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邪羽 作品

第一百四十九章道谢

    楼上的房间里,一个丫鬟跌跌撞撞地闯进来推开众人立刻走到林丛床榻前,挥开正要把脉的大夫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将里面的药丸化成水伺候林丛喝下,松了一口气。才有精力来追究责任:“谁干的?”一身冷喝从那丫鬟口中出来,那伙计指了指坐在一旁的慕容绾:“是这位小姐......”

    话还没说完,那丫鬟就立刻抽出剑抵上她的喉咙:”我今天就杀了你!”

    伙计看到这连忙解释:“姑娘,是这位小姐扶......“

    “滚开。”丫鬟一把推开他反倒是让那伙计摔了个跟头,看着是个练家子。

    浅月本来就憋着一肚子气,这回看到这丫鬟这样终于爆发了,挡在慕容绾面前:“我看不是你家公子忘记吃药了,而是你忘了。”

    “你说什么?”

    浅月叉着腰,一张脸气得煞白偏生嘴上不饶人:“我说狗咬吕洞宾。”

    剑劈下来的时候,浅月连忙用手挡了脸,慕容绾也是脸色一变周围的隐卫立刻出现,一道劲风划过瞬间拦住了剑。身穿常服的隐卫站在绿箬面前,冰冷的脸上带着杀意。

    “绿箬,回来!”林丛的声音响起,让绿箬立刻收剑回来:“公子,你可算是醒了。”

    “林丛在此多谢姑娘。”林丛扫了眼房间里的情景就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起身尽管身子晃了晃还是坚持站起来对着慕容绾行礼道谢。

    浅月冷着一张脸:“公子还是好好歇着吧,免得到时候那身边那姑娘再伤了我家小姐。“救个人接过把买了半天的东西都扔下了,还险些被人杀了,这换谁都要气死了。

    林丛脸色一变,喝道:“绿箬,道歉。”

    绿箬这时候也知道是自己冤枉了人,脸色十分不好勉强对慕容绾福了福身:”是婢子错怪了姑娘,还望姑娘海涵。”

    林丛刚要呵斥,慕容绾适时出口:“不必了,浅月,我们走吧!”

    “姑娘~~“林丛脸色一变,急忙走到慕容绾身前:“姑娘,在下林丛,我还未曾谢过姑娘救命之恩。不知姑娘姓名?“

    周围人的视线都有些戏谑,眼前这么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就算是没救了也的拦下来好好说两句,更别说有了救命之恩了。

    慕容绾还未说话,浅月就不耐烦道:“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方才那不就谢了吗?还要怎么样?”

    慕容绾扫了她一眼,浅月立刻不敢多说话了,看了眼慕容绾嘟起嘴。

    慕容绾淡笑道:“不必了,不过举手之劳。浅月,走吧!”她完全没给林丛说话的机会,拉着浅月直接离开,她身后那个隐卫也稳稳地跟在她身后,看样子应该不想再藏起来了。

    “看什看,还不赶紧散了。”绿箬脸上都要滴出水来,看林丛又开始咳起来,连忙去帮他顺气:“公子。”

    “我早就和你说过,做事沉稳一些,你若是再这样毛毛躁躁就换了别人出来。”林丛脸色发白看了她一眼。

    绿箬自知理亏不再说话。

    “你去把方才那个伙计叫来。”林丛道。

    “是。”绿箬福了福身,担忧地看了眼林丛,连忙退出去。

    林丛待在房间,眼睛里浮现出方才晕倒之际感受到的温暖馨香的女子怀抱,脸色多了些不正常的红晕。

    “东家?”方才那名伙计立刻赶过来,俯身对着林丛行礼。

    是的,这间店铺也是林家的产业,刚才林丛突然倒下去可是惊到了不少人,机灵的伙计立刻拦住了慕容绾这个“疑犯”,另一边立刻去请绿箬过来。

    绿箬不明真相,还认为慕容绾害了自己公子,如此才惹出这么事端来。

    其实,绿箬的怀疑也不无道理,林丛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