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做梦都能穿越

    疼!真特么的疼!全身上下像被拆了似的疼!

    周含烟睡觉的时候做了个梦,她估摸着,日有所思,所以才会夜有所梦!

    白天的时候,妈妈唠叨她二十六七岁的人了,该找个好男人嫁出去。周含烟含含糊糊的应下,一整天啥也没干,光顾着想男人了。

    这不,白天想了一天,晚上就梦到男人了吧?梦到男人还是小事儿呢,她竟然梦到自己跟男人激情的xx。

    话说,这个男人真叫一个勇猛。他在梦中破了周含烟的处子身,痛的周含烟想骂“娘”。男人双手狠狠地抓弄着她胸前的柔软,身下更是狠狠地戳动着。周含烟只觉得自己下面某处火辣辣地疼,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撕裂开来一样。

    她看言情小说的时候看到过,上面说女人第一次xx都是这样,火辣辣的痛,像被撕裂了一样的痛。可是她想说,她这是在做梦啊!做梦有必要这么真实吗?有必要这么痛的她浑身都发抖吗?

    心中暗暗思考的时候,身上的男人更加猛烈地冲刺起来。而他一律动起来,周含烟的下面就彻骨蚀心般的疼痛难忍。

    周含烟哪里承受过这样的痛楚,嚯的睁大眼睛,痛呼出声,“啊——”

    喊出口的话,却只有半个音符就戛然而止。周含烟的眼睛赫然瞪大,很大很大。

    只见入眼所见到的,是一个男人,一个光溜溜低垂着头的男人。看不清男人的五官长什么样子,唯独那张紧绷着的脸庞此刻红彤彤的像是要燃烧起来了似的。他似乎没听见周含烟的痛呼声,正专心致志的埋头苦“干”。

    他的呼吸很急促,脖颈处性感的喉结正止不住的滚动着。他的胸膛很宽,小腹很平坦,双臂很健硕.....

    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男人头发很长,长的离谱。这让原本短发利落的周含烟眼角微抽!

    更让她跌掉下巴的,是四周的所处环境。雕花木床,花龙戏凤的床幔,上好红木的衣柜......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古典!

    呃,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平时看穿越小说看多了,做梦都在穿越?

    周含烟艰难的吞吞口水,安慰自己一切都只是一场梦,闭上眼睛再睡一会儿就醒了,醒了这一切就会消失了。

    长发男子会消失不见,古色古香的环境也会消失不见!<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嗯嗯,都会消失不见的!

    紧闭双眼,周含烟开始默默祈祷艳梦快快结束,自己早早清醒。

    身上的男人呼吸更急促了,每喘息一口气,周含烟都能感觉到他呼吸出来的炙热气息。他双手更加死死地胡乱抓捏着周含烟胸前的柔软,像是要将那两团柔软抓碎似的。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更加勇猛的律动起来。每一次律动都直达最深处,重重的,狠狠的,像是要将周含烟的身体撞零碎了才肯罢休似的。

    可想而知,这样的撞击冲刺下所带来的痛楚多么的揪心。

    周含烟愤恼的瞪大双眼,痛声责骂起来:“你个杀千刀的死叉,你想疼死老娘啊?”

    特么的!她容易吗?做个艳梦都这么遭罪,呕血!

    这一声愤怒的呼喊声后,埋在周含烟身上卖力耕耘的长发男子终于抬起了他那高贵的头。

    哇靠!周含烟看到男子的面貌时,心下暗暗惊叹了声。这男人长的俊朗清明,鹰眉剑目,高鼻薄唇,倒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呢!

    想说,跟这样一个美男子在梦中xx,就算疼了点儿其实也值得了。反正也就是一个梦嘛!

    这样想,周含烟便咬了咬牙,决定坚持下去,让这个艳梦有始有终的做到自然醒为止。

    她目光贪婪地盯着面前的美男子,但见美男子脸色潮红,却阴霾的骇人。周含烟目光灼人的盯着他时,他也愤恨无比的回看着周含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