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飞 作品

61、怒火

    天枢居是小飞的住所,微微此刻也在里面,听到外面的禀告,小飞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秦可清。

    赤焰真气顿时升腾而起,直接冲入了秦可清的经脉,让她不禁痛呼了出来。

    “这是你干的?”小飞冰冷地质问道,他虽然不愿打女人,但如果逼到他禁忌,他自然也不会手软。

    “这里是红袖清城,所有东西都是我的,你觉得我有必要这么做吗?”秦可清反驳道,一副不屑的表情。

    “我坚信一句话,一切不合逻辑的必然有阴谋。从你关押我们,却不搭理我们开始,阴谋就开始了吧。”小飞说着便将真气直接封向对方的经脉。

    可是小飞却感到手上一阵滑腻,然后奇迹发生了。

    秦可清在这个瞬间,手腕变得如鳝鱼一般滑润,一下就摆脱了小飞的控制,即便是擒龙手和大无极功力也鞭长莫及。

    秦可清来到了古琴边,抱起古琴淡淡说道:“你就不去看看吗?天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

    深深望了秦可清一眼,小飞不说一句话便冲了下去。

    四楼天枢居内,一个中年女人正捧着胸口倒在血泊中,而屋子内一片狼藉,被撕碎的衣服到处都是。

    贺车堂赤膊着上身站在床榻边,而床榻内则是女子的哭泣声。

    这是小飞来到房间时见到的景象,而在房间外聚着不少女官,但可惜她们没人敢冲进去。

    另外一些人自然是几个看客,能上到四层的不是一般客人,但他们依然没选择插手。

    贺车堂狞笑着扑向床榻,但就在这时,房门再次被踢开了,然后一股炙热的气息几乎将他吞噬了。

    随即贺车堂感到自己被人举了起来,周身经脉如同被火烧一般。

    “你是什么人?可知道我是谁?”

    酒醒了一大半,而色心也被烧掉了,此刻在他心中只有惊骇莫名。

    要知道自己虽然不是顶尖高手,但也是身法超凡的一流高手,不然也无法轻易击败红袖清城的一个嬷嬷。

    可是这样的自己,竟然在那个不明人物手里,如蝼蚁一般弱小,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色中恶棍,该死!”小飞双目赤红,他首先看到的就是满地的衣服,以及那些斑斑血迹,而微微则缩在床榻角落,不知怎么样了。

    一种从未有过的愤怒升腾而起,让小飞几乎失去了全部理智。

    被举在空中的贺车堂拼命挣扎了起来,一把短匕首被其从靴子里取了出来,然后扎向了下方小飞的脑袋。

    可是随着匕首刺入,他的大腿却一阵剧痛,挣扎看去,只见匕首竟然刺入了自己的大腿,汩汩鲜血流淌了出来。

    小飞一把将其扔在墙壁上,力量之大将整个墙壁都砸得凹陷了进去。

    口中吐着鲜血,贺车堂拼命往外面爬了过去,此刻他也顾不上什么高手风范了,只要离开这个恐怖的男人越远越好。

    此刻小飞来到了床榻边,看到微微此刻裹着被子躺在床上,鲜血也染红了被子。

    微微不住抽泣着,身子不断发抖,小飞伸出手想要拉开被子,但却没有敢于这么做。没错,堂堂火眼小飞竟然不敢!

    贺车堂已经爬到了门边,小飞此刻却转过了身,一步跃到贺车堂身前,一脚重重踏向了他的背脊。

    “飞爷住手!”此刻中年女子醒了过来,看到小飞的样子,急忙喊道,但声音却虚弱无比。

    小飞此刻盛怒之下怎么会住手,一脚下去,贺车堂便筋断骨裂,气息全无惨死当场。

    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小飞的双眼终于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来到中年女子身边,小飞点了她几处经脉,为她止住了鲜血。

    “这里还请嬷嬷打理一下,城中可有医师?”

    就在料理好厢房内的情况后,微微此刻才平静了下来,怯生生地问道:“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