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伟人月17日

    “醒了?”带着面罩的男人把女人扶坐起来。

    她大口的喘息着,身体僵硬的像一块木头。

    “我睡了多久?”女人问。

    “也就一天的样子。”男人端来一碗热粥,可女人却摇了摇头:“不是他……我去医院看过了,桑多卓玛认错了人。”

    “但肯定和他有关系不是吗?他们俩实在太像了,无论是气质,还是外貌,我一开始也认为那个男人就是他。”男人把粥放在一边,跟着起身道:“好几个病人的情况开始恶化,我们得做好两手准备。”

    女人坐起身,她看着自己的手问道:“那我呢?我的身体还能支撑多久?”

    男人欲言又止,他把晶体板收起来:“放心好了,你不会有事的。”

    说着就要走,女人却起身拉住他的手道:“别骗我了,直接告诉我,我不想死在外边,不想伤害无辜者。”

    男人闻言一颤,双拳紧握良久后才缓缓说道:“最多五个月,你体内的异化细胞就会入侵你的脑神经,到最后,你就会变成……”

    “行了,你别说了……我知道了。”女人松开手,重新坐下来。

    “但如果他肯帮忙的话,或许我们还有一线机会。”男人转过身看着女人道:“苏氏家族虽然在生物医学领域的成就远不及清水家族,可他们的人工智能技术却可以彻底的治愈我们……”

    话说到这里,男人蹲下来握住女人的手道:“所以,无论如何,就算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们也要再试一试。”

    女人抬头看着他,她沉默了一会说道:“他身边有很厉害的人物在保护他,我没办法直接和他对话,得想办法找人引开那个厉害人物,或者干脆杀了他。”

    男人想了想,然后点头道:“在市区的话,那么多武装警察和巡逻无人机,想要做到滴水不漏杀死一个人,实在太过困难……唔……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

    女人点点头:“嗯。”

    “那好,你先休息一会吧,等晚上时间到了,我会来叫你的。”

    女人却穿上外套起身道:“休息什么啊,看时间,到我上班的时候了。”

    男人微微一怔:“你昨天不是已经辞职了吗?”

    “和你开玩笑的,有钱挣为什么要辞职?呐,你煮的米糊糊还是你自己吃吧,我可无福消受。”说完女人就起身离开了。

    男人苦笑一声,确实,他和厨房一直处在绝缘状态,今天没有把粥烧糊就已经很不错了。不过……当男人自己尝了一口那更像是水放多了的蒸米饭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女人为什么没吃。

    原来,不只是没胃口。

    ……

    此时同样没胃口的还有躺在医院里百无聊赖的苏晚霞,他已经把手边的几本书看完了,甚至其中一本还认真的看了两遍。

    徐元斌回来的时候,见苏晚霞把眼镜放在一边就知道他肯定做的不好,便尴尬的走过去说道:“怎么样?心情不好啊?”

    苏晚霞回头看了他一眼后又继续盯着窗外道:“大叔……”

    “嗯?”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额……这个……”徐元斌考虑了一下后回答道:“我觉得吧……这种事啊,就属于信则有,不信则无的,当然我本人是个实打实的唯物主义者。”

    苏晚霞听到这话却觉得有些可笑,他回头看着徐元斌道:“可你一样戴着玉佛吊坠不是吗?”

    徐元斌哈哈一笑:“对对对,是不太纯粹。”

    苏晚霞倒没有在是否是纯粹的唯物主义者上斤斤计较,在他看来,是也好不是也罢,都无法解答他心中的困惑。

    徐元斌似乎是瞧出了苏晚霞有心事,便拉过椅子在苏晚霞的病床前坐下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不妨说出来听听,或许我能帮你。”

    苏晚霞眼睛一亮,可随后又觉得依赖别人的结果无非两种,一种是被嫌弃,一种是被戏耍,总之有了朗日木托给他的教训后,现在的苏晚霞对陌生人的信任指数已经再次降低到负数。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

    “唔……”徐元斌却表现的很热心,他笑着道:“是不是有中意的姑娘了?”

    没想到这句看似很突然的话却戳中了苏晚霞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小心思,他脸颊微微发烫道:“没有啊,这你也看得出来?”

    徐元斌笑的更开心了:“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家小姐?”

