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四十二章周陌引倾心周含烟

    下早朝后,司马敖与周陌引如往昔那般同坐一台轿辇。

    路上,司马敖主动提及了周含烟穿越到未央皇朝的那段往事。

    周陌引听闻周含烟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是司马枫派到景王府的细作,先是一愣。待听到那身体的原主人设计司马逸欢好,已非完璧之身后,脸色僵硬了些。

    后来,他更是听到周含烟代替了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呆在景王府,成为司马逸的侍寝丫鬟。并且,知晓了司马逸将周含烟毒打一顿驱逐出府的事情。当然,考虑到周陌引与周小柔的关系,司马敖并未提及这件事与周小柔有关!

    侍寝丫鬟?这个词儿,就像是一把大锤子,重重的砸在周陌引的心房,令他呼吸都好困难。

    那个令他多看一眼都觉得是亵渎了的女子,竟有着这样的过往吗?她......她还被司马逸毒打过?

    一时间,周陌引脸色骤变,神态异样。

    司马敖看到周陌引这般反应,只当是他承受不了现实。说起来也是,在这封建的古代,哪个男人能接受这样的现实?就算是当真对一个女人动了情,听闻这样的事实,也肯定会当退堂鼓的!

    轻拍了拍周陌引的肩头,司马敖叹气道:“本王这妹子是个命苦的女子,她非我未央皇朝子民,性格直爽豁达,说话直接不懂得圆滑世故。像她这样的人,并不适合富贵的宅门生活。我这做哥哥的,只想她有朝一日能找到一个真心待她,不在乎她这段过去的男人。哪怕对方家世贫苦点儿,也都无所谓的!”

    这番话说的很隐晦,是在间接的告诉周陌引趁早抽身。不能给与周含烟幸福的男人,或是家中不能接受周含烟身份的,司马敖也不肯让周含烟嫁过去受苦的。犹记得曾几何时,周含烟那番‘绝不为妾’的豪言壮语,可还依稀萦绕耳畔呢!

    周陌引久久不语,心中百感交集。他承认,一下子听到这么多关于周含烟不堪的过去,他有些消化不来。但是,他绝对没有嫌弃周含烟的意思。他只是,心疼她,心疼那个来自异世的孤魂女子。

    想她一个女儿家,凭空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连个说知心话的知己都没有。她一来,就因为自己灵魂附体的原主人留下的烂摊子倒霉,过着苦难的生活,还被逼为侍寝丫鬟。

    她,心中一定是积压了很多苦楚的吧?

    心思神游太虚之时,司马敖拍了他一下,“陌引兄,本王说的话,你可听进心里去了?”

    周陌引回过神,郑重点头,“听到了,都听到了!”

    司马敖满意地点点头,询问道:“那你在哪里下轿?”<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周陌引满脸狐疑,“下轿?为何下轿?我还要到王爷府上与含烟谱曲儿啊?”

    司马敖满脸黑线,“陌引兄,你确定你听到本王刚刚说的那番话了吗?还是说本王表达的太隐晦了?本王想说的是含烟不适合你,你能听懂的吧?”

    周陌引点头,又摇头,然后又点头,“我听得懂,但是王爷,含烟适不适合我,我比王爷更加清楚。既然王爷心细如尘,看出我对含烟动了情,我便不瞒王爷什么了。我确实爱慕含烟,很想与她在一起,想听她柔柔的说话,或是没形象的爆笑。想听她唱歌,看她教导舞姬跳舞。”

    司马敖张张唇,半晌才挤出一句话,“可是含烟不适合你,她未婚失贞,她身份卑微,而且她誓不为妾。这些,都是你们在一起的障碍!”

    周陌引深呼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可是,我爱慕她,我愿为了她跨越那些障碍。她婚前失贞非所愿,被逼为侍寝丫鬟实属无奈。如果可以,我想做守候在她身边的那个人,给她关爱,给她温暖。至于门第之见,王爷不必忧心。前几年行了成人礼时,我便与父亲说起过,绝不任由父母包办婚姻。若强行威逼,我便去边关娶个乡野村姑,永不回来!”

    顿了顿,周陌引继续补充道:“我爹和我娘有想过给我找门当户对的女子结姻,都被我拒绝了。我一去边关漠北就是一年半载,我爹我娘早就妥协,只说无论我娶什么女子,都无碍的,只要是这京城中人便好。最起码成了家,不会当真在那漠北的苦寒之地!”

    听到周陌引这番话,司马敖哑然,冲他竖起大拇指。“陌引兄,你真是好样儿的。合着本王以为你去边关是保家卫国,平定部落侵犯的,没想到你竟是去躲避姻亲的?”

    周陌引惭愧的笑了笑,“是啊!我总觉得,一个人只有一颗心,是装不下许多女子的。我不愿负了别人的情,也不愿伤害谁。所以我只盼像王爷这般,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对象,两人为伴,心中只装着彼此,眼中只看着彼此。如此,便足矣!在那个王爷将我邀到王府下棋的日子,在那个含烟欣喜的抱住我大呼神仙的日子,我......便将自己的一颗心遗失在了王府里。确切的说,是遗失在了瑞亲王府内那个叫做周含烟的女子身上!王爷,可懂我的心意?”

    司马敖沉默了,却是重重的点着头。如此说来,周陌引对含烟当真是痴情一片,此志不渝了!

    心中莫名的激动,狂喜,为周含烟能遇到周陌引这样一个开明豁达的男人高兴着。他想,如若周含烟能接受周陌引,与他在一起,也未尝不是一段大好的姻缘。相信周陌引断不会亏待了周含烟的!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