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年年 作品

147 单挑,谁输了谁就离开月儿妹妹(3)

    徐向阳在大厅里面转了一圈,并没有看见人,本来打算追出去。

    这时刚好看见唐勇从一个休息房间走出来走向前台。

    他快步朝那个房间走去。

    门是关着的,徐向阳敲了一下门,接着门就被一个保镖打开。

    “我找聂庭轩。”徐向阳直接说。

    保镖并没有马上放他进去。

    直到里面传来一声“进来”的声音,保镖才把门打开让开身体。

    徐向阳一进休息室,目光直接盯向坐在那里的聂庭轩。

    聂庭轩的坐姿特别标准,标准到其他人如果坐在他对面,会下意识正襟危坐的地步。

    他的面色很平静,平静到根本就没有人能猜出他的想法,就是这样的他,总让徐向阳感觉到了一丝说不出来的压力。

    下意识动了一下喉结,徐向阳努力让自己不输阵:“我们谈谈。”

    聂庭轩也看着他,神态却泰然自若,“请坐。”

    徐向阳也不急着走过去,而是看着站在门边的两个保镖,“先让他们出去。”

    聂庭轩点点头,两个保镖就出去了。

    徐向阳这才走过去坐下来。

    一坐下来,他竟然感觉到了更大的压力,这让他心里很不爽,直接用不善的语气问:“刚才是不是你让人把宴会厅的灯关了?”

    说完也不等他回答,接着又说:“肯定是你,不然事情没有这么凑巧,而且以我对月儿妹妹的了解,她不可能想到给客人准备礼物这种事情上,那些礼物也是你早就帮她准备着的!”

    “对,是我做的。”聂庭轩根本就没有打算否认。

    徐向阳突然感觉有点心肌梗塞,他咬牙切齿的说:“这么说来,你肯定知道今晚我打算向月儿妹妹求婚的事情。”

    “我不会给你向她求婚的机会。”

    “你……”徐向阳握紧双拳,努力克制着自己不把拳头揍向面前的人,心里却更不爽,直接沉着声音说:“我要和你单挑,谁输了,谁就离开月儿妹妹。”

    聂庭轩看着脸红脖子粗的徐向阳,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冷漠的弧度。

    “可以。”

    ……

    黎棠月一回宴会厅,又被一群女人给围住。

    大家被刚才的发展弄得八卦心大起,明里暗里试探她聂庭轩和她是什么关系之类的。

    就连坐在那里休息的徐熙和一直站在秦玺旁边的艾菲亚都在这个时候相继走了过来。

    艾菲亚在中途的时候从服务员那里接过两杯酒,走过来把其中一杯递给黎棠月,笑得特别有深意:“苏,没想到你和聂先生关系那么好了,聂先生长得俊美不凡,你也很美,你们两个看起来真般配。”

    黎棠月看了她一眼,接过她手里的酒杯,拿在手中漫不经心的摇晃着,像是在考虑她的话。

    过了一阵才说:“你说得对,不过……即使聂庭轩再优秀,长得再好看,我还是比较欣赏秦玺。”

    黎棠月在说这话时,心里不断吐槽:欣赏他不断在女猪面前作死,和该追不上女猪的样子!

    “哈哈,是吗?”

    艾菲亚有点看不起黎棠月了,觉得她这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刚才明明和另外一个男人那么亲密,还肖想着秦玺,简直就是个十足的渣女。

    站在旁边的徐熙却一直垂着眼睑,一副她只听她们聊的样子。

    艾菲亚把酒杯在黎棠月手里的杯璧上碰碰,直接转了话题:“刚才谢谢你的礼物,我也很喜欢那瓶香水。”

    “不客气,只不过一瓶香水而已。”

    黎棠月其实并不知道那瓶香水代表什么,又值多少钱,因为她用的全是她自己配制的。

    不过,她刚才好像忘了问聂庭轩那些香水需要多少钱,这钱她得给他。

    只是她在说完这句话后,所有人都用‘你这是在装逼’的眼神看着她。

    就连艾菲亚也露出受不了的神色。

    黎棠月扫了一圈大家的表情,嘴角一扬,说:“你们先玩,我去和我爸爸说点事情。”说完抬步就朝黎文博那边走去。

    自从聂庭轩过来送了香水以后,大家的话题就自然而然的转到了n&l旗下的那些产业上去。

    这个时候比尔斯正一脸自豪的说:“我们n&l集团产业遍布衣食住行,各种奢侈品行业,就连国家启动的各种大工程也有参加。”

    众人惊叹:“天啦!难怪n&l集团能成为世界最大集团。”

    比尔斯更加自豪,还故意说:“那是,这次n&l集团将进驻z国的几大产业只是前期尝试,如果能让我们总裁满意,到时候继续找合作商合作其他领域也不是不可能。”

    “真的吗?”

    比尔斯这话简直就是给所有人一道强心剂,一想到以后n&l集团还会进驻其他产业,简直就是人人有希望,每个人心里都有了计较。

    秦玺更是端起手里的酒杯,掩去了眼睛里面强大的野心。

    ——既然这样,这次的合作商如果只有他一家……

    黎棠月故意在这时走过去,叫道:“爸爸,你们在聊什么?”

    黎文博一见她,就笑着问:“小聂走了?”

    “嗯。”黎棠月点点头。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黎文博这时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秦玺,才开口:“今天他帮你送来这么多礼物,到时候你要好好谢谢他。”

    “知道了。”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