    苏晚霞这个才二十岁出头的大小伙子居然被这么一句话说的脸腾的一下就红透了。

    他尴尬的狡辩道:“大叔你说什么呢,真有意思,我和你们家……你们……额……佳念才见过几次面啊,你可不要乱猜啊,佳念会生气的,这对女孩不礼貌。”

    徐元斌只笑不语,他点了点头:“其实吧,我看得出来,我们家小姐其实对你也是有好感的。”

    苏晚霞闻言立马追问道:“真的吗?”

    徐元斌不说话,笑的很有深意。

    苏晚霞立马窘迫的躺回去:“肯定是假的……啊不对!我不在意这些的。”

    眼看着一个一米八几,接近一米九的大高个被三言两语“刺激”的活像个未出阁的大闺女,徐元斌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但也没有继续再说什么,只丢下一句:“我懂!我懂!”

    说完就走了。

    剩下苏晚霞一个人特无语的闭着眼,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这是怎么了……活了二十多年,怎么变成个雏儿了……”

    正自言自语的时候,隔壁病床这些天都处在昏迷状态的老爷子忽然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他声音沙哑,活像个老风箱在鼓风。

    苏晚霞吓了一跳,他转头见是那老爷子在笑才安定一些,跟着尴尬道:“老爷子您醒啦?”

    老爷子不说话,就冲着苏晚霞傻乐。

    苏晚霞一开始还好,但很快就觉得特别诡异,于是便问道:“老爷子?您一直笑什么啊?”

    老爷子这才开口说道:“没想到我都去世好几天了,你居然还能看到我。”

    这句话一出口,当时苏晚霞的汗毛就直立而起,他瞪大眼睛,眼睁睁看着面前的老爷子慢慢褪去人的外边,变成了幽光,然后溃散开来。

    苏晚霞傻了!

    不!是快疯了!

    这样的故事情节要只是苏晚霞读的一本书,他肯定会吐槽这作者太他喵的土了,就这撞鬼的老梗也反复的说来倒去。

    可接下来的一幕,就让苏晚霞这个老书虫也搞不懂了。

    他分明是慌张的向后退,结果床就那么大,任由你想逃能逃哪里去?结果一个不小心,手按空了,苏晚霞一惊,人已经猛地向后倒去。

    地心引力就是这么热情,不管你喜不喜欢它,它都对你死缠烂打!

    可当苏晚霞已经下意识的抱起头准备抵挡撞击的伤害的时候,却并没有感觉到疼。病房的地面突然变成了一张巨大的,只用线条组成的框架,那空白的地方似乎有一股柔韧的力道在阻止苏晚霞的下落,可苏晚霞却依然如同摔进了一堆棉花里一样,身体不断的下陷。

    ‘这是?’苏晚霞脑袋是真的一片空白,他眼睁睁的看着病床消失在眼前,就如同落入深渊的人看着安的高崖不断缩小一样。周围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线条,有的十分规整,横竖交错,有的则杂乱无章,揉成一团。

    苏晚霞以为自己是眼花了,他无法理解和认知这个陌生的环境。

    甚至分明没有水,苏晚霞的意识也开始出现窒息的症状,他开始剧烈的咳嗽,不断的呼气却不知道吸气,身体也开始抽搐。

    就在苏晚霞意识即将消散的时候,黑暗中,一只手从苏晚霞背后探出来,稳稳的按住了他的肩头。

    顿时间,窒息感消失了。

    苏晚霞再回过神时病房也消失,他出现在一间感觉上有些熟悉的房间。皱起眉头定睛一看,顿时间冷汗津津,他看清楚了!

    这不是朗日木托的房间吗?

    ‘我?!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了?’苏晚霞感受到了肩头手掌的力度,他僵硬的转过身。

    身后,朗日木托轻声一叹:“原本以为,只要想法子让你的状态稳定下来,你就可以从这泥潭中脱离出来,却没想到……我的办法非但没有奏效,反而是让你越陷越深,到现在……你居然已经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甚至差点被当做混乱的意识流给剔除了……哎……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朗日木托的话像是对苏晚霞说的,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苏晚霞不明其意,他问朗日木托:“您……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朗日木托看着苏晚霞,沉默了一会冷哼道:“你真想知道?你真想明白?”

