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二百三十九章给司马逸灌下幻药

    司马逸匆匆忙忙赶到西宫内殿,一进门就看到周小柔趴在床上不停地呕吐。床边的地上放着一个铜盆,里面触目惊心全是血,已经将整个盆地铺平了!

    “咳咳,呕!”周小柔还在不停地咳嗽呕吐。金铁坐在一边拍抚周小柔的后背,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的样子。

    光是看这架势,司马逸便觉得周小柔估摸是真的不行了!

    他大步冲到床前,见周小柔手中的锦帕染满血色,便掏出自己的锦帕递给周小柔擦拭唇边的血迹。

    “皇···皇上,你怎么来了?”周小柔断断续续的询问出声,声音细弱蚊蝇,面色惨白的很是难看。

    司马逸拧着眉头,声音中透着几分关切,“小柔,你别说话了。金铁,去给娘娘倒杯水来!”

    金铁应声,走到桌前给周小柔倒了一杯水。

    司马逸接过来,送到周小柔唇畔,让她含一口水漱口。周小柔照做,却是连着呕出更多的血。这一次周小柔是下了血本了,将可以导致血瘀呕吐的药全吃了。金铁眼睛红红的就是因为周小柔吃那些伤身体的药,所以他气急了,却劝不住才流下来的。

    “太医呢?太医都死哪儿去了?”司马逸厉声质问,情绪有些激动。

    周小柔伸手,拉住激动地司马逸,“皇上,没用的!叫太医···也没用的,我自己的身子···自己心中有数,这次···是真的不行了!”

    司马逸摇头,“不!不会的,小柔你放心,你不会有事的,朕找神医薛无心前来医治你,他肯定能治好你。”

    说话间,司马逸当真起身就要离开。

    周小柔连忙伸手死死地拽住司马逸,“皇上不要走,我···我怕你这一走,我就···”

    后面的话没说,但是意思很明显,就是司马逸走了她会死掉呗!

    司马逸心乱如麻,连忙坐在床边,“好好好,朕不走,朕哪里都不去!”

    周小柔看到司马逸情绪失控,眼底满是关切焦躁,心底徒生一股子欣慰。是不是一定要她快死了的时候,才能看到司马逸这样关心她的眼神,还有为她紧张的样子?

    司马逸这样的表现,她可不可以自作多情的当做对方心中还有她,还爱她?呵呵···

    周小柔一边巨咳,一边将身子缓缓的朝司马逸那边依靠过去。如此,司马逸就不得不将周小柔揽入怀中安抚。

    “咳咳,咳咳咳!”周小柔每咳嗽一声,浑身就剧烈的颤抖,人也更朝着司马逸怀中倒去,小手胡乱的抓着司马逸的衣服,似乎在刻意隐忍疼痛。

    最起码,在心地善良的司马逸心中,是这样认为的!殊不知,周小柔这样做只是为了遮人眼目,转移司马逸的注意力。她的小手因为每次的咳嗽不停地在司马逸身上摸索,最后成功抓到司马逸腰间的翔龙玉佩,悄悄拽了下去。

    金铁坐在周小柔的另一侧,不时的伸手拍抚周小柔的后背,当他敏锐的捕捉到周小柔从床壁内侧方向探过来的小手儿后,立刻面无表情的捉住,将其手中的玉佩取走。

    这一切两个人配合的可谓是天衣无缝,周小柔做完这一切,目光看了眼金铁还有站在内殿门口朝里面瞄来瞄去的安公公,确定安公公也不曾发现她和金铁的小动作后,眸子微闪,小手儿无力的捉住司马逸的大手。

    她可怜兮兮的低声哀求道:“皇上,我···我可不可以求你···求你单独跟我说会儿话?我···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我怕再不说···再不说就···就不能说了!”

    司马逸一听到周小柔这种消极的话,眸子更是闪过异样的情绪。终究是觉得对方坏是坏,可这样看着她死掉真心不忍!

    轻轻的点了点头,司马逸对金铁和安公公命令道:“你们二人先出去,让朕好好陪陪敏嘉皇后!”

    金铁依言站起身,与面色犹豫的安公公一起走出西宫内殿。

    出了西宫内殿,金铁为安公公找了个摇椅,安公公倒也不客气,坐上去晃来晃去。而金铁站在他身后,对着他颈后一劈。虽然武功被废,但是长期习武的人都知道人的颈后是脆弱的地方,重重劈下去会令人陷入晕厥。

    镇守西宫的侍卫们此刻正在小声的八卦讨论着司马逸为何突然前来,没人留意到金铁的行为,偶尔瞟过来两眼看到在摇椅上的安公公,只当对方是在闭目养神呢!

    金铁解决了安公公后,招手示意之前被周小柔勾搭到床/上那个侍卫前来。两个人背对着御林军侍卫,金铁将一封信和一块玉佩交给那个侍卫。

    “记着,办的漂亮点儿!”金铁叮嘱对方,实则是在暗示对方莫要耍花样。不然,周小柔将对方的事情说给司马逸听,这个小侍卫死一百次都不足惜!

    那侍卫连连点头,将信揣在怀中,玉佩稳稳地攥住,“放心,我会尽力的!”

    金铁点头,示意对方可以离开了。

    那之后,金铁看了眼摇椅上昏睡的安公公,大步走进西宫内殿。

    彼时,周小柔正与司马逸忏悔自己之前的行为,很是凄楚。司马逸听着,心头泛酸。周小柔其实真的是一个可怜的女子,她这一生承受过的苦楚,数都数不清啊!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