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二十六章她是别人的影子

    云来客栈

    司马逸一身便装走进去,刚进门就看到周小柔的贴身婢女红袖站在楼梯口。

    脚步款款的走到楼梯口,尾随着红袖一路上二楼,然后上三楼,最后在尽头的天字雅间前,红袖顿住脚步,恭敬地退了下去。

    司马逸扬手,想要去敲那紧闭的房门。谁料,一抬手,那门却开了。

    只见周小柔双目泛红站在门内,楚楚可人,似委屈,似幽怨,似欢喜,又似欣慰!

    “逸!”她将司马逸拉进房内,关了门,整个人扑进司马逸怀中。

    然后,哽咽抽泣出声!

    “呜呜呜,逸,我不再是我了,我再也不是那个冰清玉洁的我了。”她紧紧的抱着司马逸,哭的肝肠寸断。

    司马逸紧紧搂住周小柔,心中沉痛,纠结极了。“小柔,别哭,别这样!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干净的,不要哭!”

    他的女人,他心爱的女人,却为了助他一臂之力,失了清白之身,跟一个不爱的男人上了床!他心中怎会好受?

    疼惜的捧起周小柔的脸颊,在她额头印下一吻,而后是眼睛,鼻子,最后停驻在那柔软的唇瓣上,温柔怜爱的将长舌探入进去,勾着她的小舌一起起舞。

    他能感觉到周小柔浑身在颤抖,喉间在哽咽着。他只能加深这个吻,用自己的热情化解周小柔疼痛的心。

    渐渐地,周小柔开始进入状态,不在颤抖,也不在哭泣。她抬手,紧紧搂住司马逸的后颈,踮着小脚儿回应司马逸的热吻。

    司马逸的手,探上前想要扯去周小柔腰间的丝带。

    “唔,别!”周小柔慌乱的按住司马逸的手,焦急地摇头。

    司马逸狐疑的询问道:“小柔,怎么了?”<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难道今日约他前来不是因为这个吗?虽然昨夜他与周含烟彻夜笙歌,今晨自皇宫归府又欢爱了一场,有些不愿再做这种事情。可是眼见周小柔委屈,哭的伤心,他还是想用自己的身体安慰她,告诉她自己不会嫌弃她被人触碰过。

    他想身体力行的告诉周小柔,自己是爱她的,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自己都爱她。她在自己心中的分量,是永远无人能取代的!

    周小柔紧紧的按着司马逸的手,不让他的动作继续下去。她低垂着头,半晌才凄楚的开口,“今天不要!我的身上,还残存着他的印记。很脏,我不想用这样肮脏的身体面对你,我......”

    “傻瓜,我不介意的。因为是你,所以我只有疼惜,不会觉得脏你懂吗?”司马逸说这话时,手又开始去扯周小柔腰间的丝带。

    周小柔连忙躲避开去,坚定地拒绝出声,“逸,我不想做!我知道你不介意,可是我自己介意,我过不去自己心中这道坎儿。”

    紧紧抱着双臂,周小柔险些再次哭泣。

    司马逸沉沉的叹了口气,他知道周小柔为人高傲,有自己的想法,便不再强迫。

    他走上前,轻轻地按住周小柔的双肩,柔声说道:“小柔,没关系,我可以等,等你走出心中这道坎儿!我们的未来还很长,我们终究会在一起的。你要记着,我司马逸永远爱你,绝对不会嫌弃你。你不要觉得自己肮脏,你是干净的,是最干净的,明白吗?”

    周小柔抬头,一双红红的眼睛对上司马逸认真怜爱的深邃眸子,心底升腾起甜如蜜似的感觉。

    她紧紧抱住司马逸,唇畔扬起一抹幸福的微笑。是的,他们的未来还很长,他们一定会在一起的!一定会的!

    景王府里,周含烟送走了司马敖,心中美滋滋的,就差放俩鞭炮庆祝一下了。

    翡翠走进房内,就看到周含烟坐在桌前,支着下巴抿着唇傻笑,像是在做白日梦。

    事实上,周含烟真的在做白日梦。她梦到自己跟九王爷司马敖做生意发达了,她数银票数的手都软了,哈哈哈!

    “姑娘!姑娘?”翡翠走上前,伸手在周含烟眼前划拉一下。

    周含烟没反应。

    翡翠正欲再叫几声,就听“砰”的一声响,门被重重踢了开来。

    周含烟回过神,狐疑的循声朝门口看去。但见门口处赫然站着三个妙龄女子!

    那为首走在最前面的两个女人,周含烟不认识。俩人儿身后的女子,周含烟倒是认识。

    那妖娆的脸蛋儿,妩媚的眼神儿,除了司马逸的小妾水玲珑还能有谁啊?

    “两位姐姐,你们瞧瞧,王爷都将这狐媚子收到寝室来了,还八菜一汤当做妾室一般,这不是在打玲珑的脸吗?”水玲珑跳着脚,嗲嗲的声音夹杂着几分愤恼,在为首的两个女人面前告状。

    周含烟这下知道为首的两个女人是何身份了,水玲珑唤她们‘姐姐’,那这两个女子就是司马逸的侧妃林素和闫初夏了。

    深呼一口气,周含烟站起身。她只是一个奴婢,该行的礼是不能避免的。

    她不卑不亢的朝三个女子作揖,轻声问安:“奴婢见过两位娘娘,见过玲珑夫人!”

    在这王府内,侧妃该唤作娘娘,妾室可直呼名讳,后面加上夫人二字即可。这点规矩,周含烟很早就从容嬷嬷口中知晓了!

    她身后的翡翠见状,也效仿周含烟,一一对三个女子问好。

    水玲珑瞪视着周含烟,愤愤的嚷道:“两位姐姐,你们看啊,这个设计了王爷的贱婢,竟然迷惑王爷的心神,使王爷饶恕她的行为,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