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一百四十一章给本宫打掉这小孽种

    日落黄昏之时,周小柔辞别周父,坐上回宫的马车。

    一路上坐在马车内,周小柔想到周陌引险些掐死她的事情就生气。金、沈两位嬷嬷耐心开导她,不管怎么说,周陌引是同意进宫了嘛!如此,以后还怕不能报今日之仇吗?

    周小柔思考着有道理,可是心中这股子怒气还是无法平复。怎么说她也是皇后娘娘了,却被一个小小的边关少将军掐着脖子,险些猝死,这让她的脸往哪儿搁?

    越想越气,不自觉地便将气撒到车夫身上去了。

    “能不能快点儿?眼看天都快黑了,磨磨蹭蹭的讨打吗?”周小柔坐在马车内嘶吼,整个人像极了一只斗鸡。

    车夫听到周小柔的命令,哪敢反驳?只得扬起鞭子狠狠地抽马,祈祷马儿快些跑。

    “哎呀!”这当口儿,突然一个妇人出现。车夫见状,惊呼一声便急忙踩了刹车。

    好在一个男子突然出现,将那妇人纳入怀中腾空掠至一旁的路边,这才避过危险。可是马车狠狠刹闸,由于惯性的缘故,周小柔却整个人飞出马车,重重的撞在车夫身上又弹了回来,痛的眼泪刷的流下来。

    “咳咳,你作死了么?”周小柔掀开轿帘,扬手就给那车夫一耳瓜子。

    车夫着实委屈,伸手指着路边匆匆离去的小夫妻解释道:“娘娘恕罪,刚刚那个妇人突然出现在马车前,小的怕出人命,就及时踩了刹车。没成想,那妇人的夫君会轻功,将那妇人带离了咱们的马车。求娘娘莫要赎罪,开恩开恩啊!”

    周小柔下意识的顺着车夫的手指方向看了眼,随后收回视线怒斥道:“混账东西,本宫......”

    蓦地,周小柔只觉得脑子中快速闪过什么,令她心尖儿一颤。她顿住声音,急忙再次扭头朝远处看去。但见人头稀薄的街道上,一对格外熟悉的身影匆匆忙忙朝前飞奔。那妇人的身影她很是熟悉,明显就是她以前的贴身侍婢红袖!

    而那男人.....

    化成灰烬周小柔都不会认错,是司马枫!

    周小柔的眸子紧紧的眯起来,司马枫是叛党,先皇不是已经将其处死了吗?为什么她会看到司马枫的身影呢?她敢发誓,那身影绝对是该死的司马枫,她绝对不会认错!

    拧拧眉头,就听到车夫还在不停的求饶。

    周小柔不耐烦的打断他,说:“算了算了,你把马车停到路边先!”

    车夫千恩万谢,将马车停至路边。

    周小柔掀了帘子下马车,对一个侍卫小声吩咐道:“你,去给本宫跟上前面那对夫妻。记着,小心机灵点儿,那男的会功夫!还有,沿途留下记号,本宫随后会前去。”

    这个侍卫名唤金铁,武功高强,是金嬷嬷的远房亲戚,能做心腹重用,所以周小柔才将此大任托付给他!

    但见那金铁谨慎的点头,随即快速离开。

    马车上,金、沈两位嬷嬷见此情景,纷纷狐疑,掀开轿帘也下了马车。

    “娘娘,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铁子那是去干什么了?”她们异口同声的询问起来。

    周小柔勾勾唇,笑的格外渗人,“呵呵呵,是出了点事儿!铁子嘛,是给本宫办事去了。”

    顿了顿,周小柔转身对车夫和另外三个负责周小柔安危的侍卫说:“你们在这里等着,哪都不准去。本宫有些事情要处理,先行离开一会儿!”

    “娘娘不可,皇上吩咐让属下们贴身保护娘娘的安危,请娘娘带着属下们一同前往!”那三个侍卫严肃的应出声,面色不卑不亢。

    周小柔哼了声,面色登时不悦起来。正要开口斥责出声,就见沈嬷嬷上前替她开口解释道:“你们一同前往?那种地方是你们能去的吗?”

    闻言,不止是三个侍卫面面相尴,周小柔也狐疑不解。那种地方?哪种地方?

    就听沈嬷嬷继续说道:“实话跟你们说了吧,今日娘娘出宫探亲是假,实则是为了去怡红院讨取获得圣宠的偏方儿。你们识相的,就拿这银子去酒馆子吃酒乐呵乐呵。以后我家娘娘得宠了,还能少了你们几个的好处吗?”

    说着话时,不停地将荷包里的碎银子朝三个侍卫手中塞,末了不忘给车夫一小块儿。

    周小柔实在是佩服这沈嬷嬷撒谎的本事,其实她倒也听说过以前先皇在世时,有很多不受宠的妃嫔假借探亲为名,去那种地方求助获得男人喜欢的方法。如此一说,算不得什么丢大人。哪个女人不想获得夫君宠爱是吧?她贵为皇后又怎样,还不是个女子罢了。

    轻松打发了几个侍卫后,周小柔与两位嬷嬷脚下生风般去了镖局。

    “娘娘,我们到这地方干嘛?难道娘娘要保镖吗?”金、沈两个嬷嬷看到大大的‘镖局’二字,直接傻眼。

    周小柔魅惑一笑,“这是秘密,稍后你们就知道了!”

    很快的,周小柔用五百两银票与镖局协商完毕,镖局的管事挑出二十来个身强力壮的武功高手跟随她一同离开。

    一路随着先前金铁留下的记号追随而去,最终在一个小小的青砖院落外看到金铁的身影。

    “铁子!”周小柔轻声唤了句。

    那金铁听到,连忙回头看过来,“娘娘?”

    他飞快奔上前禀告道:“娘娘,您让属下办的事情,已经稳妥了。那小夫妻进了这个院子后没再出来!”

    周小柔点点头,随后一挥手,二十几个武功高手先后闯进小院内。

    “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竟敢私闯民宅?”院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