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一百六十章设计司马熙

    使臣的行宫在未央皇宫的北苑尽头!

    司马熙为表示没怠慢诸葛清云这个异国太子殿下,亲力亲为的将‘醉醺醺’的诸葛清云一直稳稳地搀扶到北苑内的行宫殿。

    “太子殿下,你好好休息,本王就此别过!”司马熙将诸葛清云搀扶到床榻上后,礼貌的说了句,然后冲诸葛沁雨象征性的笑一笑,大步朝行宫殿外走去。

    诸葛沁雨见状,忙伸手捏了一把在床上假醉的诸葛清云。

    但见诸葛清云一个鲤鱼打挺弹跳起身,哪里还有半分酒醉之意?

    他飞速向准备朝殿外离去的司马熙奔去,速度之快,犹如鬼魅。司马熙虽然年纪小,却也是个练过武的行家。他听到身后疾风阵阵,下意识的就转身想要一看究竟。

    然——

    “唔!”才一转头,漫天白色的粉末状东西就对着他洒过来,他双手去阻挡,惊呼出声。

    脑子里迅速闪过的疑问是,行宫内怎么会有大量的粉末状东西?是谁在对他挥洒这些东西?问题一个接一个的在脑子里回荡,却在他闻到一股很清香的味道后,尽数被丢到了九霄云外。

    他甚至连那香味具体属于什么香都不得而知,就因为两眼昏花,双腿发软而重重的跌倒在地,不醒人事了!

    “哇,这么容易就搞定啦?”乍一见司马熙摔倒在地,诸葛沁雨激动地拍着巴掌,乐的合不拢嘴。

    这也太容易了哈?

    诸葛清云奸诈一笑,拍拍胸脯自夸道:“那是自然,你哥哥我为了这个药粉,可是特地去了烟花之地,冒着被花痴女人搂抱亲吻的危险弄到手的,效果相当赞!”

    诸葛沁雨笑的感天动地,频频对诸葛清云点头哈腰道谢,“谢谢哥哥,我就知道哥哥对我最好了。等我成功拿下这小子,嫁给他当王妃了,一定不会忘记哥哥的大恩大德!”

    诸葛清云伸手,捏了一下诸葛沁雨的鼻子,然后吩咐道:“你呀,就贫嘴!快去门口给我把风守着,别让人进来了!”

    诸葛沁雨连忙点头应下,屁颠颠儿的跑到外殿守着。

    诸葛清云抓紧时间,将司马熙身上的衣物全部扒下来,然后套在自己的身上。

    少顷,穿上司马熙衣装的诸葛清云大步走到殿门外。

    “沁雨!”他唤了声。

    诸葛沁雨回头,凑上前,“哦了,咱走吧!”

    殿门打开,诸葛沁雨摇摇晃晃,一副要摔倒的样子。身穿司马熙衣装的诸葛清云忙上前搀扶她,诸葛沁雨顺势将手搭在诸葛清云的肩上,依偎着他大步朝前走。

    她一边走一边说:“王爷,你不用扶我,我自己能走!咯!”

    末了,还打个酒嗝。

    诸葛清云压低嗓音,像是喝多了酒似的含糊道:“不行,公主贵为宾客,本王怎么能怠慢了你呢?来来来,朝这儿走,本王一定要将公主安全的送回房!”

    俩人一摇一晃,走三步退两步,终于慢吞吞的挪到了诸葛沁雨安歇的房间。

    巡逻的侍卫和守夜的太监看到那二人醉醺醺的样子,心下纷纷感慨这是喝了多少酒啊,连‘男女授受不亲’之礼仪廉耻都抛到一旁了!

    因为听到诸葛沁雨一声声的叫男子‘王爷’,而男子也自称‘本王’,并且确实穿着怡亲王的服装,所以大家都没多想,只当真的是怡亲王护送异国公主回房安歇。

    至于俩人搂搂抱抱的于理合不合,那就不是他们做奴才的该考虑的问题了!

    当诸葛沁雨与穿着司马熙衣服的诸葛清云走进诸葛沁雨的房间内后,诸葛沁雨立刻不摇了也不晃了,更看不到半点醉意。她挺直身子,快速关门落闩。

    诸葛清云则将身上的衣服尽数脱下,大步奔向窗口处。

    “哥哥小心点儿,别被人瞧到了!”诸葛沁雨不放心,再三出声叮嘱。

    诸葛清云点点头,接言应道:“放心吧,事关我妹妹你的终身大事,我哪能不谨慎呢?你就瞧好吧,我一会儿就将司马熙给你送到床上!”

    话落,他冲诸葛沁雨做了个放心的手势,飞身跃出窗外,避开巡逻的侍卫和守夜的小太监,悄悄地潜回他自己的房间。

    很快的,诸葛清云折了回来,肩上扛着不省人事的司马熙。

    “哎,臭小子还挺沉的呢!”诸葛清云像扔死猪似的将司马熙重重丢到诸葛沁雨的床上,唠叨出声。

    诸葛沁雨很狗腿的凑上前,递锦帕递茶水,慰问诸葛清云的辛苦。

    “嘿嘿,哥哥辛苦了,哥哥受累了!”诸葛沁雨笑的眉眼弯弯。

    诸葛清云擦了把汗,也笑,“呵呵,不辛苦。婉仪皇后料事如神,今晚为了给咱们摆送别酒,行宫这边果然守卫松懈,不然我哪能那么容易扛着个人四处飘荡啊?”

    他一边说一边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纸包递向诸葛沁雨,“雨儿,喏,这是我在妓院里弄到的最下三滥最猛烈的chun药。你去弄点水搅拌搅拌,趁我在这儿,帮你撬开司马熙的嘴巴给他喂下去!”

    话说这诸葛清云也算是牛人了,为了自家妹子能嫁皇室,不惜参与这样下流的事情,真是枉为他堂堂一国太子,丢人现眼的!

    诸葛沁雨接过诸葛清云手里的纸包,匆忙走到桌前,全部倒在杯子里,然后和了些水稀释开。

    之后,诸葛清云掰开司马熙的嘴巴,诸葛沁雨一股脑儿的将杯子里加了料的水全部倒进司马熙口中。

    只听“咕咚”一声,昏迷中的司马熙下意识的将水尽数吞下,一滴都没浪费!

    诸葛清云满意的松开手,郑重其事的拉着诸葛沁雨叮嘱道:“雨儿,不稍片刻司马熙就该醒了。这药很烈,保证司马熙纵情一夜后连自己姓什么都要忘记了,更别提能不能记起今晚的事情了,所以一切就看你的表现了!”

    诸葛沁雨频频点头,“嗯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