    苏晚霞立马不假思索的答道:“当然了!我最近真的……哎呀!我都快疯了你知道吗?老爷子,我只是来拉萨找我姑姑的!现在人没找到,我倒是撞鬼好几次!甚至还……哎呀,广场的事我就不提了……总之,我刚才明明还在医院?怎么会现在……”

    “医院?呵……一切空濛,皆是幻象,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自欺欺人的把戏,你还真以为自己生了病?”朗日木托说完就这么抬起手隔空一抓,手上就多了个袋子。

    苏晚霞定睛一看,居然就是几天前那更像是推销专员的医生给苏晚霞看过的从他身上割下来的“病变阑尾”。

    苏晚霞诧异道:“我去!老爷子您也太神了!这叫什么?隔空取物?”

    朗日木托懒得理他,他把东西网地上一丢,问苏晚霞道:“这是什么?”

    “额……我的阑尾啊?”

    “哦?是吗?可我怎么觉得……它应该是你的手啊。”朗日木托抬头对苏晚霞说道。

    苏晚霞一脸茫然,可下一秒就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低头

    一看,双手居然不见了。

    他骇然至极!

    再看地上,那袋子里装着的可不就是苏晚霞的双手吗,而且还血淋淋的。

    苏晚霞这时才感觉到痛苦,可实际上他的手腕处完好无损,根本没有切口,更没有流血。朗日木托冷声斥道:“鬼叫唤什么,是现实你的手断了,还是你的意识在骗你?”

    苏晚霞听到这话,疼痛瞬间减弱,他再看自己的双手,根本就没断。

    所有这一切就像是幻想中的事情。

    这时朗日木托终于说出了一句即将改变苏晚霞,甚至改变整个世界命运的一句话。

    “告诉你第一个真相,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朗日木托淡淡的说道。

    苏晚霞刚听到这话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莫名其妙。

    但紧跟着,随着朗日木托一挥手,苏晚霞身后的世界就被一分为二,左边的是苏晚霞熟悉的,那间覆满灰尘的,充斥着岁月气息的房间,而右边的却是线条组建的,看不到一点光和一点具体能够被苏晚霞感受和认知的陌生世界。

    因为之前的坠落给苏晚霞的印象太深,他急忙后退到安的地方。

    朗日木托却直接一反手,把两边的世界给颠倒过来。

    苏晚霞瞬间踩空!危急关头他急忙抓住边缘地带,尽可能让自己不要掉下去。但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借力的地方。

    朗日木托也不帮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的手一点点失去身体的掌控力。

    眼看着自己就要坠入无底深渊了,苏晚霞哀求道:“老爷子!我们无冤无仇!求求你救救我吧!啊?老爷子!!!”

    朗日木托却只说道:“我已经在救了,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天分了,在这个虚假的世界里,在你无法对抗它的本真之前,如果你不能学会以一个新的自我蜕变出来,你就注定会被它毁掉,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你想要那样的结局吗?想要的话,我就拉你上来!不想要的话,就听我的,按照我说的去做!”

    苏晚霞现在的状况岌岌可危,他哪里还有心思去关心什么真真假假,只觉得脚下没有落脚的地方,大脑更是不断的发送着求生讯号,告诉他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恐惧和慌乱已经占据了他的大脑。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把朗日木托所说的事情听清楚。

    “首先,闭上你的眼睛,让你自己尽可能的平静下来。”

    这句话苏晚霞听到了,可他快疯了,要哭出来了:“我办不到!你快来救我啊!我真的要掉下去了!”

    手指的力量已经逼近极限,苏晚霞感觉自己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放弃自救。

    朗日木托眉头紧锁,怒斥道:“闭嘴!照我说的做!闭上你的眼睛!让自己平静下来!”

