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一百六十三章圆满的解决办法

    性格懦弱,沉默寡言,完全不是沁雨喜欢的类型!

    诸葛清云语气轻松的说出这番话,完全不顾及在场的人是什么反应或想法。

    司马逸已经气的快要呕血了,他怒声道:“太子殿下这是说的什么话?朕的皇弟人品优秀,温文尔雅,在未央皇朝一直是诸多少女爱慕敬仰的对象,却被太子殿下说的如此不堪。那么太子殿下是觉得,像贵国沁雨公主那样子豪放的,张口就骂人,抬手就打人的悍妇很好吗?莫说你们沁雨公主不愿嫁朕的皇弟,朕还不愿皇弟娶你们的沁雨公主呢!”

    “什么?皇上竟然这样说?好,既然如此,那咱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要么立刻将怡亲王爷这个色魔处死,要么两国开战,本宫势要给爱妹讨一个说法的!”诸葛清云听到司马逸口口声声埋汰诸葛沁雨,当下就火冒三丈起来。

    周含烟夹在中间,眼看这事情越演越烈,哪里还敢怠慢了?若真的两国交战,她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而若是要将司马熙杀了,她还不得自责死啊?

    匆忙上前制止两个男人争吵,“皇上,太子殿下,请你们冷静下来!这件事情并不是你们可以左右的,事情是发生在雨儿和皇弟身上的,理应听听他们的想法对吧?”

    司马逸和诸葛清云相互对视一眼,最后别开头,谁也不看谁。

    周含烟趁机拉着司马熙走到诸葛沁雨面前,苦口婆心的先行‘劝解’诸葛沁雨。

    “雨儿,本宫知道昨晚你受委屈了。可是刚刚你也听到皇弟说的了,他是喝醉了酒犯下的无心之失。且不说你愿不愿意原谅他的问题,就只单说你从今往后不是完璧之身了,你觉得你处置了皇弟,回到风灵皇朝后一切就能烟消云散了吗?”

    诸葛沁雨不吭声,她是很期盼着要嫁给司马熙的,所以此刻就装装样子听周含烟的劝导就好了。

    但听周含烟继续劝说道:“事实上,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你回到风灵皇朝了,你失去清白的事情也早晚会被人之道。你是一国公主,代表着的是皇族尊严。昨夜之事,我们看得出你是受害者,可外界不一定会这样理解。无论说你是被皇弟强暴的,还是酒醉半推半就与皇弟在一起的,你的名声都毁了!你觉得,比起你回去让大家指责你,批判你,甚至是连累整个皇室被人嘲笑来讲,难道嫁给皇弟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这个......”诸葛沁雨像是在严肃思考的样子,没说下文,心里却对周含烟的三寸不烂之舌崇拜的五体投地。

    周含烟叹了口气,又道:“皇弟这个人,你也看到了!他很阳光,很和善,是个温暖的男人,并非像你哥哥说的那样不堪。好歹他也是个王爷,哪里性格懦弱了?你是公主,他贵为王爷。你们结合在一起,也算是天造地设。别跟我说什么不喜欢不想嫁之类的话,难道两国联姻的话,将你随便指给个大臣家的公子,你会拒绝?或者有拒绝的余地吗?”

    “那个......”诸葛沁雨依旧结结巴巴,不吭声。

    倒是一干众臣纷纷对周含烟徒生敬佩之心,皇后娘娘真是四两拨千斤,知道异国太子殿下正在气头上不好说话,就去跟沁雨公主说话,瞧把人家小丫头逼得节节后退的样子,好像她被人吃了也活该,并且必须要嫁给怡亲王爷似的,真厉害!

    司马熙听到周含烟说的话,心中也是非常激动的。刚刚诸葛清云与皇兄谈论起要杀他的事情,他倒是不惧怕的。男子汉大丈夫何畏惧死亡?大不了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可是若两国交战,那势必生灵涂炭,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局面。

    无论昨夜他是醉酒后的无心之失也好,酒后乱性暴力为之也罢,他是个男人,就该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任!

    目光坚定的看向对面的诸葛沁雨,司马熙大声而坚定地说:“沁雨公主,昨夜之事是本王犯浑了。本王愿意一人做事一人当,负起男人的责任,娶你做本王的王妃!苍天在上,黄土在下,金銮殿上皇兄皇嫂以及诸位大臣们皆可为本王作证,他日本王娶了沁雨公主,你便是怡亲王府的当家主母。如此,公主可满意?”

    诸葛沁雨眼中飞快闪过一抹欣喜,当家主母?这么好?

    “咳咳!”周含烟轻咳一声,诸葛沁雨瞬间回神。

    她难为情的扭头看向诸葛清云,似乎不能做主自己的事情的样子。

    周含烟见状,伸手扯了司马熙一把。

    司马熙会意,立刻上前,对诸葛清云诚恳的说:“太子殿下,本王知道昨夜之事对不住风灵皇朝,对不住太子殿下,更对不住沁雨公主。本王也知道,太子殿下此刻恨不得将本王碎尸万段,大卸八块。可是太子殿下,本王死不足惜,可是本王亏欠于沁雨公主的要如何偿还?沁雨公主清白已被本王所毁,难道你忍心看她终生不嫁?亦或者,你觉得她嫁给别的男人,对方会不计较她的残缺?”

    周含烟适时的上前帮腔儿,“就是就是,太子殿下你别傻了,公主如果不嫁给皇弟,早晚会被舆论的谴责逼死的。人都说人言可畏,就算公主有幸嫁得如意郎君,难保时间久了对方翻旧账啊!男人妻妾成群,说不定哪个吹吹枕边风,公主就会失去夫君的宠爱了。可是若嫁给皇弟就不会出现这种状况,因为她身家清白的时候被皇弟......”

    强暴这个字眼儿,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