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二百六十章穿越千年的美满结局

    司马逸迷糊中听到周含烟的呼唤声,语气中似乎夹杂隐痛,连忙惊坐起身,关切的询问道:“老婆,你怎么了?不舒服了么?”

    周含烟轻摇头,“没!我没事,我只是……羊水破了,要生了!”

    司马逸当下跳下地,披了一件外套朝殿外呼喊道:“来人,去将偏殿的稳婆请过来!”

    在二月初的时候,司马逸就已经找了全京城接生手艺最好的稳婆,安置在皇宫偏殿,以免周含烟突然生孩子身边没人抓瞎了。

    在司马逸呼喊出声后不久,四大宫婢就急匆匆进来,明显是张李两个嬷嬷前去找稳婆了。

    “老婆,你怎么样?”司马逸这个时候奔到床前,紧紧握住周含烟的双手。

    周含烟摇头,脸上还能维持笑容,“没事,你别大惊小怪的,吓着咱们宝宝了!”

    司马逸听到周含烟说起宝宝,眸子一紧。曾几何时,他多么期盼他与周含烟的宝宝能早日降临人间。可是当他听闻宝宝降生之日,就是周含烟丧命之时后,他就开始好自私的祈祷着宝宝能在周含烟腹中多呆些时日。他恨不得,这辈子周含烟腹中的孩子都生不出来,却存在着!

    那样,是不是周含烟就不会离开他了呢?

    稳婆急三火四冲进来后,便要将司马逸撵出去。古代女子生产时,男人守在旁边不吉利!

    司马逸火冒三丈,不肯离开,吓的稳婆浑身瑟抖。干这行习惯了驱逐男人,竟是忘记了眼前的男人是一代帝王,是未央皇朝的主宰!

    眼看司马逸是不会离开了,稳婆只好拉下床幔,让其拉着周含烟的手在床幔外坐着。而几个稳婆先后看了周含烟身下的情况,估算着即将生产的时间。

    这期间,四大宫婢忙前忙后,打热水,端盆子。而周含烟的肚子绞痛的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强烈。

    “娘娘已经开了三指了,看这情形,是小皇子快要奔生了!”稳婆看到周含烟此刻的情况,纷纷欣喜的叫出声。

    以为说起周含烟将要生了,皇上会开心的,没想到,司马逸只是沉着一张脸,面色非常难看,吓的稳婆们不敢再开口说话了。

    小半个时辰过去,周含烟浑身被汗水浸透,肚子越来越痛。她甚至没有意识的抓紧司马逸的大手,将锋利的指甲刺入他皮肉内了。

    司马逸能感受到周含烟在承受极致的痛苦,虽然没听到她的痛呼声,但是她的隐忍,她的好强,他都知道!很久之前他就知道,周含烟是个非常倔强的女子,想要让她鬼哭狼嚎的喊叫,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啊!”然,即便是难如登天,司马逸还是在后来听到周含烟的痛苦呼喊声了。

    稳婆在大声的鼓励周含烟使劲儿,而周含烟紧紧握着司马逸的手,痛苦的低呼着,饶是努力压制着,司马逸听的还是心口剧痛。

    他紧紧握住周含烟的手,无声的传递着他在的信息,希望给予对方力量。他的内心在不停的祈祷,祈祷周含烟能平安无事!

    莫颜来了,司马敖夫妇抱着他们的小宝贝来了,周陌引和周老爹也来了!

    所有的人,内心都很紧张。这一刻,什么禁忌似乎都被破除了!男人,女人,都围在床幔外,紧张的守候着。

    “哇啊啊!哇啊啊啊!”当一道响亮的啼哭声在临近晌午时分震慑整个中宫内殿时,司马逸的心紧张的快要跳出嗓眼儿了。

    稳婆大声道贺:“恭喜皇上,皇后娘娘诞下一个小皇子!”

    司马逸扬手掀开床幔,没来得及看一眼孩子,率先紧张的瞧向那浑身湿汗的人儿。

    “老婆!”他紧张地呼唤出声。

    周含烟虚弱地看着司马逸,轻轻‘嗯’了声。

    她已经没有力气说话,目光瞧向稳婆手中托着的婴孩。那眸底渴望的目光,司马逸知晓是何意。

    他笨拙的将孩子接过来,抱到周含烟面前给她看,“老婆,你看,这是我们的孩子,长的很像我是不是?”

    周含烟含笑点头,扬手摸了摸孩子的小脸儿。那母性的温暖笑容,绽放在司马逸眼底,成为最后一道风景线!

    神医薛无心,也就是知过去晓未来的神算子,曾经预言周含烟生子之日,便是丧命魂归异世之时!

    任何人都不需要质疑神算子,因为……周含烟在生下皇子后,连句话都没来得及留下,就香消玉殒了!

    未央皇朝第六代君王,司马逸的皇后——婉仪周氏含烟,于天宝二年二月十五日午时初,血崩而死,享年十九岁!

    传闻,婉仪皇后香消玉殒后,皇帝司马逸就疯了!

    未央皇朝十三王爷携十三王妃匆匆赶回京城,参加了婉仪皇后的出殡葬礼。与他们同时出现在葬礼上的,还有一个神秘的老者。

    据说,那老者是一名神医,叫薛无心。据说,那个薛无心就是赫赫有名的神算子。据说,那日司马逸约见薛无心谈了一晚上。据说,翌日司马逸将小皇子送与九王爷司马敖代为抚养。据说,司马逸还将皇位传给十三王爷司马熙。据说,之后司马逸追随神算子离开京城了!

    当据说成为事实,人们纷纷惊愕了!

    司马熙作为未央皇朝第七代帝王,登基后改年号为长乐元年。身怀龙种的诸葛沁雨,被封为德昭皇后!

    一切,尘埃落定!

    京城千里之外的缥缈峰上,一袭白衣的薛无心坐在石桌前品茶。他对面,坐着一个俊逸的年轻男子。那男子,不是禅位的前皇帝司马逸还能是谁?

    “世间痴情男女多如牛毛,但是像皇上这样执迷不悟的,却是少见!”薛无心看着司马逸,淡笑出声。

    司马逸也笑,“先生莫要唤我皇上,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现在坐在您面前的,只有司马逸,没有皇上。当今皇上,是司马熙!”

    薛无心点头,“嗯!你既心意已决,我自是不会阻拦。未时三刻是个好时辰,能不能成功,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