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二百零九章她对他的承诺

    司马逸与司马敖二人都觉得应该不惜一切代价找出幕后造谣生事的黑手!

    如此心思歹毒的人,借用无辜但是八卦的百姓们的嘴巴,撒播着对周含烟不利的谣言,恶意中伤周含烟的形象。

    周含烟是谁?一国之后!

    幕后之人应该比谁都清楚的知道着,如此一来,周含烟陷入到舆论的压力之中,会彻底崩溃,甚至无法再有翻身的机会。就算以后找出了造谣生事的真凶,可是在百姓们的眼中,周含烟已经是一个脏了的不堪女人。

    这个幕后黑手就是要用兵不血刃的方式,将周含烟推入到万劫不复的地狱啊!

    司马敖与司马逸商谈完此事后,便唤来风十一,令他带领一队御林军出宫,协助司马敖展开漫长的挨家挨户录口供指认幕后黑手的行程。这也许是一个很笨的方法,真的很笨,不晓得何年何月才会有结果。可是没有办法,只能如此!

    这样做,一方面期盼能找出幕后黑手,一方面得以令御林军们悄悄的警告百姓们不准胡言乱语。百姓们都是胆小怕死之辈,只想好好的过日子。他们会大肆议论周含烟这件事情,绝大部分原因只是因为好奇。

    司马逸再次回到中宫后,对周含烟更体贴的让人看着肉麻了。一想到外面的流言蜚语可能给周含烟带来的恶意打击,司马逸就很惶恐,所以他竭尽全力的对周含烟好,不希望她受到半点伤害。

    “你好奇怪啊!”晚膳的时候,周含烟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其实这话她很早就想说了,也很想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有种感觉,好像司马逸特别奇怪似的?貌似,是从被司马敖叫去看奏折回来以后,他就变的奇怪起来了吧?总觉得他有种患得患失的压抑感。

    周含烟自己心中失落难受,可是她却不希望司马逸也不好过。这个男人,无论怎么说,他对自己都是很好的。周含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影响到司马逸的情绪。诚如诸葛沁雨所言,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他们应该展望的是未来!

    司马逸正在闷头吃东西,猛然听到周含烟突兀的话语,浑身一僵,“啊?是吗?哪里奇怪了,我很好啊!”

    强装出一副笑颜,可是那笑容却是很苦涩的!

    周含烟轻叹了口气,她扭头看了眼伺候在旁的四大宫女和两个嬷嬷,挥手示意她们先行退下。六个宫人立刻躬身退下,离开内殿。

    带所有人都离开后,周含烟放下筷子。她双手抬起来,伸向司马逸的眉宇间,将他微微蹙着的眉头推平开来。

    之后,她才温声说道:“老公,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情?或者你说出来,也许心情会好些。感觉你好像不是很开心,我不喜欢你皱着眉头的样子!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看着你肆无忌惮的展露温润的笑颜,那样的你,才是快乐的你!”

    司马逸伸手,捉住周含烟纤细的手腕。他目光真诚至深的看着周含烟,深情低喃道:“烟儿,即使天塌地陷了,我也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你也要这样,不能离开我,永远都不能!”

    闻言,周含烟心口一窒,有种异样的感觉腾升。那种感觉很不安,很不舒服,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似的。难道,有什么与她有关的事情,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吗?不然,司马逸这话是什么意思?

    “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是与我有关的吗?”周含烟艰难的询问出声。

    天知道,此时此刻的她,真的受不得任何沉重的打击了。所以,她问的才会小心翼翼,生怕真的与她有关,并且是很不好的噩耗!比如···

    “你乱想什么呢?”周含烟正欲大胆的猜测一番,司马逸就笑着开口打断了她的思路。

    只见司马逸伸手在周含烟鼻尖儿亲昵的刮蹭了下,然后继续笑道:“我这不是被你曾经说过的话吓到了么,所以有些患得患失了。你别放在心上,权当我是在发疯呢!”

    闻言,周含烟不解的反问道:“我曾经说过的话吓到你了?什么意思呀?”

    她有说过什么恐怖的话了吗?

    司马逸知道周含烟处于心思敏感脆弱的时期,所以谨言慎行,在片刻之间就已经想好了应答的话语,并且如行云流水恰到好处,没有半分疑点。

    他清了清嗓子,低声回应道:“对啊!还记得你总是给我讲起你那个世界的故事,然后会讲很多穿越的事情。你曾经说过,很多穿越到其他世界的人,最后都重新穿越回你们那个世界了,从此伊人天各一方,各自过各自的生活,痛不欲生。我这些日子,总是在回味你说过的话,心中很是害怕你不开心了,就会想念那边的世界。到时候思念成疾,真的有一天感动了神佛,带你离开了这里,回去你们的世界。那么,这里从此不会再有你的存在,你彻底的消失不见了。那样的情景,只要一想到了,我就很是惶恐,只觉得连呼吸都是痛的!”

    司马逸说的不是实话,他心情压抑是因为有人造谣生事中伤周含烟。可是他说的又是实话,他确实担心周含烟情绪崩溃,失去了活着的念想儿,到时候当真魂归黄泉,回到她原本的那个世界去。

    周含烟听到司马逸这番发自肺腑的感言,心下涌起异样的情愫,很温暖,很感动,感动想要哭了。原来,司马逸一直都忌讳着这件事情,害怕她会消失不见,害怕她会离开这里!

    抿抿唇,周含烟想笑,可是终究没能笑出来。

    她凝视着司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