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喜欢你了

    莫颜看到周含烟哭的伤心绝望,心下一酸也跟着哭了。

    虽然她不懂做母亲是什么样的感觉,可是自己的孩子就那样突然的去了,想来哪个做母亲的都会承受不住。她跟在周含烟身边,没人比她更清楚周含烟多爱这个未出世的孩子!

    她轻拍周含烟的后背,声音酸楚的安慰道:“主子,您不要再伤心了,莫颜看到主子哭,也想跟着哭。一直以来,在奴婢眼中您是最坚强的人,没有什么事情能打倒您。”

    周含烟“嗯”了声,轻声应道:“我没事,我是周坚强,你不必担心我。就像你说的,我心里很压抑,想要痛哭一场。哭过了就会好起来的,毕竟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的是吧?”

    周含烟不是那种心态消极的女人,所以她不会因为发生什么事情了便幽怨成疾,郁郁寡欢。失去这个她很爱的孩子,她确实很伤心。可是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就算她哭瞎了双眼,孩子也回不来。

    她清楚的知道着这个道理,但是忍不住心下酸楚疼痛,所以她现在需要发泄,需要大哭一场来宣泄自己心底的酸涩凄楚!她坚信,哭过了痛过了,她还是她,甚至会更坚强!

    莫颜听到这样这样说,忙频频点头,“是啊!主子能这样想,奴婢很欣慰。主子还这样年轻,太子爷对您又那么上心,你们还会有孩子的。您知道吗?您昏迷这三天三夜,总是惊声尖叫,是太子爷守在床头不眠不休的照顾您。刚刚太子爷离开时,您都没看到,他走路都摇摇晃晃的,明显体力透支了!”

    “......”周含烟眸子紧了紧,心底一颤。“我昏迷了三天......三夜?这期间,都是他在旁照顾着?”

    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司马逸那样的人,会照顾自己三天三夜吗?无论是她周含烟也好,那个毙了的孩子也罢,她们都是司马逸登上权力巅峰的一枚棋子罢了。他会对一枚棋子这样上心?

    就听莫颜哽咽着应声道:“原本奴婢想要照顾主子的,可是太子爷过来看您的时候,您刚巧做噩梦,然后抓到太子爷的手才安静下来。后来太子爷便坚持要守在您身边,说什么也不肯走了。这一守,便是三天三夜。”

    竟是这样?周含烟再次躺在床上后,闭上眼耳畔回荡的全是莫颜说的那番话。

    可是,当脑海中闪现除夕之夜在广渠门发生的事情时,周含烟的心莫名的触痛,而后酸涩,最后泪水在一次流了下来。

    她失去了孩子,身体和心理双重的痛楚。可是清楚的记得那夜周陌引抱起她朝太医院奔去时,司马逸......却被周小柔抱住腰身,站在台阶之上无动于衷!

    理不清某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她只知道,那一刻她见识到了自己是多么的悲哀。她名义上的丈夫,孩子的父亲啊,竟然不管不顾她们母子的安危。她一直以为,司马逸是爱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的。可是,结果呢?

    翻来覆去睡不着,莫颜已经被她打发出去了。周含烟坐起身,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最后叹了口气,披了件棉衣步下地,站在关着的窗口看那一盆开的娇艳的杜鹃花。

    司马逸在书房小睡了将近一个时辰,醒来后便去了厨房,命厨娘热了一碗清粥,煮了一些虾子端到周含烟房中。

    开了门,司马逸不无意外的看到周含烟披着棉衣站在窗口发呆。他关上门,急急忙忙将饭菜放在桌上,然后走到窗边将周含烟拦腰抱了起来。

    “唔!”周含烟脑子乱糟糟的,此刻突然被腾空抱起来,惊了一跳。

    再反应过来时,司马逸已经抱着她坐到床上。

    “你怎么能下床呢?还站到窗口去了,那边有风会扫进来,你哪里承受得了?”司马逸一边斥责她,一边伸手去脱她的鞋子。

    指尖滑过周含烟滑嫩莹白的玉足,那慑人的冰冷令司马逸蹙紧眉头。她的小脚儿真的很冰,很凉,就像是......死人的冰足似的!

    “烟儿!”他有些恼火,却无法对满脸悲戚的周含烟发怒嚷她。她刚刚失去孩子,心里已经难受死了,他哪里还能说别的去填她的堵?

    无奈的轻叹了口气,司马逸伸出温暖的大掌紧紧包裹住周含烟冰冷的双足。可是不行,那双玉足还是很冰!没有得到任何缓解。

    司马逸拧着眉,放下那双小脚儿,然后解开自己的腰带,将长衫褪下,掀起里面的棉袄和内衫,而后又伸过手来,将周含烟那双冷冰冰的小脚儿塞到小腹上去。

    “呃!”周含烟冰冷的小脚儿触碰到司马逸温热结实的小腹,整个人剧烈的打了个激灵。司马逸这是......在做什么啊?

    “你......你做什么呀?”周含烟惶恐的想要将脚缩回去。

    司马逸按着她的脚腕,根本不给她缩回去的机会,“别乱动,我帮你暖暖!”

    周含烟讪讪的扯扯唇角,“那个......我放进被子里暖和暖和就可以了!”

    哪有这样子给取暖的?这也太猛太暧昧了,她可接受不了!

    司马逸伸手,在周含烟脑门儿戳了一下,“瞧你,难道还怕我把你吃掉不成?老实点儿,我就只是给你暖和暖和。你要是不愿意,以后别在到窗口站着了知道么?”

    周含烟抿抿唇,轻点头。

    一阵沉默,气氛有些尴尬。毕竟,周含烟的双脚光溜溜的放置在司马逸炙热的小腹处,而两个人又是面对面的姿势。周含烟明显能感觉到司马逸目光火辣的看着她,看的她浑身不舒服,看的她呼吸都很困难。

    这样的沉默,被司马逸突兀的开口说话声打破。

    “烟儿,你心里是否怪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司马逸知道他不该问这样愚蠢的问题的,也不该提及孩子的。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