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一百三十一章司马逸登基称帝

    下了早朝回到昭容殿时,周含烟已经在桌前等他。桌上是清粥小菜,虽然不甚华丽,却简单平淡。

    周含烟起身,招呼司马逸坐下来用膳。司马逸坐到桌前,突然伸手将周含烟拉入怀中,在她额头狠狠地印下一吻。

    “啊,你干什么?”周含烟挣扎着推开司马逸,脸都绯红起来了。

    怎么说现在也是守孝期,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被别人看到该说闲话了!

    司马逸神色飞扬,爽朗的笑道:“这是给我老婆的奖励,我的老婆让后宫许多无辜女人免于殒命,是大功臣,谁敢说她的不是?”

    他脸上满是自豪之情,恨不得再将周含烟纳入怀中亲吻。

    周含烟听到司马逸说这样的话,已经基本明白了发生什么事情。她猜想着一切都在按照她的期望进行着,心下不免也开心起来。

    “太好了,我爹提出那个意见被大家认同了,所以你顺应大家的意见,放过那些无辜的女人了是吗?”周含烟想到自己几句话挽救了那么多女人的性命,有些飘飘然起来。

    司马逸捏着周含烟的鼻子笑应道:“是啊,你这胆大包天的女人,胆敢给你爹出那样大逆不道的主意,若是朝堂上无人就坡下驴赞同,你讲你爹置于何地了,嗯?”

    周含烟信心满满的撇嘴儿,“切!少吓唬我了,我知道这个主意肯定行的通。我都让莫颜暗中打探过了,宫中那些妃嫔贵人和秀女,一部分都是大臣们的亲人,所以他们才不会拒绝我爹的提议呢。退一万步说,就算因为老祖宗的先例摆在那儿,没人敢赞同我爹的提议也没关系啊。我爹马上就要辞官颐养天年,说错什么话你也不会怪他嘛!”

    司马逸笑的越发深沉,“你呀,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善良。你以为你苦思冥想这个法子救了很多人,那些人就能感激你了吗?”

    周含烟嘴撇的更高了,“无所谓,我这叫心胸宽阔,只求问心无愧!”

    才不需要别人感激呢!

    司马逸知道自己的妻子豁达,也不在与她嬉闹打趣儿,而是唤来安公公,一边与周含烟用早膳,一边让安公公给周含烟描诉金銮殿上群臣夸赞周含烟那一幕。

    只听安公公绘声绘色的说:“娘娘,您是不知道啊,那些大臣一下早朝立刻将丞相大人围起来,争相询问他如何想出这样绝妙的点子。然后丞相大人一本正经的回答是娘娘想出来的法子,结果那些大臣们都大吃一惊,直夸娘娘有母仪天下的典范,是未央皇朝臣民的福气呢!”

    周含烟见安公公夸张的样子,险些笑的喷饭。因为还在守孝期间,她是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的。这该死的司马逸,混蛋臭男银,他一定是故意让安公公逗自己开心丢脸的!

    午后,太子府来人传话,说侧妃周小柔身体不适,卧床咳嗽不止。

    司马逸蹙蹙眉头,未曾表态。周含烟见了,便上前代为吩咐道:“弄两台轿辇,去将两位侧妃安排进宫。柔侧妃身体不适,自然是要请太医看看。明日殿下就要登基了,闫侧妃也该安排进宫才是!”

    来人领命,退了出去。

    司马逸叹了口气,将周含烟拥入怀中,开口愧疚的道歉:“烟儿,对不起!”

    他不能给她唯一的永恒,甚至他登基称帝后还要册立周小柔同为皇后。周小柔是他的责任,是他不得不偿还的债!关于这一点,他真的觉得很抱歉,很对不起周含烟,对不起这个他深爱着,也深爱着他的善良女人。

    “没关系,只要你心中只装着我一个,我不会计较那些虚名的东西。况且,你也不是委屈我做小,我也是皇后嘛,所以真的没关系的!”周含烟无所谓的挤出一丝笑,反手拥住司马逸。

    她知道司马逸的为难之处,关于立周小柔为皇后的事情,周含烟心中是有一点不悦,却也不至于迁怪于司马逸。只要周小柔安安分分的,她就权当对方是空气好了,无所谓的!

    司马逸与周含烟相处久了,十分了解周含烟的性情,知道她在乎什么,不在乎什么。皇后的身份只是一个虚名,多给了周小柔一个那样的同级身份,周含烟不会在乎。但是在感情方面,周含烟是很小气很狭隘的,司马逸能做到的就是以后专宠周含烟,将自己的所有的爱情都给周含烟一个人。

    他在周含烟的额头印下一吻,很认真的宣誓道:“烟儿,你放心,今生今世,不,永生永世,我司马逸的女人就只有你一个。你不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但你一定会是最后一个女人!”

    没有说煽情的爱啊情的,而是用另一种方式诉说爱恋。周含烟重重点头,她相信司马逸!

    半个时辰后,闫初夏和身体不适的周小柔被接进宫来。司马逸让安公公给她们暂时安置在别处的宫殿居住,周小柔咳嗽症状加重,一直吵着要见司马逸,司马逸无奈之下只得去见了她。

    “逸,你终于来看我了。咳咳,这几天你不在府上,咳咳,我好想你啊!我......咳咳,我好难受,浑身都好不舒服。我好怕......好怕自己就这样去了,我还没有看到你当上皇帝,还没有当上你的皇后,咳咳,我好不甘心,好不甘心啊!”周小柔看到司马逸来了,忙挣扎着坐起身,一把将司马逸抓住不肯松手。

    那模样儿,就好像是生怕司马逸会跑掉似的!

    司马逸吩咐安公公去请太医前来,他一边轻轻地拍抚周小柔的后背,一边安慰她别多想,“不会有事的,你会好起来的。明日我登基了,还要封你为皇后呢,所以你一定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