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二十八章爱他,心疼他

    新的一天开始了,周含烟醒来时,司马逸仍然一如既往的不在身边。

    即使昨夜他喝了酒,即使昨夜他们从屏风后做到桌子上,最后辗转到床榻上,他依然能在上早朝时醒来,然后离开!

    身体仍是碾压过似的酸痛感,掀了被子,上面烙印着令人脸红的吻痕。可是,这又如何呢?

    若是前一天,周含烟定是会羞的满脸通红,然后在心底怒斥司马逸是色狼,再然后心底升腾起甜如蜜似的幸福感吧?

    但现在.....

    除了心痛,还有矛盾夹杂其中!

    蒙上被子,周含烟开始了认真的思考。她要好好的斟酌一下自己对司马逸的感情,以及自己未来的路程!

    很久很久之后,周含烟得出最后的结论——她爱司马逸,心疼司马逸。因为爱了,心疼了,所以她愿意妥协,愿意放下身段去充当一个替身的角色留在司马逸的身边。就算是无名无分又如何?就算是替身又如何?

    她是一个现代来的新新女性,她不能给穿越人士丢脸。人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司马逸现在失去挚爱,感情极其脆弱,她拿出袁湘琴那小强的精神,努力对他好,疼他爱他关心他。相信假以时日,司马逸一定会从痛失挚爱的阴影中走出来的!

    她不求自己能像广大穿越人士那么好运,能得到男主独一无二的宠爱,只要司马逸有朝一日看到她的好,感觉到她的真心,接纳她的感情,这样就足够了!

    心中有了这番想法,周含烟紧紧握住粉拳,暗暗给自己加油打气,“周含烟,加油,你可以的!”

    因为爱上司马逸,心疼司马逸的遭遇,周含烟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原则!她忘记了,她曾经也是一个幻想着被人追,被人捧在手心疼爱,然后嫁给一个只爱她,眼中心中只有她的男人!

    司马逸从宫中回府,迎接他的是周含烟灿烂的笑颜。

    “王爷,你回来啦?”她冲他笑,笑的很真诚。

    司马逸点点头,随即问道:“你吃了吗?”

    周含烟摇头,“没有呢,我想等王爷回来一起吃!”<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司马逸心下一愣,说不出什么滋味儿。

    他府上的女人,何时等他下早朝用膳了?记忆中,林素也好,闫初夏也罢,甚至是最喜欢缠着他的水玲珑,都不曾等待他一起用早膳。因为,他每每下早朝归来,都已经临近中午,哪里是吃早膳呢?

    心底卷起一丝涟漪,司马逸冲周含烟扬扬唇角,“走,回房,我们一起吃!”

    周含烟重重点头,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圆桌前,因为司马逸与周含烟一起吃,所以菜肴从原本的八个增加成十八个,汤也增加成四道。

    周含烟一边吃菜,一边观察着司马逸夹什么菜。她想知道司马逸喜欢吃什么!喜欢一个人,就该细心的去了解他的日常生活习惯和饮食爱好。

    司马逸感受到周含烟总是在看他,就停住夹菜的手,“你怎么不吃啊?菜不合胃口吗?”

    周含烟摇摇头,却是抿着唇站起身,将圆桌另一端的竹笋炒肉丝端到了司马逸的面前。再然后,她将糖醋排骨,爆炒鸡丁,红烧鲤鱼分别端到司马逸的面前。

    司马逸望着自己面前那几道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微愣了一下。从来无人知晓他喜欢吃什么,因为每顿都十几道菜,鸡鸭鱼肉应有尽有,所以厨子料想着总有几道是合他胃口的。

    他已经习惯了在十几道菜肴当中夹选自己喜欢吃的菜,也并未觉得这样有何不妥之处。但现在,此时此刻,看着周含烟这么犀利的将他爱吃的菜肴全都调换位置,摆在他的面前,他突然心口涌起一抹怪异的感觉。

    那种被人刻意放在心上去在乎的感觉,几乎占据了他整个胸腔!

    “王爷,其实你不一定非要局限在这几道菜肴身上。这鱼有鱼的鲜美之处,虾也有虾的营养之处啊!”周含烟坐下后,伸手拿了只大虾,三两下去头剥皮,然后放在司马逸的碗中,“王爷,尝尝看嘛!虾很补身子的。”

    司马逸望着碗中剥了皮的虾肉,并未深刻地去回味周含烟意有所指的话包含着怎样的深意。

    其实,周含烟想说的话是,鱼和虾是这个道理,人也是这个道理。她是在变相的告诉司马逸,不要因为失去一个女人而伤心欲绝。总有另一个女人,也许比原本那个女人还适合他的!

    饭后,司马逸在书房看书时,周含烟亲手给他做了冰点果昔品尝。

    当司马逸略带欣喜的询问周含烟这是怎么做的时,周含烟喜上眉梢,很耐心的告诉司马逸怎么做,甚至拉着他在桌前,然后亲手教导他,让他享受自己动手的快乐。

    “来,你尝尝本王做的与你相比,可会觉得逊色?”当司马逸亲手做出一份冰点果昔后,献宝似的捧到周含烟面前让她品尝,发表尝后感。

    周含烟轻启唇瓣,将司马逸舀起的冰点含在口中细细品尝,然后很认真的评价道:“冰糖还可以多放些,奶酪少放些。奶味太浓会觉得腻,其他的都还好!”

    闻言,司马逸忙自己舀了一口含在口中品味。“嗯,奶味儿果然浓了,没你做的好吃!”

    司马逸喂周含烟吃东西,并且自己又用那勺子继续吃的一幕,被窗外站着的水玲珑看了个真真切切。

    她咬着唇,愤愤朝书房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