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七十九章周含烟装怂

    莫颜发现最近几日自家主子周含烟与太子爷的侧妃闫初夏似乎很投缘,很聊的来。

    每日请安后,周含烟都会留下闫初夏,与之聊上几句。一开始莫颜也没觉得奇怪,可是见到两个人越聊越亲近,有时还避开她小声说什么,心中总是觉得怪怪的。

    这日,周含烟拉着闫初夏坐在床边,将枕头边一个看起来很华丽的锦盒塞到闫初夏手中。

    “妹妹,这里面是几块翡翠,本宫觉得颜色挺适合你的,你拿回去戴吧!”周含烟说这话时,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是在暗暗交流什么。

    闫初夏接收到周含烟的眼神示意,忙紧紧抱住那锦盒,笑着应道:“那妹妹就不客气了,谢谢姐姐!”

    周含烟笑的春光灿烂,“谢什么,都是一家人嘛!这翡翠虽不值钱,但是一次不能多戴,不然可就不好看了哦,妹妹可要谨记!”

    闫初夏连连点头,“嗯嗯,妹妹记下了,姐姐放心吧!”

    周含烟满意的眯起眼睛,嘴角满是奸诈的笑意。这之后,闫初夏便乐颠颠儿的抱着锦盒退下了。

    莫颜看到闫初夏拿了周含烟送的东西,忍不住撇起嘴来,“主子,您很喜欢闫侧妃吗?干嘛对她那么好,还给她东西?”

    “哦,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玩意儿,不稀罕了放着怪浪费的,就给她了!”周含烟回答的有板有眼,只是眼底闪过一丝狡黠之色,让人摸不到头脑。

    她对闫初夏确实好,但是好的是有原因的!

    司马逸这几日午后都出府,名曰与大臣议事。每日未时前出去,申时后归来与周含烟一起用晚膳。

    这会儿,两人正吃的香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和报备声,“太子殿下,西苑的闫侧妃受了风寒,有些高烧!”

    司马逸听到,不急不躁的将口中的菜吞入腹中,而后才冷声回道:“那就请个郎中去瞧瞧!”

    周含烟翻翻白眼儿,立刻催促道:“你还是去看看吧,风寒高烧可大可小,有时候烧大发了会死人的。哎呀,你别吃了,赶紧过去看看吧!”

    说完伸手就推司马逸,司马逸无奈,只得起身。

    待司马逸离开房间后,周含烟掩着嘴嘿嘿笑了起来。莫颜在一旁看到蹙紧眉头,直接无语。人家主子都是巴不得爷在身边陪着,她的主子可好,偏生要把爷朝外推,新鲜!

    这夜,司马逸没有回房间睡。莫颜左等右等也不见太子爷归来,禁不住急得直跳脚。

    “主子,要不要唤个奴才到西苑看看去,这太子爷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

    周含烟一脸淡然的表情,唇角满是笑意,“莫颜,谁规定了太子爷一定要在本宫房中过夜的么?”

    莫颜一听这话,更急了,“可是......”

    周含烟打断她的话,“没有可是,太子爷血气方刚,一直跟本宫这孕妇睡在一起怎么成呢?行了,你回房睡吧,本宫一会儿也要歇了。”

    莫颜“哦”了声,恭身退了出去。

    周含烟将门落了栓,脱去厚重的棉衣,着贴身薄衫长裤躺在床上。许是习惯了裸睡,亦或是没有了那温暖的怀抱,周含烟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床幔外烛光摇曳,周含烟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脑海里会想到许多事情。想到以后司马逸当上皇帝,她该去哪里。也想到自己会生下男孩还是女孩,是像自己多一点还是像司马逸多一点。想着想着,便想到了周陌引。

    想到那个男人在苦寒的漠北,不知道如何了。对于周陌引,她说不出现在存有怎样的心思。爱?应该是没有了的。恨?那是更没有过的。若一定要说出点情绪,应该是怨,怨他的逃避,怨他的离去,却也同时心疼着那个曾经对她一往情深的单纯男人。

    他与自己不一样,他定是难以轻易走出感情的漩涡,更不会想自己这般说放下了便放下了的!

    “哎!”轻轻叹了口气,周含烟闭上眼睛,蜷缩成一个团儿。

    一个人睡,很冷,一双小脚儿冰凉冰凉的!

    “砰!”正在周含烟闭着眼睛假寐时,门突然被撞了开,声音之大,吓了周含烟一跳。

    “谁?”周含烟坐起身,一把掀开了床幔。

    借着摇曳的烛光,周含烟看到门口处站着的男人。他双目大大的圆睁着,愤恨的瞪视着周含烟,一双拳头攥的紧紧的。

    是司马逸!

    周含烟眨眨眼,确实是司马逸没错。可是他怎么会回来了呢?他不是应该在闫初夏的......床上么?

    “太子爷,您回来了?”莫颜听到声响,顾不得穿好外衣就奔了出来,再看到周含烟房间门口站着的司马逸后,欣喜的唤出声来。

    她就知道,太子爷心中只对太子妃一个人好!

    司马逸像是没听到莫颜的话一样,他走进房间,一步步朝床榻走去。每走近一步,脸上的怒焰就迸发的猛烈一些。

    周含烟不自觉的吞吞口水,轻声问道:“你......你怎么回来了?”

    司马逸听到周含烟这样问,猛地凑到床边,双臂撑在被子上,将周含烟圈住。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周含烟,眼神似乎在喷火。

    “周含烟,你好样的!你竟敢伙同闫初夏设计我,你就这么想让我上别的女人的床?你就这么想让别的女人怀上我的孩子?你当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