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二百五十七章沁雨失踪含烟暴怒

    周含烟潜意识里认为,司马熙突然跑到她这里,还大呼小叫喊着诸葛沁雨的小名儿,一定是诸葛沁雨出事了!

    所以当下,她就紧张的询问司马熙是不是诸葛沁雨出事了。

    司马熙看到中宫内殿只有周含烟和莫颜,当下惊愕的顿住脚步,傻傻问道:“皇嫂,我家雨儿人呢?”

    闻言,周含烟眼睛瞪的又圆又大,“怡亲王,你跟本宫开玩笑么?你家雨儿自从怀孕后就没再进宫找过本宫啊!”

    “什么?雨儿不在你宫里?”司马熙错愕的张大嘴,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周含烟看到司马熙这个表情,心下一紧,莫名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且不是好事。

    “雨儿怎么了?”周含烟焦急的上前,质问出声。

    司马熙目光直直的看着周含烟,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了。

    周含烟愈发觉得事情不对劲儿,便伸手摇晃呆愣的司马熙,“雨儿到底怎么了?你快说话,雨儿她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

    司马熙半晌才回过神来,声音艰难的说道:“雨儿……雨儿她可能是……失踪了!”

    “什么?”周含烟倒退两步,险些跌倒在地上。

    幸亏莫颜眼疾手快,及时上前搀扶住周含烟。

    周含烟稳住脚步,瞪着眼睛冲上前扯住司马熙的衣襟,“你刚刚说什么?你说雨儿失踪了?她为什么会失踪?她怀孕了,你怎么能让她失踪呢?你说话,你说话呀!”

    周含烟焦急的摇晃司马熙,甚至将对方推倒在地上了。

    司马逸每天下了早朝都要先回中宫内殿,与周含烟一起用膳,然后才去御书房处理国事。司马敖便与司马逸一起来中宫,想要看看周含烟。

    兄弟二人才刚迈进中宫内殿,就看到司马熙跌坐在地上,一副失魂落魄的鬼样子,而周含烟好焦急的摇着司马熙的肩膀,正一遍遍的质问道:“雨儿人呢?你说话呀!”

    司马逸上前搂住周含烟,安抚她不要太激动伤及腹中胎儿。

    周含烟看到司马逸,忙抓住他的手,焦急地说道:“老公,雨儿不见了!”

    司马逸和司马敖听到周含烟这话,全都一愣。诸葛沁雨不见了?这怎么可能呢?不是才刚还说对方怀孕了吗?

    司马逸拧眉看向跌坐在地上的司马熙,对方脸上的懊恼,自责,他都尽收眼底。

    轻轻的安抚了周含烟一番,司马逸走到司马熙面前,冷冽的质问道:“十三弟,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如实说来,不得隐瞒!”

    司马熙被司马逸这一呵斥,说一点没心慌是骗人的。司马逸终究是皇上,那森冷的威严不容人轻视呀!

    司马敖这个时候凑上前搀扶司马熙,嘴上招呼道:“哎呀,十三弟,地上凉快起来,咱们到桌边慢慢说!”

    司马熙深呼一口气,由着司马敖将他扶起身,拽到桌前落座。

    一时间,周含烟、司马逸、莫颜还有司马敖都目光急切的看着司马熙,想要知晓发生了什么事。

    司马熙抚着额头,开口说道:“前天雨儿进宫玩,临近天黑时,我过来接她回府。结果听到她和皇嫂、福雅郡主提及当初我俩在一起,知晓她竟然伙同她哥哥设计陷害我强bao她的事情……”

    司马敖当下一愣,“呃?设计陷害你强bao她?你的意思是,当初不是你醉酒强了弟妹?”

    司马熙摇头,“不是!事实上,是雨儿给我下了药,与我发生关系,然后逼我不得不娶她!”

    司马敖下巴重重砸在桌子上,还有这种事儿?老天,那个十三弟妹还真是……咳咳,够勇猛的!

    周含烟听到司马熙这话,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她眸子一冷,厉声质问道:“你知道这件事情,觉得雨儿很过分,所以与她吵架了?”

    司马熙点头,“当时知晓真相,气的脑子乱哄哄的。雨儿她为了留在未央皇朝,把我当棋子戏弄,我一时口不择言,就跟她争吵起来了。”

    “你!”周含烟气急败坏的拍桌而起,“司马熙,你是不是男人啊?没错!我承认,当初雨儿设计你动机不纯。甚至于,那件事情还是我给出的主意!”

    司马逸、司马敖还有司马熙一个两个瞠目结舌的看向周含烟,这主意竟然是周含烟给诸葛沁雨出的?

    周含烟很生气的吼道:“司马熙你自己摸摸你的心,雨儿嫁给你之后可曾勾搭过别的男人?可曾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没有对不对?你说他把你当棋子,我不相信你们朝夕相处这么久,你感受不到她对你的爱意。亏她还乐颠颠儿的跑来跟我说,她找到了归宿,要珍惜跟你在一起这段婚姻。她从来不后悔设计与你发生关系的事情,因为没有那件事情她不会与你有交集,不会得到你这个让她好满意的男人!可是你,你竟然是这样看待她的?老纠结过去,抓着那件事情,觉得她侮辱你了,让你丢人了是吗?”

    一口气喊出这么多话,周含烟气的都快疯掉了。

    司马逸着急的安抚周含烟,不忘记狠狠瞪视司马熙,无声的警告对方注意说话态度。

    司马熙被周含烟训斥的脑瓜子生疼,他懊恼的应道:“皇嫂,我承认,这件事情是我做错了。我年纪终究还小,个性冲动了点儿。当时得知雨儿欺骗我,我真的太生气了,所以才跟她吵的。后来她离开了,我也一直在反省。”

    “反省?你就是这么反省的,把人给反省丢了?你不想要她就给我,我要,你凭什么给人弄丢了?”周含烟眼睛一瞪,再次气急败坏喊出声。

    司马熙连忙摇头急切地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皇嫂,我没有不要她,事实上就算是当时很生气的吵架了,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