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一百九十五章逼迫含烟吃梅子

    周含烟见闫初夏不相信自己说的话,就将自己与司马逸商讨的事情一五一十说给闫初夏听!

    她说的是事实!在她对司马逸说了周陌引和闫初夏的事情后,就抬出自己来恳求司马逸成全两人。她知道司马逸作为君王,有些思想很不开通。闫初夏怎么说也是司马逸曾经的床伴,现下要嫁给别的男人,司马逸定然不舒服,觉得面子挂不住。

    她好一番劝解下来,司马逸才算是想通了。其实,他有一个周含烟就足够了啊!不过讨论到关于闫初夏的尴尬身份,若光明正大的与周陌引在一起,肯定是不行的。况且还不知晓周陌引的态度!

    最后,司马逸表示,如果周陌引愿意接受闫初夏,那他就想个法子让闫初夏假死在宫中,然后偷偷的送出宫外,改名换姓嫁给周陌引。这一切,司马逸和周含烟已经商量好了的,只等着周陌引那边苏醒后问问他的意见了!

    周含烟将这番话原封不动的说给闫初夏听了,闫初夏眼中的恨意却越聚越深了。好一个周含烟,这个口蜜腹剑的阴毒女人!

    明明周陌引是因为她的出卖被皇上刺伤的,明明周陌引伤的很重快要死翘翘了,明明她根本不想将周陌引介绍给自己,却还要在自己面前装作一副大度的样子,什么都为她着想的可恶样子。真是....看着就觉得恶心!

    此时此刻,闫初夏看着周含烟只觉得特别虚伪,特别令她作呕。惺惺作态,假仁假义!亏她将对方当做好姐妹,什么秘密都跟她说了。却不知,其实她一早就跟周陌引有奸/情,还怀上周陌引的孩子了!

    扭头,不去看周含烟的脸。闫初夏声音清冷的应道:“如此,倒是该谢谢姐姐了!”

    周含烟摇头,真诚的展露一抹笑颜,“你我姐妹,何需言谢?”

    闫初夏听到周含烟提及‘姐妹’二字,心中更觉得讽刺极了。

    转过身面向周含烟,她掏出一个锦帕摊开来。里面是许多颗乌梅子,她拈了一颗放在自己口中,然后又拈了一颗朝周含烟嘴里塞。

    “姐姐,吃梅子,很甜的!”她口中含着梅子,说话有些含含糊糊的。

    周含烟不喜欢吃乌梅,因为那东西太甜太腻了。现在怀孕,就更不喜欢吃,也不愿尝了。可是眼看闫初夏将乌梅塞到她嘴边了,若是不吃有点拂人情意。

    正犹豫间,就听闫初夏笑着打趣儿道:“姐姐怎么不吃啊?难不成是担心妹妹在这梅子上投毒吗?”

    闻言,周含烟终是张开了嘴巴。她囫囵吞下乌梅,然后不客气的捏了闫初夏一把,“瞧你说的,我只是不喜欢吃乌梅,哪里会担心你在梅子上投毒了?”

    周含烟是真的信任闫初夏,所以并不曾怀疑过闫初夏给她的梅子掺毒。殊不知,就是这小小的梅子,竟然当真是掺了毒的,并且是针对着周含烟腹中的孩子而来!

    闫初夏听到周含烟的话,并不接言,只是笑着又捻了一颗乌梅朝她嘴里塞。这一次,周含烟伸手接过,却没有吃。

    “妹妹,这梅子太甜了,我不喜欢吃,你自个儿吃吧!”周含烟委婉的拒绝吃乌梅。

    闫初夏当即就不高兴了,脸一沉,声音都刻薄起来,“姐姐就这么不给妹妹面子吗?不过是两个梅子,怎么就吃不得了?”

    周含烟尝试着解释,“妹妹你有所不知,这人怀孕后味觉很敏感的,不喜欢吃的东西是一口也不想触碰,我....”

    “哼!说来说去姐姐就是不给我面子喽?”闫初夏愤怒地瞪着周含烟,眼中迸发的怒焰如同熊熊烈火燃烧在周含烟的眼前。

    周含烟心下惊愕,不明白一向温顺贤良的闫初夏怎么突然之间像是变了一个人。她清楚的看到闫初夏见她不肯吃乌梅,眼中一闪而过的是气愤和恨意。她敢发誓,她刚刚绝对没有看错!

    “初夏!”周含烟轻轻的呼唤闫初夏的名字。

    闫初夏陡然回过神来,脸上的怒意烟消云散,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儿。

    她嘟着嘴儿看向周含烟,颇有些不高兴的说:“姐姐,这梅子是妹妹特地弄了给你吃的。夏季炎热,吃梅子可以解暑生津,你该多吃点儿才是!而且太医都说过,孕妇吃乌梅对身体好,所以妹妹才弄来给你吃。谁曾想,你竟然不吃,你说你这不是白白辜负了妹妹的一片心意么?”

    虽然闫初夏前后表情天地之差,但是周含烟还是牢牢的记住了她之前愤怒生恨的模样儿。

    自出了被幕后黑手设计的事情后,周含烟经历了天塌地陷,然后拨开云雾勇敢站起来。她告诉自己,以后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活着,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算计了去!

    现在,不知道是她太敏感了,还是想多了,总觉得今天的闫初夏跟以往不同了。若是以前遇到周含烟不喜欢吃的东西,闫初夏断不会强迫她吃,更不会因为她不吃就生气啊!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呢?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闫初夏见周含烟表情凝重,就凑上前询问她怎么了。

    周含烟回神,摇头道:“哦,没事儿!”

    闫初夏敛了敛眸子,将乌梅又送到周含烟嘴前,“那姐姐继续吃梅子吧!”

    周含烟沉默了,目光怪异的看着闫初夏。

    “初夏,你今天怎么了?”周含烟终于将心底的疑惑询问出声。

    在周含烟的印象里,闫初夏一向都是知分寸的,今天咄咄逼人的催促她吃乌梅,并且还是在她强调了不喜欢吃的情况下拼命地游说她吃,她心下不得不怀疑这乌梅有问题了。

    不然,为什么闫初夏一定要让她吃这乌梅呢?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