    “呸!你说得容易!你以为我是机器人吗!你这个谋财害命的老怪物!你要是真的害死了我,我爹,我姑姑,我们苏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哎呀!!!!!!!”苏晚霞话还没说完呢,就双手脱力坠向了深渊。

    相同的体验,却又完不同的感受。

    之前一次苏晚霞是迷茫,因为他从出生到现在就没经历过这种诡异的事情。可现在不同,他看到了许多线条,也在不断的坠落中与它们接触,却并没有被这些线条伤害,因为它们就像是苏晚霞完接触不到的,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所以,虽然还是很可怕,但坠落了一会却依然没有落地的情形后,苏晚霞开始回忆并分析朗日木托的话来。

    ‘他说这个世界是假的?那真实的世界在哪?这是《骇客帝国》的情节吗?话说前几卷不是写过类似的剧情了吗?还来!黔驴技穷了吧!’苏晚霞脑袋里乱七八糟的,净是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和问题。

    坠落。

    是了。

    确实有相同的,或者说类似的感觉。

    苏晚霞不断的想让自己于这个世界中确定的感受到自我,却又一遍遍的被这个世界所拒绝和排斥,慢慢的,苏晚霞注意到自己的意识开始变得迟钝起来。

    他的手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没有抓到。

    “……在这个虚假的世界里,在你无法对抗它的本真之前,如果你不能学会以一个新的自我蜕变出来,你就注定会被它毁掉,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是在说……我已经要死了吗?’苏晚霞突然感到很悲哀。

    他还有很多梦想没有实现。

    前些年,国家开启了多个大型外太空探索项目,有去火星的,有往太阳去的,甚至还有一个深空远望计划,打算向世界募集勇士,而这些人将乘坐由中国制造的“森兰9号”深空远望生态探索飞船前往太阳系以外的地方。

    他们将世代居住在飞船上,成为人类文明向更远方探索的先锋军!

    记得当时有不少人对“深空远望”计划提出反对意见,其中不乏很多世界顶级的航空航天学、天文学和宇宙星域学的学者和专家教授。他们认为,人类的步子不宜迈得过大,就像曾经人类社会的大国之间,在技术和意识形态均尚未成熟的情况下曾险些断送人类整体文明的前程。

    因此,过去的“红岸”也好,今天的“深空远望”也好,都是一种无异于“文明自毁”行为。

    但国家还是力排众议,按部就班的展开了“深空远望”计划,因为有一些更具长远眼光的科学家认为,文明的极限跨越不是一个简单的积累问题,它需要一种比现实文明积累更具无畏精神的勇气!哪怕豁出性命,也要为后代子孙争取一个光辉灿烂的明天。

    这些科学家里就包括了苏晚霞最崇拜的苏家的上一任家主苏晋安。

    也是受苏晋安的影响,苏晚霞十分渴望能够成为这样一位科学探索战士,即便明知道这可能是一趟不归路,但一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人类的明天奋斗,苏晚霞这样的受新时代格局和意识形态熏陶的青年就热血沸腾!

    然而……现在好像都不重要了。

    苏晚霞坠落的速度开始减缓,最后慢慢的漂浮起来。

    深渊的最下方不是坚硬的大地,苏晚霞没有摔的四分五裂,没有七窍流血,他就像是缓缓飘落在浪花温柔的海面上的一片羽毛,空洞的眸子望着那已经化作丁点的光亮,目光所及处是一片茂盛的,一眼望不到边,甚至可以说是无边无际的线条构筑的森林。

    它给苏晚霞一种前所未有的肃穆感,让他不禁生出崇敬的心思。

    “晚霞……”

    谁?

    苏晚霞偏过头,黑暗中,那发着光的,向他缓步走来的女人赫然是苏晚霞已经过世的母亲薛一柠。她看起来是那样的年轻,美丽。

    死亡并没有让她变得狰狞可怖,相反,她好像终于寻得解脱。

    苏晚霞眼眶瞬间变红,他挣扎着起身,想要迎向母亲,然而母亲却只是隔着很远,安静的看着他。

    “别害怕,晚霞,这里不是死亡的世界,你也没有死去,因为在这里,死亡是一种奢望。”薛一柠缓缓说道:“不过你别担心,你不会被困在这的,有人会救你的,但不会一直这么做,因为他也有需要坚守的东西啊。”

    苏晚霞想要说话,却骇然发现,不知何时,一条苍白的手臂从他脖子旁探出来捂住了他的嘴,让他口不能言,甚至无法动弹。

    薛一柠看出了儿子的伤心与难过,她平静的笑着道:“好孩子,好好的,好好的活着!去解开笼罩在这个世界上的谜团!去认识和你有过同样经历的人,找到他们,集合你们的力量,才有希望去见证真正的‘黄金时代’!”

