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二百四十一章司马逸对不起

    听到周含烟的戾吼,那本就怕死的小侍卫哪里敢撒谎?跪在地上,当下就将自己知道的全部告知周含烟。

    对方有问必答,毫无隐瞒。

    周含烟问完了,小侍卫也回答完了。

    “呵呵!周小柔,你厉害,你赢了!”那小侍卫只听到周含烟木然的笑了几声,然后眼角有泪水凄然落下。

    扬手,周含烟拭去腮边泪痕,抿着唇站起身。

    她将信纸塞到怀中,冲那小侍卫说:“走吧,带本宫前往西宫!”

    那小侍卫木讷的点点头,做了个请的姿势,在前面带路。

    一主一仆,大步朝西宫款款走去。

    与此同时,西宫内殿,周小柔已经握住了司马逸昂然的物件儿,准备将其深深的没入到自己的身体内。却在这关键时刻,整个人被司马逸突兀推开,重重撞在床壁上。

    “砰”的一声,周小柔只觉得后脑和后背重重的撞在床壁上,痛的她快要无法呼吸了。她错愕的看着嘴角流血,一点点坐起身来的司马逸,整个人都惊呆了。

    “你···你···”支支吾吾的重复着同一个字,周小柔只觉得嗓子眼儿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司马逸可以动?

    司马逸眼看周小柔错愕迷惑,冷声道:“怎么?很惊讶朕为何能动了?”

    周小柔捂住唇,对方还能开口说话,并且意识很清楚,这是什么状况?难道是···

    “你疯了吗?你竟然用内力冲开xue道?你就这么厌恶我,不愿碰我,宁愿毁掉自己的身子,做劳什子冲开xue道这样危险的行为吗?”意识到对方应该是用十几年积攒的内力硬生生冲开xue道的,周小柔痛哭起来。

    她到底是有多令司马逸厌恶啊?喂下了大量的chun药和幻药,还能保持者自制力,甚至冲开xue道?他知不知道这样做很伤内力,会折寿的啊!

    司马逸目光沉痛的凝望着周小柔,“小柔,朕的确厌恶你了,很厌恶。这样心机歹毒的你,这样费尽心思设计朕的你,就算朕自断筋脉而死,也绝不会任由你想玩弄就玩弄。朕是一国之君,是九五至尊,岂是你能左右的?”

    周小柔摇头,哭的绝望。她到底是有多失败啊?司马逸竟然说宁愿自断筋脉而死,也不愿意与她欢好!前提还是,他中了chun嘟和幻药之毒。老天爷对她,会否太过残忍?

    “为什么?为什么你对我这么绝情?当初周含烟不也是主动勾/引你吗?她不也给你下了chun药爬上你的床吗?”周小柔知道当初周含烟设计司马逸,爬上他床的事情。

    她很纠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同样的事情,周含烟做的,成功极了。而她做的,就要多失败有多失败,呵呵···

    司马逸摇头,“你错了!那个时候的周含烟,只是司马枫的细作。朕会中计只是权宜行事,是将计就计与之发生关系。只不过,对方身子太弱,当场暴毙。而现在的烟儿,就是那个时候来到这个世界,来到朕的身边的!”

    周小柔还是哭,哭的痛不欲生,“是吗?所以不是周含烟设计你,你也中计了?呵呵,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别人设计你,你能将计就计,最后还假戏真做爱上了周含烟,爱的那么深那么真。而我同样这么对你,却得到这样的结果?我爱你,我是多么的爱你,难道你就这么忍心伤害我吗?我为你做过的一切都被你视为粪土吗?”

    司马逸还是摇头,风轻云淡的样子。不,是很疏离,很森冷的态度!

    他目光萧瑟的看着哭泣的周小柔,有那么几次被她哭的心中微颤,险些伸手去安抚对方。可是当手抬起来后,司马逸却又缓缓的放了下去。周小柔落此下场,是咎由自取!

    他若是连周小柔这样恶毒的女人的眼泪都腾起怜悯之心,那么他的烟儿呢?他,不能同情周小柔,这个女人不值得他同情,真的不值得!

    深呼一口气,司马逸目光扭向别处,不去看周小柔那张与周含烟轮廓相像的脸庞,不去看对方那绝望的泪水。

    他轻启唇,声音冷漠的回答道:“你,为朕做的,朕有放在心上!朕比任何人都希望你能活着,活的很幸福。可是,你一次又一次的欺骗朕,一次又一次的陷害烟儿,这里···已经冷掉,不再因为你而心疼了!”

    手,抬起来,重重的指着自己的胸口。那是司马逸的心脏位置!他在告诉周小柔,他的心里再也不会有对方的位置,半点都没有了。不管是爱,恨,亦或是愧疚,怜悯,都不会再有了!

    周小柔点头,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停滑落下来。

    “好,很好!这样真的很好。”周小柔这种时候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司马逸目光凄然的看着周小柔,声音冷冷的说:“你,穿上衣服,好好的装扮一下,自己了断自己吧!不然,朕不介意亲自送你上路。”

    这话,很冷,很冰,是周小柔从司马逸口中听到最绝情的话语。

    他···他竟然在催促她自己了断自己的生命?这一次,他终于怒了,终于绝望了,终于起了杀念了吗?

    “呵呵,皇上,这个游戏才开始,我不能死啊!我已经派人去找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