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六十一章决绝的打发司马昊

    送走了司马枫,周丞相陷入沉沉的思虑中。

    司马枫实力雄厚,登基称帝自是最可能的赢家。他不计较周含烟未婚失贞,愿娶其为正妃,这是好事。而且,这样一来周小柔也可以得偿所愿,嫁给司马逸为正妃,看起来也是好事。

    可偏偏,这一次看起来是好事,周丞相却迟迟无法下定决心应下这好事!只因为,周含烟是一个至情至性的女子,与他,与他的原配妻子姚沁雨一样,是敢爱敢恨的女子。

    他竟不愿逼迫周含烟嫁人,亦或是嫁给她不喜欢的人!

    “爹,宁王来做甚?”周含烟款款走进大厅。

    刚刚睡醒推开窗子透风儿,却见宁王司马枫的身影优雅离去。心下狐疑,周含烟便来问个究竟。

    周丞相听到周含烟唤他‘爹’,心下难免激动,忙招呼周含烟到他身旁落座。

    想了又想,周丞相决定将司马枫来府上的目地说与周含烟听。

    周含烟听完,心下冷笑。这司马枫算盘打的真精妙,白日做梦也没他这样做的吧?

    抬头看向周丞相,周含烟询问道:“那爹爹决定应下宁王的请求了?”

    如果是这样,她不介意端掉丞相府,闹的鸡飞狗跳在所不惜。

    然而,出乎意料,周丞相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哎,为人父母者,哪个会明知道前面有火坑还让女儿跳的?当初将小柔嫁与宁王,实属情势所逼。三王鼎立,小柔未嫁人已遭到七次毒手,我若不将她嫁给实力强悍的宁王,她小命早就休矣!”

    周含烟听到这话,立刻聪慧的理解了周丞相的用意。合着他知道周小柔与司马逸两情相悦,司马逸不会对周小柔动杀机,所以才将周小柔嫁给了实力强悍的宁王。如此一来,一个半吊子司马昊,也就不足畏惧了!

    果真是好计策!无论司马枫和司马逸谁称帝,周小柔日后都是荣华富贵的大好生活。可惜,被她这凭空冒出来的真正涅槃火凤打乱了全盘计划,呃.....

    周丞相见周含烟没吭声,便自顾自的又说道:“烟儿,爹多希望你不是涅槃火凤之命。那样你就不会背负太多沉重的枷锁,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哪怕找不到心仪的人,爹养你一辈子都不成问题的。可你偏生是个多灾多难的命数,你倒是说说看,此事你有何想法?爹遵从你个人的意愿!”

    周含烟抿唇,轻笑道:“若爹爹当真遵从女儿的想法,那宁王那边,爹爹就吊着,不给他答复。至于别的就顺其自然,听天由命吧!”

    唇角蓄满意味深长的笑意,周含烟的眼中迸发着异样的光芒。呵,听天由命?那是别人!她周含烟绝不听天由命,她的命由她不由天。

    “老爷,大小姐,瑞王爷和瑞王妃前来探望大小姐!”父女二人正聊着司马枫的事情,管家走进来,恭敬报备出声。

    周含烟看了眼周丞相,微微一笑,“爹,女儿去招待一下!”

    周丞相点头,“去吧!”

    凉亭内,司马敖夫妇与周含烟对坐石桌前。品着凉茶,吃着小点心,闲聊着有的没的。

    司马敖是将周含烟当做亲妹子了,一时一刻看不到怪想的。尤其出了周陌引和涅槃火凤这两档子事儿,更是惦记的很!

    眼看周含烟情绪已然平复许多,状态也还不错,两个人却还是紧张兮兮的。他们知道,周含烟并不愿刻意在人前展现自己脆弱的一面!

    “妹子,别怪哥多管闲事。说真的,关于以后的事儿,你心底没做个打算么?”司马敖这话指的是周含烟以后嫁给三位哥哥中的哪位。

    既然必须嫁一个,自然要筛选一下的!

    周含烟饮了一口香茶,笑道:“这并不应该是我惆怅的事情,倒是那三位王爷该打算的。哥该知道,嫁给谁都一样,于我而言结果都是相同的!”

    “不一样!不一样的!”司马敖夫妇齐齐呼喊出声。

    周含烟扑哧笑出声了,“呵呵,瞧你们两口子激动的,怎么就不一样啦?”

    司马敖率先解释道:“当然不一样!首先,我三个淫逸风流,此人不能嫁!”

    周含烟点头,“好啊,那就将他踢出去!”

    毕如萱又说:“司马枫为人毒辣,此人也不能嫁!”

    周含烟又点头,“好啊,那就将他也踢出去。然后呢?七王爷与我有鞭笞之仇,又有强欢之恨,他更是禽兽一枚嫁不得。不如......我嫁给小十三?”

    “噗!”

    “噗!”

    司马敖与毕如萱齐齐喷了!

    就听毕如萱拉着周含烟的手,苦口婆心劝解道:“含烟啊,有些话当嫂嫂的我本不该说,可是事到如今,形势所迫,也就没什么说不得的了。”

    周含烟点头,“嗯,嫂嫂但说无妨!”

    毕如萱抿抿唇,轻声说道:“含烟,三位王爷你肯定是要嫁一个的。但是与其嫁给三哥和四咯,真的不如嫁给七哥。毕竟,你们有过夫妻之实,而且七哥心里有你!”

    “呵!”周含烟直接笑出声,真不知道毕如萱从哪里看出司马逸心里有她的。

    毕如萱见周含烟这副反应,小脸儿垮了下去,“含烟,你怎么不信我说的话呢?我跟你说,女人的直觉很准的。而且你现在是当局者迷,完全辨不清方向,所以才觉得我说的不靠谱儿。但是我说的可是事实,是事实!”

    周含烟连连点头,“好好好,嫂嫂说的是事实,可以了吧?嗯,我记住了,我会好好考虑考虑的。”

    毕如萱听到周含烟这样说,这才满意的停止狂轰滥炸。

    三个人继续品茶,聊起了司马敖的生意。

    正聊的欢畅,忽听有人惊呼道:“呀,四弟和九弟也在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