    苏晚霞闻言心底一颤,他焦灼的想要提问,想要再喊一声“妈妈”!

    可是,他做不到。

    他被束缚在床上了,感觉被人死死的按着身体的各个部位,动弹不得。

    “别害怕!孩子,别害怕!好好活着!坚强的!勇敢的活着!相信这世界会有一道光!它会穿破无边无际的黑暗!它会点亮一个新的明天!而你!要在那一天到来之际,去证明,你有资格去见证它!别害怕!孩子!好好活着!”

    苏晚霞看着一点点消失的母亲,她的身体再黯淡,同时苏晚霞的身体在发光。

    那一刻,苏晚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疯狂的挣扎起来!不断的扭动着身体!不断的反着!

    终于!

    ……

    “妈!!!!!!!!!!!!”

    猛然从病床上坐起来的苏晚霞好巧不巧的撞在了正骑坐在他身上给他做心肺复苏的护士胸口。

    小护士身形娇俏,可胸脯却雄伟壮观!

    苏晚霞这一撞,顿时惹得小护士脸红到似要滴血。

    一旁的徐元斌看愣了,他赶紧将苏晚霞扶好,同时说道:“你可终于醒了啊!你是要吓死我吗?!”

    苏晚霞茫然的看着徐元斌,沉默了一会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立马从病床上下来,然后就直奔安出口。

    所有人都愣住了,直到苏晚霞跑到安出口时徐元斌才意识到要去追。

    “喂!你别乱跑啊!”

    可苏晚霞现在只想尽快确定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这不可能只是一场噩梦!因为太过真实了……真实到苏晚霞即使在醒来后也记得每一个细节。他冲到楼下,在医院门口左看右看,太阳挂在天上,晒得人很焦灼。

    徐元斌追过来拉住苏晚霞的手道:“小兄弟哎!你可别乱跑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和我家小姐交代啊!怎么跟苏老爷子交代啊!”

    苏晚霞却皱眉道:“你担心这个干吗,我好着呢。”

    说完苏晚霞就一甩手,直奔医院外走去。

    徐元斌赶紧追,他说道:“小兄弟,你别生气,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担心你的身体,你昏迷了整整半个月了,你现在……”

    “你说什么?”

    “啊?我说我担心你身体。”

    “不是这个,你说我昏迷了多久?”

    “半个月啊。”徐元斌有些茫然。

    苏晚霞下一句就说道:“该死!

    那老头故意的!”

    说完他就加快速度往医院外跑去。徐元斌眼看劝说不行,正准备强行将苏晚霞带走,就在这时,极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枪响。

    跟着徐元斌的手掌就炸开一团血雾。

    苏晚霞愣住了,徐元斌也一样。

    周围的人群在短暂的失神后,惊叫四起。

    医院的安保人员还在聊天,其中一个亲眼目睹徐元斌的手被炸成血沫后,当时脸色一白,立即拉响警报,还以为是前段时间的“恐怖袭击”又来了。

    苏晚霞听到枪声时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他顺着声音向远处看去。

    高楼上,架起狙击枪射击的是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

    不过……

    隔着几百米……

    ‘我怎么看得这么清楚?’苏晚霞很纳闷,但随后就被徐元斌拉到身后,他厉声道:“别露头!”

    苏晚霞这才意识到危险临近,而且似乎是针对他来的。

    可是更让苏晚霞想不到的是,惊叫逃散的人群里也出现了三个持枪的武装人员,他们脱掉白大褂,露出金属光泽的机械外骨骼。

    手中的武器对准了徐元斌,不待徐元斌反应过来,就同时开枪射击。

    一个是磁脉冲步枪,一个是粒子导能半自动步枪,还有一个拿着的是不会喷出火焰,却能近距离毁掉一切电子设备的加强型e      原本还有所仰仗的徐元斌被这么针对,瞬间失去了反抗力。

    苏晚霞看着徐元斌被击中后缓缓倒下,整个人都脸色苍白起来。

    当看到那枪口又转向苏晚霞的时候,苏晚霞绝望了,他没可能跑得过子弹,更何况还是被三把武器同时锁定。

    缓缓举起双手的苏晚霞苦涩一笑,他问道:“就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杀我?”

