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灯和善 作品

第七百一十三章 不装神秘,还可以做朋友

    当第四次光亮出现,秦宇的眼底终于露出感兴趣的光芒,这一次的画面变了,终于不再是圆桌了,而是出现在了广场上。

    在这城堡的广场上,犹大站在最高台,手拿着一把尖刀,那尖刀闪烁着七彩的光芒,而他的目光则是凝视着高台下方的众多身影。

    那是一群穿着封建时代骑士服的骑兵,光亮的铠甲,举着骑士剑,身下,是高傲的昂着头颅的白马,整个队伍的气势很是雄伟。

    犹大的眸子最终从骑士们的身上,移开,望向了一个东方的高空,那里,一个亮点再缓慢的靠近,最后又慢慢的变大。

    当这个亮点的原形完整的呈现在秦宇的面前时,秦宇的眼瞳急骤收缩,眼里流露出震惊之色,又是那道青色的石门,竟然又再次出现了。

    青色的石门在高台上方漂浮着,犹大手举着尖刀,嘴里说着什么,可惜秦宇听不到声音,而底下的那些骑士们则是不时挥舞着佩剑,这场景,就好像一位即将出征的将军,在检阅着他的士兵。

    犹大的目光落在那道青色的石门上,良久,青色石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位老道,看到这老道的相貌,秦宇双眸一凝,这老师就是当初在地宫内,把小九从石门内抓出来的那位。老道和犹大两人似乎是在交谈什么,不过从表情上来看,交谈的并不顺利,老道不时的摇头,而犹大面沉如水,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

    许久之后,老道脸上露出叹息的神情,看了眼高台下的骑士。没有再言语,手一挥,青色石门便散发出道道光芒。而犹大手里的尖刀也同样交映着放射出光芒,怒吼了一声。带着无数骑士,朝向石门而去。

    一排排的骑士骑着白马,带着肃杀之色,在犹大的带领下,全部走进了青色石门中,整个广场很快就变得一空,只剩下老道一人。

    “悠悠千古局,多少英雄血。何必呢!”

    老道这一回的声音竟然清晰的传到了秦宇的耳中,而同样的,老道的视线也看向秦宇置身的位置,就好像,能跨过悠悠岁月看到此时的秦宇。

    老道的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也走进了青色石门中,但青色的石门并没有就此消失,就这么一直漂浮在高台上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石门再次露出一双玉手。在这双玉手上,有着一个长形的盒子。玉手很是随意的将长形木盒一抛,木盒就如一条抛物线一样。掉落在高台之上,此后石门才真正关闭,彻底的消失。

    时光再次斗转,再下一次光亮亮起的时候,秦宇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这是一个臃肿矮小的外国男子,额角隆起,一头极其乌黑浓密的长发。好似梳子从未在上面梳过,到处逆立。

    男子的身前。是一副巨大的画板,而此时男子手上正拿着一支笔。在画板上画着什么。

    秦宇感觉到这男子的面貌有些熟悉,但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是谁,知道视线落在那画板之上的画,他终于想起这男子是谁了。

    贝多芬,那位闻名遐迩,举世皆知的传奇级的宗师画家。

    贝多芬先生此时眼中燃烧着一股奇异的威力,射出一道旷野的光,略带褐色的老脸上带着悲壮的神情,而在他的笔下,著名的《最后的晚餐》正在缓缓的勾勒出来。

    贝多芬先生一连画了六张画,而这六张画,就是秦宇先前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幕画面,贝多芬在画完这六副画之后,眉宇却是皱了起来,最后,竟然一把将这六张画给全部撕下来,直接放在掌心,化为了一缕纸灰,飘散在空中消失不见。

    “哎!”

    同样是一句悠悠叹息声,从贝多芬先生的口中传出,这六副画消失之后,他又再次拿起了笔,这一次,贝多芬先生画的便是流传至今的最后的晚餐的版本。

    画完这副画后,贝多芬先生的表情变得很复杂,有愤怒,也有无奈,最后抬起画板,看了眼高台,拖着疲惫的身影,缓缓的走出城堡。

    “咚!”

    最后一声钟声响起,秦宇面前的所有画面都消失不见,面前依然是一座青铜古钟,还有穿着一袭白衣的杜若希。

    “你现在该明白了吧。”杜若希停止敲钟,看向秦宇,红唇轻启:“既然是你的话,那这件匕首就给你吧,我也算是完成我的任务了,另外,提醒你一句,小心玉家。”

    杜若希站起身,将身边的长形木盒朝着秦宇抛去,秦宇顺手接起,还想要再开口询问,可杜若希已经转身走了,而那口青铜古钟,也突然消失了。

    “这……一个个都是卖关子的能手啊。”

    秦宇看着杜若希离开的背影,有些无奈的搔了搔头,什么事情都说一半,剩下的让他自己去猜,秦宇真想冲着杜若希或者说是杜若希背后的人吼一句:“不装神秘,咱们还可以做朋友。”

    秦宇的目光最后还是落在了手中的长形木盒上,这木盒上面还贴着一张画着铭文的封条,秦宇将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