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一百四十五章周含烟闹别扭

    回到中宫后,周含烟先后去了御书房和乾清宫,没有看到司马逸。

    她这才知,原来司马逸一整天都呆在了周小柔的西宫!

    按耐住想要去西宫的冲动,她默默的沐浴,更衣,然后放下床幔,坐在床榻上等待。

    这一等,就等到了天亮。

    一夜不曾合眼,可是那想要见的人,却终是没有等到。

    司马逸从不在别人寝宫留宿过夜,他从来都是要搂着她才睡觉的。只因她自上次流了孩子后身体畏寒,所以他笑称着要给周含烟以身取暖!

    可是昨夜.....

    “哎!”轻叹了口气,周含烟不知道自己这是不是吃醋了。

    总之,心中有点儿酸,类似于委屈的感觉。是她太贪心了么?妄想着那个男人是她一个人的,可终究,他不是她一个人的啊!

    “皇上驾到!”周含烟坐在梳妆台前任由红珠、绿燕上妆时,殿外传来安公公嘹亮的嗓门儿。

    周含烟第一次觉得,安公公那公鸭嗓子喊出来的声音也是挺好听的!

    她径自站起身,脸上带着小女儿的娇羞欣喜之情,朝内殿外奔去。

    珠帘处,外面一抹明黄身影走进来,将她娇小的身子挡住。周含烟奔的急了些,便就这样子扑进了司马逸的怀中,真真是主动地投怀送抱了!

    “呵呵,烟儿大清早的便对朕投怀送抱,朕真是艳福不浅啊!”司马逸顺势揽住周含烟娇小的娇躯时,还戏谑的调侃她。

    周含烟脸颊一红,挣扎着就要从司马逸怀中跳出来。

    可是司马逸哪里肯应允,将她抱的更紧了。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味道,他痴迷,陶醉!

    贪婪的允吸着那独属于周含烟的味道,司马逸不顾还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低头在周含烟额头印了一吻。

    “皇上,别这样!”于是,周含烟的脸颊更红了,却也对比着那一夜不曾合眼的黑眼窝更黑了。

    司马逸蹙眉,手指在周含烟眼下摩挲,“这怎么了?昨夜没睡好么?”

    “娘娘一直在等皇上归来,一夜没睡!”李嬷嬷心细胆大,抢着将昨夜周含烟没睡觉的事情告知了司马逸。

    司马逸当即脸色就难看起来,“一夜没睡?你怎么这样不爱惜自己,你这是要让朕心疼死么?”

    好吧,这话说的过了,太煽情些。可是却是司马逸的肺腑之言!他想要斥责她,可是看到她黑乎乎的眼窝子,哪里还舍得去责备了?

    就那么弯身将周含烟拦腰抱在怀中,径自朝着中宫内殿的宽大床榻奔去,然后将怀中娇小的人儿轻轻放在床榻上强行按下。

    “闭上眼睛,睡觉!”司马逸命令着,很是生气的样子。

    周含烟挣扎着要起来,“不用,臣妾不困!”

    司马逸更生气了,索性脱了龙袍和龙靴钻进被窝里,将那挣扎起身的人儿按住,紧紧地抱着。这回看她还怎么起身?

    安公公和莫颜、张李两位嬷嬷,以及那红绿蓝紫四个大宫女看到这情景,纷纷掩嘴失笑,步伐一致的悄悄朝外殿移,最后缓缓关上殿门,将空间留给那对恩爱的男女。

    周含烟这时还不知道殿内的人全都撤光了,她一边挣扎一边红着脸说:“皇上,你不要这样。光天化日,这样不好!”

    司马逸内力深厚,自是听到安公公等人离开的脚步声,所以肆无忌惮的抱紧周含烟,一双手很有目的性的罩在周含烟胸前位置抓捏。

    “这样怎么不好?难道你昨晚一夜不睡就好了?你这女人,胆子愈发大了。我说的话你都当耳旁风,不是说过要你好好保养身子的么?说话,告诉我昨晚为什么不睡?”司马逸两只手不规矩的在周含烟胸前捏着、把玩着,目光却很是凌厉的望着近在咫尺的容颜。

    周含烟被司马逸这样子审讯着,心下别扭,有些不是滋味儿。

    “我想睡就睡,不想睡就不睡,与你无关!”赌气似的说出这样闹别扭的话,末了一把拍开司马逸在她胸前作乱的大手。

    司马逸若是此刻还看不出周含烟在闹别扭,那他真的就是白痴了。后知后觉的想起昨天的事,想起本来要与周含烟回周家看望周国丈,后来周小柔闹自杀他被迫留在宫中。当时,他似乎是答应过周含烟去周府接她的来着.....

    “噢!”重重拍了一下脑门儿,司马逸懊恼的捉住周含烟的小手儿放在唇上亲吻,“烟儿,真是抱歉,昨天没有去周府接你。”

    周含烟不吭声,这个她生气吗?不!

    司马逸见周含烟脸色没有缓和,继续说道:“你该知道,我亏欠小柔很多。昨日发生那样的事情,我真的无法抽身。”

    周含烟还是黑着脸不应声,她是不高兴司马逸围着周小柔转。可是周小柔手段高明,她不得不赞叹人家好本事嘛!

    所以,说到底她就是生气司马逸昨晚没有来中宫陪她入睡的事情!

    司马逸见周含烟始终不吭一声,脸色却没有任何缓和的趋势,便当即苦了一张脸。

    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

    最后,司马逸实在无法,翻身就压上周含烟的身。

    “你干什么?下去!”周含烟没料到司马逸会这样,立刻涨红了脸,怒斥出声。

    这次,换司马逸不吭声。他埋头,堵住周含烟想要继续斥责的小嘴儿,密不透风的亲吻,不让她开口讲话,也不让她有机会逃避。

    他霸道却不失温柔的辗转在周含烟粉嫩甜蜜的唇瓣上,舌尖不时的就对着周含烟那紧闭的贝齿城墙攻一攻。

    周含烟死死地咬住贝齿,生气司马逸这样蛮横的行为。

    司马逸苦攻无果后,大手重重的在周含烟胸前敏感处捏了一把。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