    三个武装分子面面相觑,随后一个笑着道:“谁说要杀你了,我们是奉命来救你的。”

    说完另一个就大踏步冲上去扛起苏晚霞就往医院外跑去。

    此时医院外已经集结过来十几名在附近执勤的武装警察,他们也都穿戴有警用机械外骨骼,虽然不是军用版本的,没有那么强的防护能力,但在近距离格斗、机动追踪和中近程弹道射击辅助方面可以起到极佳的辅助作用,而且造假相对便宜,属于性价比非常高的一款警用级外骨骼。

    然而这套外骨骼存在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它并没有预留可独立支撑算力需求的运载核心,也就意味着……

    “站住!”先带人赶过来的武装警察队长大喝一声。

    拿着e发生器的姑娘把右手高高举起,跟着轻轻一落,十几个武装警察瞬间就趴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这一幕可吓坏了连警用外骨骼都没有的医院安保人员。

    他们也知道在对方挟持有“人质”的情况下,是不能动用武器的,而且对方可都穿戴有军用级别的覆盖式机械外骨骼,这些东西叫外骨骼已经有些勉强了,更应该称它们为覆盖式的动能武装。

    有这些装备加持,别说这些保安人员手中的并不具备致死能力的橡皮弹手枪了,就算是地上趴着那几位一起开火也未必能够击穿人家任意一人。

    好在这些家伙只是来“抢人”的,他们制服了武装警察后并没有继续制造杀戮就立即坐上一辆伪装成公共交通系统一员的武装浮能车直奔城外。

    恼羞成怒的武装警察队长立即呼叫其他区域武装警察支援,天上的无人机也组成编队开始追击。

    被丢进车后座的苏晚霞看着欢呼的三个“劫匪”,心中既害怕又好奇。

    这些人……到底是谁啊?

    他们怎么非要杀死徐元斌?难道徐元斌不是来保护他的?

    这些想法还好只是苏晚霞自己知道,要是让徐元斌知道了,估计就算真死了,也得被气到诈尸。追击开始的时候,医院的急救人员已经跑出来准备将地上被打成筛子的徐元斌抬走。

    然而当两个男护工合力也无法挪动着中年男人分毫的时候,原本以为徐元斌已经死了的小护士骇然发现徐元斌的眼睛居然突然睁开了。

    “呀!!!!!!!!!!”小护士吓得手中的急救用肾上腺素也摔碎了。

    徐元斌缓缓坐起身,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胸膛上被开的窟窿,似乎并没有感受到疼痛。一旁的急诊科医生已经吓傻了,所有人都惊慌的向后退。

    徐元斌站起来之后,摘掉伪装的面容,将兜帽戴好,留下一句:“狙击手还没走远。”

    就忽然腾空而起,看得一群医护人员一愣一愣的。

    ……

    城市里,因为三个疯子驾驶武装浮能车横冲直撞已经被搞得一团糟。他们装备精良,尤其是在反无人机追踪这方面,尤为擅长。

    苏晚霞贴着车窗就能看到天上的无人机编队只要接近这辆车就会像蚊子碰到了电蚊器,“啪啪啪啪啪”的就毁了。

    而那三位呢,则哈哈哈哈哈的笑个不停。

    一个不断的“哟吼”,一个傻笑,一个握着方向盘把浮能车当碰碰车开!

    分明前边有好路,也没有车,他却非得往拥挤的路段去,撞坏了一辆又一辆城市里的公共交通车辆。好在这些车都装有最好的乘客保障装置,所以并没有造成什么伤亡。

    但仅是如此,此番这么一折腾,拉萨市区的损失也是不可估量的。

    终于,就在苏晚霞以为自己肯定要被这些人折腾死的时候,他发现前方交叉路的超速通道交界处出现了三个穿戴特殊机械外骨骼的战斗人员。

    那些人显然不是这三个劫匪的援军,因为他们看到这三人后也立马收起笑容变得严肃起来。

    苏晚霞也认得那些装备。

    他们是国家派驻各大超级都市的“守望者”,是自内到外进行面改造和武装后的特战王牌。

    这些人只有城市面临重大安隐患的时候才会现身,只是让苏晚霞没想到的是,仅仅是这三个人开车乱跑,城市的中心管理系统就派出了三个特战王牌来阻击他们,看样子这三人是真的把这座城市惹恼了。

    苏晚霞却并没有那么的高兴。

    他可不会因为有人来救他了就欢呼雀跃,毕竟他现在可是落在这三人手上了,就算那些特战王牌的战斗力惊人,一旦到了紧要时刻,苏晚霞还是随时随地都会被这三个劫匪杀死。

    但让苏晚霞不明白的是……他们为什么说是来救他的?

