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一百八十二章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平静

    马车在云来客栈停下。

    司马敖飞身跃下马车,贴身侍卫阿祀已经跟着一起出来,并且上前敲云来客栈紧闭的店门。

    “嘭嘭嘭!嘭嘭嘭!”一声接着一声,像是催命似的。

    里面传来不耐烦的困倦声音,“谁啊?都什么时辰了,打烊了,不做生意了!”

    那阿祀压低声音,既能让里面听到,又不会惊扰相邻店铺的人,“瑞亲王爷前来,还不速速开门迎接!”

    少顷,门被打开,掌柜的一脸惊愕的看着仪表堂堂的司马敖,双腿一软跪在地上,“真的是王爷?小的不知王爷驾到,有失远迎,望王爷海涵啊!”

    司马敖没睬他,直接大步走进客栈大堂。阿祀与其他几名大内高手也纷纷跟上,一同进入。

    司马敖简单的询问了几句,发现掌柜的对今晚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比如——

    “今晚是哪个小二给天字号房间端的茶水儿?”

    掌柜的摇头,“回王爷话,小的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啊!他只说约见朋友在此见面,想给对方一个惊喜,自己装扮成小二儿去给朋友送茶。他还给了小的很多银子,说是包下天字号房间一晚,不得任何人前去打扰。若有一男一女前来,说与朋友约好了在天字号房间见面,只管让那两人进来便可。除此之外,不准我们店里的人前去打扰了!小的一时贪财,便应了那位客官的要求,如此而已!”

    司马敖又问,“可看清楚那人长得什么模样?”

    掌柜的依旧摇头,“没仔细去看啊!小店客似云来,忙的团团转,哪来得及去看对方的样貌?”

    司马敖心下冷哼,莫不是只看对方的银子看直了眼,才没留意长相吧?

    问不出线索,司马敖知道是时候解决掉云来客栈里面的人了。

    他挥挥手,一声命令,但凡是云来客栈里面的人,不分男女老少,一律杀无赦!

    那掌柜一听,立刻就要开溜。阿祀上前,大手扣住对方脖子,轻易的一扭,便将对方送上黄泉路了。

    少顷,阵阵厮杀声,惨叫声,声声不绝于耳。片刻之间,整个云来客栈几十个人便命丧黄泉。

    司马敖深呼一口气,坐在大堂里等待着残忍的结果。

    不多时,阿祀带着那几名大内高手奔下楼。

    “王爷,所有人都清理了!”阿祀上前汇报出声。

    司马敖点头,朝他递了个眼神儿。

    阿祀立刻会意,大步朝外走去。

    几个大内高手只听到外面传来‘嘎登’的骨节声音,像是脖子被生生扭断后发出的声音。在这个嗜血的夜晚,格外令人心惊!

    之后,就见阿祀拖着车夫的尸体走进来,丢在大堂的屋地中央。

    “呃!”几名大内侍卫纷纷倒抽凉气。他们当然认识那名车夫正是负责送司马敖出宫的,可是王爷怎么敢将他也杀了呢?那可是皇上的人啊!

    司马敖看出这几个大内侍卫的疑惑,缓缓站起身。

    许久,才声音萧瑟的倾吐道:“今晚,所有的人都不能活,包括你们几个。本王知道,你们都是聪明人。在本王带你们出宫前来云来客栈杀人的时候,你们就已经知道了最后的结果。有句话叫做,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们,是自己动手,还是让本王亲自结果了你们?”

    他问这话的同时,某中蓄满渗人的戾色,那是一种冰冷的杀气!

    几名大内侍卫互相看了眼对方,最后纷纷放下手中的佩刀。

    是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就算他们今日侥幸以多敌少,杀了司马敖和阿祀逃出升天。但是以后呢?他们要过逃亡的日子,背上弑杀王爷的诛九族罪名,连累自己的家人一起死吗?

    死不可怕,从他们进入皇宫起,就做好了时刻为皇上而死的准备。现在,只不过是换个死法儿,皇上让他们死,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嗖嗖嗖!”几个人拔出佩刀,动作一致的抹上脖颈,最后倒在地上。

    司马敖闭上眼睛,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再睁开眸子,目光染上几许晕红,司马敖看着满地横尸,转身踏出云来客栈。

    他身后,阿祀将一坛子酒摔在地上,然后掏出随身的火折子,引燃熊熊烈火。

    那之后,阿祀迅速抽身走出客栈,将门紧紧关闭上。

    主仆二人都清楚地知道,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平静.....

    翌日,京城最热门的议论莫过于云来客栈着火之事!

    坊间传言,那火足足烧了大半个夜晚,官府的兵将才赶来救火。那火势之旺,连带着与云来客栈相连的房子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烧毁。

    索性,除了从云来客栈的废墟中清理出几十具不知身份的尸体以外,其他铺子并无人员伤亡。

    皇上司马逸对此事很重视,拨款将相邻的铺子重修,云来客栈也原地重建。百姓们对此纷纷赞叹皇上英明,却无人知晓事情的真相!

    周父得知云来客栈起火,险些晕厥过去。他的一双儿女都在里面啊!

    正倍受打击的时候,宫里传信来报平安,说他的儿子正在皇宫与皇上商议事情。周父接到消息,猜想着如此便是儿女都没有危险,那他就放下心了!

    彼时,皇宫内,司马逸推脱身体不适,没有去上早朝,守在乾清宫里照顾昏迷的周含烟。

    几个太医此刻正忙来忙去,给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