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二百二十二章飞蛾扑火在所不惜

    司马敖一向给人们的印象都是好好王爷,他不参与皇位之争,只安于现状,做一个懒散王爷!

    可是今晚,他生气了,发飙了,愤怒了!

    诚如他所言,周含烟怎么祸国殃民迷惑皇上了?那样一个女人,并没有刻意的去伤害过谁,却因为一次不可抗力的意外失/身,就要被一群大男人逼迫着去死吗?

    群臣不甘心关于周含烟这件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可是先是司马逸以自残的方式保全那个妖女,继而是司马敖出面污蔑他们有谋朝篡位之心。

    局势,到了这一刻,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祈衍作为一国的丞相大人,虽年轻,却已经是很沉稳的一个人了!

    他淡淡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大臣们,声音不冷不热的说:“诸位大人,今日很晚了,大家都各自回府吧!关于婉仪皇后的事情,大家回去后都各自想一想,什么才是对皇上最好的结果,什么才是对江山社稷最好的结果。我们做臣子的,不能越俎代庖替皇上决定什么事情。如果诸位大人觉得皇上被皇后迷惑了,做出了对黎民百姓不好的事情,那么请大家明日进宫拿出证据来,用事实说话。就算逼的皇上不得不退位,逼的皇后不得不去死,那也说明你们有本事是不?”

    后面的话,明显是在讽刺大家了。眼看着司马逸被他们逼的无路可退,选择了用自残的方式保全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可是这些老顽固竟然还是不肯收手罢休。

    怎么着?难道还真的被司马敖说中了,这些人想要造反了?想要谋朝篡位了?难道这些人的眼睛都瞎了,耳朵都聋了?看不到司马逸想要保护周含烟的决心,听不到司马逸宁弃江山要美人的誓言?

    这些人,妄想着用集体的力量逼迫着司马逸,让他断了保全周含烟的念想儿。这明摆着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难道这些人觉得鱼死网破,未央皇朝群龙无首,被其他虎视眈眈的国家灭掉才甘心吗?

    这一点,祈衍可以肯定,不是的!饶是群臣对周含烟独霸君宠不满,饶是群臣对周含烟失/贞一事介怀,饶是群臣对今日周含烟刺伤西宫娘娘,掌掴君王的行为很气愤。可是···没有哪一个人,真的没有哪一个人希望司马逸死,希望未央皇朝覆灭!

    他们所针对的,无非就是那个其实也很可怜的女人。也许,周含烟真的是个会迷惑君王心魂的妖女吧?不然,为什么司马逸对她的爱那么深,那么真?自古以来,帝王不是都应该薄情寡义的吗?

    这个夜晚,本该不平静的,也的确不平静的。可是,因为司马逸自残,因为司马敖的发飙,因为祈衍另含深意的暗示,最终神奇般的平静下来了!

    群臣三三俩俩离开了皇宫,司马逸撑着一口气,不断的催眠着自己不能晕厥过去。他还没有去看过周含烟,还没有确定周含烟的状况!

    “安公公,快唤太医前来给皇上包扎伤口!”司马敖最先回神,呼喊出声。

    安公公应下,正欲朝太医院冲去,就看到郡马风十一带着太医回来。从司马逸先后刺伤自己那一刻开始,风十一就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现在,他在最关键的时刻带着太医前来。

    “皇上,快进内殿,让太医包扎伤口止血!”风十一上前,眼睛有些发涩。他看到司马逸胸前三个血窟窿,他的主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无能,要靠自残的方式对抗一群迂腐的大臣了?

    司马逸听到风十一的提议,轻轻摇头,“不!朕没事,朕要去中宫,要去见烟儿,朕···”

    眼前咻的发黑,脚下虚脱的发软。司马逸摇摇头,还想说什么,却终究是无奈的陷入黑暗之中。

    乾清宫内,太医忙做一团,止血的止血,包扎的包扎。而中宫内,醒来就呼喊着‘杀死周小柔’的周含烟再一次被莫颜狠心劈晕。

    倒是西宫内,正上演着另一番景象!

    周小柔醒来时,已经是亥时末。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令她想起了白日发生的事情。

    “娘娘,您醒啦?”金铁守在床前,看到周小柔醒来了,忙欣喜的呼喊出声。

    周小柔蹭的坐起身,光着脚就朝地上跳。

    “娘娘,你要做什么?娘娘你慢点儿!”金铁见周小柔神色慌乱,忙上前搀扶住对方。

    周小柔大步朝梳妆台前奔去,在看到铜镜中一边微肿,一边包扎着白色纱布的脸颊后,目光倏地缩紧。

    扬手,不顾及后果的将脸上的纱布朝下撕扯,想要看一看自己被周含烟金钗刺伤的脸颊。

    “娘娘不要这样!您的脸上涂抹着西域鬼医留下的珍贵秘药,若是取下世间就无人能治好你的脸了!”金铁没有过分的夸大其词。

    周小柔的脸颊被刺伤的很深,太医们都束手无策。西域鬼医看了,说只要用他的秘药,就可以保证周小柔恢复容貌,脸蛋依旧白玉无瑕。金铁知道西域鬼医从不做赔钱买卖,所以自作主张动用周小柔的钱,从西域鬼医手中买了珍贵极少的一瓶秘药。

    现下西域鬼医知道周小柔这边已经无法再赚到什么钱财,也没他用武之地,所以坚决的提出要离开。金铁无奈,只得随了对方。但是周小柔现在要是取下脸上的秘药,金铁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找西域鬼医这个贪财的怪人了!

    周小柔听到金铁这话,眸子闪了闪。她目光再次看向镜子里面狼狈的自己,一只手僵在半空,最后终究是缓缓的落了下来。

    金铁心下一松,只要娘娘不撕掉脸上的秘药,恢复容貌指日可待!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