    于是苏晚霞问道:“你们……到底是谁啊?”

    三人中之前一抬手搞定一群武装警察的姑娘打开面罩,露出一张可爱的小圆脸道:“我叫森悦,这位是颜奎,还有开车的那位,是我们的老大,阿毛。”

    “不许叫我阿毛!臭小鬼!你比我小三十岁呢!”阿毛急了。

    森悦却啊哈哈的笑,并不惧怕阿毛的威胁。

    颜奎打开面罩露出一张相对冷峻的男性面容,他对苏晚霞道:“别担心,我们是同类人,既然是同类,肯定要互相帮助了。”

    “同类人?我们认识吗?”苏晚霞还是没搞懂状况。

    阿毛道:“以后有时间慢慢熟悉,当务之急是如何摆脱这三块橡皮泥。”

    话音刚落,四人乘坐的武装浮能车就遭到了一名特战王牌的入侵。

    他直接跳到了浮能车车顶,并且开始着手拆解这辆浮能车的外部装甲了。阿毛冷哼一声,正要晃动车身把上头的人抖下去。

    就听颜奎道:“我去搞定他,你把车开稳定。”

    阿毛立即打开浮能车车顶,逃生的机会就在眼前,可苏晚霞哪有勇气从飞奔的浮能车上跳车?

    颜奎出去了,阿毛也把浮能车开进高速通道。

    此时高速通道已经被区域性封闭,城市系统开始着手给阿毛他们几人开的浮能车中断供电。然而这并没有成功的阻止他们的疯狂逃窜……因为这台浮能车是改造过得。

    森悦甚至还专门向苏晚霞介绍道:“别担心!断电对我们没有影响的,你看。”说着森悦拉开后车厢中间的隔断部分。

    从一上车耳边就一直嗡嗡作响,现在终于知道了答案。

    苏晚霞惊恐的看着森悦:“你们居然把亚形态核裂变引擎装在这辆车上?还到处乱撞?”

    没想到森悦却哈哈一笑:“厉害吧!我跟你说,真到了关键时刻,阿毛一脚油门下去那可就是一万匹怪兽!一万匹!想想吧!那是什么动力总成啊!”

    苏晚霞艰难的吞咽了一次口水,心道:‘那不是动力总成,那是核爆总成吧……’

    阿毛怒吼道:“不许再叫我阿毛!”

    说完就猛踩一脚“油门”,瞬间这台浮能车的速度被提升到40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

    车顶上,颜奎早早的压低了身体,可那个被他凌乱攻击搞得手忙脚乱的特战王牌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当时就摔了下去,落在超级通道上连连翻滚了好几十次。

    颜奎见状哈哈大笑,正要挥手致意的时候,一颗子弹精准无误的击中了他的脖子,并且洞穿而过。

    颜奎的笑容凝固了。

    同步收到颜奎生命体征急速下降的阿毛立即打开车顶将颜奎放了下来。

    森悦终于不笑了,她冲过去抱住颜奎。

    颜奎打开了面罩,一口鲜血就喷在了苏晚霞脸上。

    苏晚霞慌张的所在后座上。

    没想到这么快,这三人组就有人身负重伤,苏晚霞不禁唏嘘。

    阿毛专心开着车,他问道:“怎么样?还能活吗?”

    森悦死死的按着颜奎的伤口,可无济于事……子弹打穿了大动脉和颜奎的脖子,他没可能活下来了。

    森悦不出声,眼眶里泪珠打转。

    颜奎虚弱的抬起手,抓住森悦的手臂道:“逃吧……带他离开这……一定要……带他……离开这……”

    话没说完,颜奎的手无力的落了下去。

    森悦终于忍不住扑在颜奎身上大哭起来。

    人生的悲欢离合转眼就到了跟前,苏晚霞躲在后座上,不知所措。

章节目录

进化之超越星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登天路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曲奇小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奇小米并收藏进化之超越星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