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四十三章对他有感觉

    昏暗的烛光下,周陌引一身月牙白长袍。长发束于脑后,有零星的几缕散落在额前。

    那一张温润如谪仙般的俊颜,菱角分明的五官,微微轻佻的双唇.....

    “含烟!”周陌引开口,打断了周含烟肆无忌惮的窥视。

    周含烟轻咳了两声,尴尬的笑笑,“呵呵,周......周将军,这大晚上的,你怎么来啦?”

    其实是想问,大黑夜的你丫竟然胆敢闯进我的闺房,你想干神马?当然,这问题还是烂在肚子里,绝不能问出来的。

    周陌引温润一笑,像是要将屋内的所有光亮都媲美下去似的。

    他轻声说:“含烟,我知道这样贸贸然进了你的闺房不合礼数。”

    周含烟连连点头,然后摇头。“没有没有,我们是朋友,你想进便进!”

    其实她想说,知道不合礼数你丫还进,啊啊啊?

    周陌引上前几步,周含烟立刻后退,警惕地问道:“周将军,这么晚你找我有事儿?”

    周陌引点头,目光如炬般看着周含烟,“刚刚你跟王爷、王妃之间的谈话我都听到了!”

    “呃?哦,然后呢?”周含烟摸摸鼻子,总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周陌引继续说道:“含烟,九王爷说的,便是我要对你说的。我是真的想要与你在一起,照顾你,关心你,守候你。”

    周含烟下巴跌在地上,“周将军,你......你并不了解我。我这人你知道的,我不是未央皇朝的人,我跟你们这里的女子不一样。”

    周陌引点头,“我知道你不是我们这边的人,也知道你跟这里的女子不一样。”

    周含烟咬唇,又说:“我嚣张跋扈,我没礼貌,为人粗俗不堪,说话大声,我还很小气,很贪婪!”<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周陌引摇头,“才不是!你那是直爽,豁达,随性,有些小聪明,会持家过日子!”

    “噗!”周含烟喷了。合着她的缺点到周陌引这块儿全成优点了!

    她踌躇着,说不出下文。好尴尬啊好尴尬!这周陌引平时看着温润有礼,却未想到说起话来这么直接啊?

    周陌引见周含烟垂着头不语,便又上前,双手按住了周含烟的双肩。“含烟,你有喜欢的人了?”

    周含烟对上周陌引温润的眸子,摇头,“没有!”

    曾经有.....

    周陌引又问:“你讨厌我?”

    周含烟更摇头,“不讨厌,周将军人很好,我喜欢还来不及呢!”

    周陌引点头,“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给我,给你自己,给我们两个人一个机会呢?”

    周含烟:“......”

    很好,挖了个坑等她跳呢!瞧瞧,她没喜欢的人,又不讨厌周陌引,为什么不能给人家一个机会呢?这问题问的多有水平儿?

    低头,周含烟伸出两根手指,互相戳啊戳啊,“这个......那个......”

    “没有这个那个!”周陌引有些激动了,伸手竟是扣住了周含烟戳啊戳的小手儿。

    两个人距离近了,周含烟才嗅到周陌引身上有淡淡的酒香。好嘛!这家伙是被酒壮了怂胆哈?

    就听周陌引一本正经的说:“含烟,你永远停在原地,是等不到幸福的。你要勇敢地迈出一步,才能抓住幸福。我们......试着在一起,试着相处一段时间,可以吗?”

    周含烟暗暗倒抽气,难道军人都是这样直来直去的吗?

    “含烟,可以吗?”周陌引见周含烟不回答,又追问出声。

    周含烟咬着唇,眼珠子叽噜咕噜转啊转的。切,交往看看而已,她怕神马?又不是要她的小命儿。

    抬头,看向周陌引期待的目光,周含烟抿唇回道:“好,我答应与你试着交往看看。如果在此期间你受不了我的粗俗就直说,不要怕伤我自尊心。”

    周陌引欣喜若狂的险些将周含烟整个人抱起来,他频频点头,像个得到糖果的孩子。

    他郑重的对周含烟宣誓道:“含烟,你放心,我不会伤到你,永远都不会!”

    望着周陌引一脸严肃的表情,周含烟笑的有些牵强,永远吗?呵,谁能知道永远有多远?

    这个夜晚,周陌引离开后,周含烟毫无疑问的失眠了。

    翌日,周含烟顶着两个大黑眼圈起床锻炼身体。

    司马敖下早朝回来后,周陌引不无意外的也跟了来。

    乍见到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的周陌引,周含烟脸颊微红,有些尴尬。从今天开始,她和周陌引......可就要以男女朋友的关系相处了呢!

    “含烟!”周陌引面含温润笑容,看向周含烟的目光比以前暧昧了些,欣喜了些,也大胆了些。

    周含烟点头,应道:“周将军!”

    周陌引眉头一紧,伸手刮蹭了周含烟的鼻尖儿一下,“还叫我周将军?”

    周含烟浑身一激灵,受不了周陌引突然的亲密触碰。

    她吞吞口水,生硬的唤道:“陌引!”

    这样该没错了吧?

    周陌引这才满意的点头,拉着周含烟坐在桌前。

    两个人依然探讨着歌词和乐谱的事情,倒与平时无异,周含烟渐渐的也就不觉得尴尬,话也多了起来。

    乐谱的事情有了些眉目后,周含烟开始教导舞姬们跳舞。

    在现代,周含烟原本是想做一个舞蹈家的。她身体柔软度高,身材也不错,学舞蹈的成绩都不错。可惜,在那个处处都是‘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