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2章 出卖朋友

    他为了重获自由不得不出卖了之前从他手里转包河道扩宽工程的老板,并把河道扩宽工程中赚取的一千万好处费全额退还,再加上冯书记和王静瑶两人车马战术轮流劝说各种保证,秦书凯这才同意放他出来。

    王家新出来后听到的第一个消息是:秦书凯对河道扩宽工程进行了重新招投标活动,这一次中标的公司老板居然是朱纪元?

    自己嘴里刚吐出来的肥肉居然落到死对头朱纪元手里?这让王家新像是吞了一只苍蝇难受,他怎么可能忍下这口恶气?

    他二话不说带上一帮人来到河道扩宽工地强行阻止工人们施工,朱纪元手下的工人也不是吃素的,瞧见有人捣乱不管他是谁先一通大棒轰走再说。

    王家新带去的十多个人哪能是工地上一百来号工人的对手?他本想去工地搞破坏结果却被对方灰头土脸打回来。

    这件事很快传到秦书凯耳中,他立刻让人把王家新找来当面锣对面鼓跟他说清楚:

    “你跟朱纪元之间有什么矛盾我不管,但是你要敢破坏淮河风光带项目别怪我对你翻脸不认人。”

    王家新上次被秦书凯硬生生关了近一个月还有些心有余悸,他知道自己在普安市很难逃脱秦书凯的魔爪,可他又实在无法忍受朱纪元的嚣张,于是冲秦书凯说:

    “我答应你不会在洪湖县的地盘上跟朱纪元过不去,如果离开了洪湖县的范围你就管不着。”

    秦书凯低头想了一会表示同意。

    市委常委会很快讨论了洪湖县委组织部长朱士贵处分问题,市委钟书记因为收下了礼物自然竭尽全力维护朱士贵。

    他在会议上态度明确反对将朱士贵免职,反对的理由是:

    “县一级政府的领导班子成员之间因为工作原因出现意见不统一发生争执和矛盾很正常,一把手书记总不能跟下属一有矛盾就将其免职?这样解决问题的方法实在是太过武断也不切实际。”

    他还拿前任洪湖县常务副县长李志伟举例说,“李志伟犯错被免职才多长时间?现在又要将朱士贵免职?长此以往难免让洪湖县领导班子成员人心惶惶影响大局。”

    秦书凯见钟书记铁了心要维护朱士贵便在市委常委会上跟他辩论道:“钟书记,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钟书记做出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那意思你是不是同意我的观点不重要,反正我才是一把手市委书记,若是我连一个副处级的官员都保不住我的面子往哪搁?

    秦书凯见钟书记眼里闪过不屑心里一凉,但是该说的话还得说清楚。

    他说:“钟书记说领导班子有矛盾很正常,我认为那要看是什么矛盾,如果是违反了原则底线甚至是国家法律的矛盾绝不能姑息。”

    钟书记没好气道:“朱士贵不过是督下不严举荐了几个不合格的干部罢了,他这也算违反法律?”

    “他身为县委组织部长居然连最最重要的举荐干部提拔工作都做的漏洞百出还凭什么有资格担当县委组织部长的重任?”

    “即便他工作失误该受到惩

    处也不至于非得将他就地免职啊?大不了给个处分教训一下也就行了。”

    “钟书记!”

    秦书凯争辩声音突然一下子大起来:

    “当初钟书记在市委常委会上希望我去洪湖县兼任县委书记负责淮河风光带项目的时候可是说的清清楚楚,绝不会干涉我在洪湖县的工作,现在我不过是想要处分一个干部钟书记就推三阻四,淮河风光带项目我还怎么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