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一百零三章不再是你爱的

    未央皇朝的始祖皇帝司马麒麟是一个乱世枭雄!

    他在位时,因为宠爱自己的皇后,置其他嫔妃而不顾,甚至有了废除六宫的想法,引起朝堂百官诸多不满。

    一位嫔妃曾经也深受司马麒麟的宠爱,却因为皇后的出现失宠了,所以她便与其他妃嫔联手陷害皇后。司马麒麟作为皇帝,朝堂之事繁忙,对宠爱的皇后照顾不暇,最终那温润善良的皇后被嫔妃们设计而死,司马麒麟愤怒下将那名嫔妃处以梳洗之刑。

    梳洗之刑,是古代最为恐怖的极刑。实施梳洗之刑时,刽子手会把犯人剥光衣服,luo体放在铁床上,用滚开的水朝犯人的身上浇几遍,然后用铁刷子一下一下地刷去犯人身上的皮肉。直到把皮肉刷尽,露出白骨为止。

    这样残酷的刑罚,是不该对待一个妃嫔的。念在妃嫔服侍过皇上的份儿上,应该三尺白绫,一杯毒酒,或一把匕首体面离世。可司马麒麟是什么人?哪里能任由百官威胁的?他执意要给那个妃嫔处以梳洗酷刑。

    那妃嫔与侩子手撕扯间,用头上的金簪刺中心脏。临死之前,这个嫔妃送给司马麒麟一句延续世世代代的诅咒——

    她诅咒未央皇朝世世代代的君主终其一生都会爱上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都是短命早毙的。最后只剩下那个再也无法爱上别的女人的皇帝,坐在高高的龙椅之上清冷一世独活!

    周含烟仔仔细细的听完司马安邦讲诉完先祖的故事,扑哧一声大笑起来。

    “呵呵呵,父皇难道相信这种诅咒吗?如果世上真的诅咒这样灵验,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于非命了呢!”至少周含烟觉得如果诅咒灵验的话,司马逸是早就死过千八百回了呢!

    要知道,她以前给司马逸当侍寝丫鬟的时候可是没少诅咒过司马逸死掉算了,早死早好什么的。可是现在司马逸活的不是好好的么?所以嘛,这种事情她根本不相信的。

    司马安邦见周含烟并不相信自己说的话,语气有些低沉严肃,“以前,朕的父皇将这些故事讲给朕听的时候,朕也不相信。可是,历代未央皇朝的君主确实都被这诅咒纠缠着。你说巧合也好,诅咒为真也罢,反正历代的皇帝都是失去挚爱,孤独终老!朕是没能逃掉这诅咒。”

    周含烟听到司马安邦语气中难免失落,忙收敛起脸上的笑意。

    她凝望着司马安邦,谨慎的询问道:“父皇说这些话,是想告诉儿臣。司马家的男子若登基称帝,最大的缺点就是爱上一个女人便根深蒂固,无法对别的女人动心。而太子爷爱上了周小柔,所以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爱上儿臣。您是想告诉儿臣,管住自己的心,别受到伤害么?如果是这样,父皇大可放心,儿臣有自知之明。”

    司马安邦苦笑道:“朕不是这个意思,朕只怕,逸儿爱着的不是周小柔,而是......你!”

    “咳咳!”周含烟直接剧咳出声,“父皇,您怎么拿儿臣寻开心了呢?太子爷对小柔情比金坚,无人能撼动。我与太子爷却是露水夫妻,早晚要分道扬镳的!”

    并没有刻意隐瞒司马安邦自己会离开的真相,就算他知道了也无所谓的不是吗?

    司马安邦听到周含烟这样说,愣了一下,随即不知该笑还是愁。看这样子,周含烟与逸儿私底下达成了某种协议,比如周含烟助他登基称帝什么的。可是,这两个孩子真的确定他们没有当局者迷?

    “烟儿,朕只想说,很多事情要用心去看,而不是眼睛。有些人当局者迷,比如逸儿!朕是他的父皇,绝不会错看他。依朕看来,逸儿是对你上了心。只怕他对周小柔只是曾经一时的迷恋,浅浅的喜欢。倒是对你,才是日久生情,无法自拔的深爱!”司马安邦目光中满是深邃。

    若真的是他分析的这样,就意味着周含烟会短命早毙。他想给周含烟提个醒儿,让她时刻注意着身边的人。虽然有莫颜在她身边守护她,但是难保有人可以遮人耳目对她下毒手。

    周含烟听懂了司马安邦的担忧,不以为意的笑道:“父皇,您多虑了!儿臣对太子爷与小柔的感情有信心,您所说的那种不可预见的危机,不会在儿臣身上应验的!”

    司马安邦叹了口气,还想要说什么的,却听门外有脚步声传来,紧接着是司马逸的清脆呼唤声。

    “父皇来了,怎么没人通报一声呢?”说话间,司马逸已经推门款款走进来。

    司马安邦见司马逸走进来,便没有再继续刚刚的话题。他咳嗽几声,淡声笑道:“朕只是闲来无聊,所以随处逛逛。一会儿还要去九儿那里,就不多坐了!”

    之后,司马安邦果真是与司马逸闲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

    时间匆匆而逝,转眼到了二月底。

    二月二十八这日,司马逸低调的迎娶了周小柔为妾。说是低调,果真低调。随行的嫁妆,周丞相与周陌引,旁人只有司马枫带着侍寝丫鬟红袖前来凑热闹,真真是冷清极了!

    新人拜堂,送入洞房,之后便少不得一顿家宴。

    周陌引随口吃了点青菜米饭,便匆匆下桌,一路去了周含烟的房间。哥哥看望妹妹,实属天经地义!而饭桌上又有周丞相和司马枫在场,司马逸就算心有不甘,也无法阻止。

    “烟儿!”推门而入,周陌引看到周含烟坐在桌前发呆,不知道想些什么,而莫颜正在给花浇水。

    周含烟抬头看到周陌引,连忙招呼他落座,“哥哥这么快就吃好了?莫颜,快去泡壶好茶来给舅爷消消食儿!”

    莫颜应了声退下,待屋内没有别人在时,周陌引突然凑上前一把拉住周含烟。

    “烟儿,我带你离开京城吧!”他一本正色,说的很是突兀。

    周含烟直接错愕的张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