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因子 作品

第二十一章做本王的侍寝丫鬟

    轿辇抬回景王府时,有小厮上前掀开轿帘。

    周含烟本打算自己走下轿辇的,可是司马逸却按住她的肩,将她整个人再次悬空抱了起来。

    “王爷,奴婢自己可以走的!”周含烟咬咬唇,脸颊火烧火燎的。

    幸好现在已经天色晦暗,不然她这副样子该多囧啊?

    司马逸没吱声儿,也没打算放下周含烟。他紧紧抱着周含烟踏出轿辇,而后大步朝温泉别馆走去。

    管家凑上前来,轻声询问道:“王爷,今晚......”

    “今晚本王不去后院儿了!”还没待管家问完话,司马逸便冷冷的打断他的话茬儿。

    温泉别馆内,热气萦绕。除了司马逸和周含烟,再无旁人!

    司马逸除去自己的衣物,连条亵裤都不曾留下,光着身子站在周含烟面前。

    周含烟涨红一张小脸儿,一双漂亮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脚尖,就怕一个不小心看到不该看的东东长针眼。她双手紧紧地揪着胸前那件属于司马逸的外衫,细看之下可发现,她已经紧张的才微微颤抖了。

    “抱着衣服做什么?”司马逸看到周含烟这副模样,有些不悦。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不识抬举的婢子!难道这婢子看不出自己是要与她洗鸳鸯浴吗?穿着衣裳怎么沐浴?

    伸手,司马逸直接劈手夺去周含烟身上遮羞的外衫,然后便准备动手去脱周含烟的衣物。

    “王爷,您......”周含烟绯红着一张脸,双手紧紧地揪着身上难以遮羞的破损衣物,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司马逸双手捧起周含烟精致的小脸儿,面色严肃极了。

    “刚刚,你说感谢本王今日救了你!”他突兀的开口,说出的话却风马牛不相及。<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周含烟抿抿唇,点头。她真的很感激司马逸今日救了她,这是事实!

    司马逸扬起唇角,轻声笑问道:“那,你准备如何答谢本王的救命之恩?”

    “我......奴婢......”周含烟咬着粉嫩的唇瓣,无语了。如何答谢?

    那种犹如雪中送炭,不,应该是在绝望中送来一抹曙光的感觉,令她感动至极,只觉得无以为报。她一个小小的卑贱婢子,也确实是无力报答!

    思考了好久,周含烟实话实说道:“王爷,奴婢......奴婢无以为报,日后定会好好照顾王爷,以此来报答王爷的救命之恩!”

    “不!你并非无以为报,你可以......”司马逸眸子闪烁着晶亮的光芒,而后补充道:“你可以用你的身体报答本王,做本王的侍寝丫鬟!”

    “......”闻言,周含烟赫然瞪大双目,如遭雷劈。侍寝......丫鬟?那不是,那不是连小妾都不如?没名没分,还要受人指指点点吗?

    有些赌气似的,周含烟倔强地摇头,“王爷,奴婢不能......”

    话还没说完,就被司马逸愤慨的打断了,“你不能也得能!本王于你有救命之恩,而你于本王却有陷害之恨。若不是你,今日成亲的人便是本王,娶得小柔的,也是本王。是你,是你令本王痛失所爱。留你性命用躯体偿还你对本王欠下的种种,你应该感恩!”

    冷冽坚定的声音,不容人抗拒的。这一刻,司马逸不再是那拯救周含烟脱离地狱的天神,反倒成了将周含烟打入地狱的阎罗王!

    周含烟呼吸一窒,不敢置信地看着突然阴冷下来的司马逸。

    然而,司马逸并不给她时间去消化那些话。他扬手,朝周含烟胸前一抓,肚兜整个飞扬在半空,划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后,坠落在地。

    “王爷,我......唔!”周含烟惊恐的捂住自己的胸口,刚想说些什么,唇瓣已经被死死地封住。

    司马逸粗鲁急切地扒掉她身上破碎的衣裳。没有了肚兜遮羞,周含烟直接上身全裸着暴露在空气中。

    那炙热滚烫的大掌,贪婪的覆在周含烟光滑的玉背上摩挲,游移。周含烟紧绷着身子,惶恐的只想逃避。

    司马逸一双炙热的大手灵巧的绕到周含烟身前,精准无比的抓住那一对儿高耸着的柔软。

    “呃!”周含烟轻吟一声,只觉得浑身像是过电般酥酥麻麻,每一根神经线都颤栗了一下。

    “呵,真是个敏感的小妖精!”司马逸似乎很满意周含烟的反应,他停止亲吻,轻声赞叹了一声。他的双手,更加肆无忌惮的在那柔软上抓捏出各种形状,极尽挑逗撩拨之能事。

    “唔!”周含烟摇头,想要抗拒这种奇怪的感觉。

    可是,司马逸却不容许她逃避。一手紧扣住周含烟的纤腰,不让她挣脱,另一只手直接去褪周含烟的亵裤。

    “王爷!”周含烟双手抗拒的推搡着司马逸赤果的胸膛,却在下一刻整个人被司马逸腾空抱起来,大步奔向温泉池。

    “噗通!”两个人齐齐摔进温泉池中,周含烟没防备,硬生生的呛了一口水。

    “咳咳,咳咳咳!”挣扎着站起身,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周含烟,做本王的侍寝丫鬟,做本王的女人!”司马逸阴冷着声音在周含烟耳畔要求出声,然后......铺天盖地的热吻,就那样席卷而来。

    周含烟连抗拒的余地都没有,便被司马逸纳入怀中,狠狠地吻上双唇,挣脱不得。

    她该挣扎的,她该反抗的,她更该狠狠地推开司马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