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二百二十六章周小柔全部招认

    周小柔欣喜地定睛看去,走在最前面的是司马逸!他身边跟着司马熙夫妇和风十一夫妇。

    五个人,步伐稳重的朝她走过来,司马逸的脸上是一种异样的冷。

    “皇上!”周小柔哭泣着看向缓缓走过来的人,双眸已然红肿的不成样子。那一张狰狞的布着深壑疤痕的脸颊,沾着泪水,让人光是看着就心下作呕,无法直视。

    司马逸自然是看到周小柔那半张丑陋的脸庞了,目光微微的闪烁了下,有不明的东西划过。周小柔锐利的捕捉到,心下腾起某种近乎于报复后的快感。

    呵呵,她这张脸是拜周含烟所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就凭这一点,她就能从司马逸这里保全住自己的性命,以及···金铁的性命!

    因为这不止是周含烟欠她的,也是司马逸欠她的!

    “小柔!”司马逸轻轻地唤了声,声音不温柔,反倒是有些森冷。

    周小柔抿唇,敌不动我不动!这一向是她明哲保身的原则。

    就听司马逸低声说:“金铁,他受了很多项暴室的刑罚,都没有招出你来。现在,朕来问你,关于云来客栈的事情,到底与你有没有关系?”

    周小柔张张唇,没有回答。

    司马逸继续询问道:“关于烟儿失/贞一事的谣言,是不是也与你有关?”

    周小柔还是没有回答。

    司马逸最后问道:“前几日,烟儿突然发疯刺杀你,是不是你对她说了什么事情?”

    一连三个问题问下来,司马逸浑身都在颤抖了。他急于知道真相,可是又怕听到周小柔说出真相。

    周小柔很平静地看着司马逸,唇角掀起了淡淡的笑容。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状态,虽然不是她期盼的将周含烟处死,可是周含烟活着跟死了没差别。一个活死人,这样的结果,可比死了更好呢!

    要知道,周含烟若是死了,司马逸指不定会伤心绝望成什么样子。可是周含烟活着,还是那样的方式活着,这可真是苍天有眼啊!

    心中对于周含烟变成了活死人这件事情,非常之欣慰。周小柔一直都在跟周含烟争,跟周含烟斗,现在周含烟那个鬼样子了,她没什么争斗的,也就没什么可以追求的了。正所谓,人到无求品自高对不对?

    所以,周小柔决定在这种情况下对司马逸说出某些事实真相,然后先保全住自己和金铁的性命再说。其他的事情,从长计议吧!

    这样想,周小柔看着司马逸,大大方方的开口将自己做过的事情和盘托出了——

    她说:“关于云来客栈那件事情,确实是我做的!”

    周小柔在司马逸的面前用了‘我’这个字眼儿,她继续说道:“那天晚上,我故意串通太医,服下会呕血的药物装作旧疾复发。皇上在西宫陪我的时候,我找人以哥哥的名义给她送信。”

    ‘她’,自然是指周含烟了!

    抿唇,周小柔眸子眯着,低声道:“我让金铁在云来客栈候命,给她的茶水中下了媚/药。而皇上在西宫喝下的茶水,也被我动了手脚,放入嗜睡发困的药物。待皇上睡熟后,我换了宫女怜儿的衣服,与金嬷嬷、沈嬷嬷到云来客栈与金铁汇合。我原本是计划让哥哥与她发生关系,结果哥哥是个不成器的。于是,我就让金铁找了几个乞丐···”

    关于云来客栈那晚周含烟没被凌/辱的事情,周小柔并不想说出实情。就算周含烟成了活死人,但是只要她有感官,有听觉,周小柔就不会说出事实。她就是要让周含烟和司马逸以为那晚发生了不堪的事实,她被乞丐强/暴了,她也要假装做出周含烟被乞丐强/暴这样的‘事实’!

    司马逸听到这里,眼眸紧紧的缩了一下。他虚弱的叹出声,“小柔,你太让我失望了!”

    果然啊,这一切都是周小柔的阴谋!真的是她做的!可是,周小柔竟然是找了乞丐玷污周含烟,她···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恶毒女人。她怎么能,怎么能那样子对待一个从来没对她构成任何威胁伤害的女人呢?

    并且,其中还牵扯到了她的亲哥哥周陌引啊?她是疯了吗?

    周小柔低垂着头,淡声笑道:“失望?我让皇上失望了吗?那么,皇上可曾想过,你让我失望过多少次?”

    司马逸无语,他确实是辜负了周小柔。这一点,他从来不否认。不然他也不会与群臣对抗,立下周小柔为后!可是,周小柔却是令他太失望太失望了!

    就听周小柔徒自开口说道:“当年,我义无返顾的陪伴在你身边。你说过海誓山盟的话,说过会一生一世呵护我爱护我的话。我像一个傻瓜一样爱着你,默默的为你付出着。可是结果你是怎么对我的?没错!我是对周含烟做了很多坏事,我一早就在设计她了···”

    索性一次说个痛快,周小柔将关于闫初夏和周陌引的事情也说出来,其中自是包括闫初夏下毒谋害周含烟腹中龙种一事。而关于各种流言蜚语,还有大臣们的咄咄逼人声讨周含烟,这些事情周小柔都一一承认下来。

    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