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二百一十章不容许别人污蔑含烟

    翌日清晨,司马逸早早起身去上早朝。

    金銮殿上,关于周含烟银乱后宫,与亲兄苟合并怀了孽种一事满朝文武百官人尽皆知!

    众人对此漫天飞舞的流言蜚语不得不相信,正所谓无风不起浪。既然民间与宫中人人都在议论此事,并且说的有板有眼,他们这些大臣没道理不相信!

    另外,那日云来客栈失火,宫中很多人都说周含烟与周陌引去了云来客栈偷情,司马逸是为了掩盖事实才将云来客栈内的人都杀光然后一把火烧之的。

    细细想来,这件事情果真是疑点重重的!试问,如果云来客栈是自己不小心着了火,为什么没有人逃出来呢?多么猛烈的火也不至于逃不出一个活人啊?所以对于坊间传言的是司马逸杀人灭口后放火烧了云来客栈的说法,真实性极高。

    “皇上,婉仪皇后为人不贞,行为不端,不能作为天下女人之典范,请皇上下旨斩杀如此失德失行之人!”内阁学士大臣陆琛率先上奏,恳请司马逸斩杀失贞皇后周含烟。

    司马逸听到陆琛的话,当场气的脸色乌青起来,“陆大学士休要在朝堂之上胡言乱语!”

    陆琛单膝跪地,一脸严肃,“皇上,微臣没有胡言乱语。婉仪皇后的确失德失行,普天下人尽皆知。且不说她与亲兄做出有违天理人伦之事,就单说她怀了其他男人的孩子,混淆了皇室的血统一事,就万万不能留她性命。”

    “混账!皇后腹中骨肉乃是朕的嫡亲血脉,何来混淆皇室血统一说?陆大学士若一味在此妖言惑众,污蔑婉仪皇后清白,朕必当诛之!”司马逸气的浑身暗暗发抖。

    他怎么能容许任何一个人污蔑周含烟,他最心爱的女人呢?

    司马逸话音刚落地,陆琛就大声呼喊道:“微臣没有妖言惑众,明明是皇上被妖后迷失了心魂神智。那妖后不贞不洁,银乱后宫是事实,怀上野男人的孽种混淆皇室血统亦是事实。皇上明知一切真相,却为了神算子一句‘得周家女得天下’的批语不敢妄动妖后,这是懦夫的行为,是昏君!”

    “住口!”司马逸一拍龙椅,站起身子。

    他愤怒的瞪视着跪于金銮大殿上的陆琛,大声命令道:“来人,将陆大学士押入大牢。什么时候他的嘴巴安分了,再放他出来!”

    音落,有带刀侍卫快速冲上大殿,将跪在地上的陆琛押站起身朝门外走。

    陆琛口中依然不停的辱骂周含烟是妖后,银乱无耻。什么样听的心中怒火重重,斥责带刀侍卫将陆琛的嘴巴用布条塞住拖出去。

    直到陆琛的身影消失在金銮殿外,那呜呜的听不真切的低吼声仍然没有停止!

    司马逸高高的站在龙椅前方,目光危险的眯紧,愤愤看向金銮殿上微低垂着头的大臣们。

    他严厉地警告道:“朕不想再听到类似于今日早朝像陆大学士说出的那样子污蔑皇后的话语,如果有人胆敢乱嚼舌根,朕的天牢大的很,不介意将某些嘴巴不安分的人全部关在里面,明白吗?”

    最后三个字,很凌厉的讯问出声。

    金銮大殿上,百官纷纷齐声回答道:“臣等明白!”

    早朝就这样在司马逸的愤怒中草草收场,司马逸将司马敖、丞相祈衍,大将军君仲璃三人留下来,说有要事相商。

    御书房内,司马逸身心疲惫的坐在书桌前。司马敖看到司马逸那副很劳累的样子,心中有些心疼。终究是亲兄弟,看到司马逸不开心,他也不好受啊!

    好半晌,司马逸才揉着太阳xue开口,“朕今日留你们三人,是有事相托!”

    “皇上折煞微臣了!”祈衍和君仲璃齐声客气出声。

    就听司马逸继续说道:“关于皇后失贞一事,丞相与大将军二人怎么看?”

    因为司马敖是站在周含烟那边的,全身心地相信周含烟的为人。就算周含烟当真被人凌辱了,那么他也愿意力挺周含烟!毕竟,那件事情明显已经知晓是被人设计了的啊!

    祈衍和君仲璃听到司马逸的询问,互相看了眼对方。

    最后,君仲璃为人直白,率先开了口,“皇上,关于婉仪皇后娘娘的事情,坊间流传着各种不堪入耳的谣言。臣虽不知事实的真相,但是却也不会贸然去相信那些谣言。正所谓,谣言止于智者。臣有一双眼睛可以去看,有一颗心可以去感应,关于婉仪皇后娘娘这个人,臣是钦佩的。而关于周陌引大统领的为人,臣更是不曾怀疑过他会做出那种过格的事情。”

    司马逸点头,看来毕麒麟大将军没有举荐错人。这个君仲璃是个心有城府的男人!

    相比较于大殿之上那群迂腐的老东西,只知道听风就是雨,不晓得用自己的思维去判断事实真相的大臣们强多了!

    扭头,看向未吭声的丞相祈衍,“祈丞相对此事怎么看?”

    祈衍拧紧眉头,实话实说道:“回皇上话,关于皇后娘娘这件事情,微臣看法诸多。站在中立的角度来分析,今日朝堂之上陆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