卡死了。”

    黄紫烟眼楞楞看着他,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咬着唇,突然手一挥,恨恨的道:“你这个时候这么刚烈了,早干什么去了,她强上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反抗?”

    “那会儿我哪敢啊。”王富贵苦逼着脸。

    “那这个时候你就敢了。”

    黄紫烟差不多问到他脸上去了。

    “因为她欺负了你。”

    王富贵这话一出口,黄紫烟立马愣住了,好一刻儿才点头:“算你小子有良心。”

    她说着走回去,坐到沙发上,伸手朝王富贵一指:“没得我的命令,你不准瞎来。”

    “哦。”王富贵乖乖点头。

    他就怕黄紫烟去找孟树贞拼命,所以会这么说,倒也不是装模作样,,而是当真的。

    一则,他也是真感到被孟树贞欺够了,二则,还是为了黄紫烟,只要能保全黄紫烟,他真敢跟孟树贞拼命。

章节目录

乡村逍遥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登天路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马走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走日并收藏乡村逍遥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