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娘 作品

第3013章 你好,你也沉迷我娘亲的美色吗?

    红色轻纱随风而动,大红的喜字贴满了门窗,觥筹交错,丝竹声声,舞女们摆动柔软的腰肢助兴。

    天籁之音,自夜倾城纤细柔嫩的双手传出,萧府的所有宾客都已沉醉。

    金黄色的轿辇停在萧府门前,萧家的侍卫见此,行礼过后正要朝着府内吆喝:“皇上……”

    北凰从轿辇上走下,抬起手阻止了萧侍卫的话,回头看了眼皇家仪仗队,面容严肃摇摇头,再独自一人抬步朝府内走去。

    美妙的琴音宛如清风流转在耳边,北凰听到那声音,目光一凝,脚步略感沉重。

    犹豫再三,北凰还是决定朝前走去。

    站在堂前宴席的一角,北凰负手而立,沧桑的脸不似往日清俊,在看到夜倾城的那一刻,北凰哽咽,抬头望天。

    这些日子,北月王朝的文武百官大臣们,都在着手选秀的事。在各方的压力下,他终于答应。

    金銮殿前,出现了一个又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子,她们容貌清丽,喜白衣盛雪,背着木琴或笛。

    那些老臣们也知揣测帝王心思,寻思着找个与夜倾城相似的女子。

    这些姑娘们,每一个人都会对着他笑,眼里盛满了涉世未深的纯真,能激起多数男人们的保护欲。

    唯独北凰,面无表情看完莺歌燕舞的笑,终走出金銮殿。

    公公来问:“皇上可有心悦之女?”

    北凰脚步顿住,沉默了许久,才说:“传令下去,谁再讨论此事,俱杀之!”

    人世间万千姑娘的笑,都比不得夜倾城一个清冽的眼神。

    夜倾城低头垂眸信手弹琴,似有所感,抬眸望去,隔着满堂宾客,看到了一个穿着龙袍的男子。

    夜倾城目光无情,比那腊月的雪还要冷漠,眸底没有任何的情绪,扫视过后,收回眼神,弹奏着喜乐。

    北凰的心沉入了冰冷的谷底。

    这一刻,他苦涩的笑了。

    他见过夜倾城如何爱他,便知这一刻夜倾城的心里,往后的余生里,再无他。

    北凰不愿打扰,拂袖离去,守在萧府门外的公公躬身前来问候:“皇上……”

    “选秀吧。”北凰说罢,走上轿辇,微闭着眼眸。

    公公愣住,而后一挥手,给侍卫们使眼色,诸多侍卫抬着轿辇离开。

    轿辇沿着长街,浩浩荡荡的仪仗队渐行渐远,孤独的帝王坐在上方,身影一晃一晃,映在墙上斜长的影格外落寞。

    夜倾城继而弹琴,喜乐之声传出萧府,荡在长街与帝都。

    她浅笑着抬眸,望着萧府大门的方向,唇角微勾,加深了这个笑容。

    轻歌望着北凰消失的方向,皱了皱眉。

    她可惜这一对人,但也不会插手。

    感情之事,外人道不清。

    贸然插手,反而适得其反。

    酒过三巡时,萧如风去了洞房。

    阎碧瞳和苏雅坐在桌前回想着曾经的往事,乐得合不拢嘴。

    墨云天跟夜惊风也有无数的话要说,萧苍走至夜青天的身旁,叹气:“你们老夜家,出了个了不得的孙女。”

    夜青天得意洋洋,这番模样,让人不由怀疑,给他个尾巴,夜青天就能翘到天上去。

    祖爷冷哼,望向萧苍,

    道:“这老头子没见过世面,一天到晚只知乐呵,你别介意。”

    “你才没见过世面,你个妇道人家知道些什么?而且我们男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夜青天怒得瞪大双眸,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祖爷双手环胸,轻蔑一笑,不屑地看了眼夜青天,旋即喝了口酒,自言自语般低声道:“歌儿能这般优秀,也是随了我这个外婆。”

    “你可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一大把年纪都不知害臊的吗?”夜青天呵了一声。

    二老一见面就吵,周围的人都已习以为常。

    悄然地,轻歌走出了萧府,漫无目的地行走在长街。

    出现在英武侯府前时,轻歌望向了昏暗幽森的街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