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南小六 作品

第七十七章 姜还是老的辣

    本站:武定国想的办法,就是先联系上外面的人,让他们知道自己被绑架了,而且还得让外面的人配合隐瞒他的身份,不然,随时会小命玩完。

    “哈哈哈,姑爷啊,你和我想的一样啊。我也想要你写一封信给史老侯爷,给他老人家说明一下情况,其实我们也是迫不得已,还请他老人家不要见怪才好。”

    “额,其实我有个情况得告诉你们,我已经有婚约在身了,女方家是当朝左将军的女眷,所以,你们知道的,我没办法……”

    “额,我们懂,懂,唉,谁让我们家秋芳出身小门小户的呢。我们都有心理准备了,当小妾就当小妾吧,还请姑爷怜惜我们家秋芳。姑爷只要不欺负秋芳,我们家秋芳就不怕被人欺负,她武功可高着呢,我们几个叔叔伯伯都打不过她。”

    武定国心里更加苦了,这再娶个母老虎就算了,没想到这第二个母老虎还会武功,这让不让人活了啊!

    ————————————————分割线————————————————————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武定国在洞庭水寨的时间里,岸上的人可是急疯了。

    这话还得从史习焜他们身上说起。

    时间倒回到第二天清晨,史习焜他们三个人被窗外的鸟叫声吵醒了。一睁眼,发现自己居然动弹不得,而且,一股子豆豉一样的馊臭味一个劲的往鼻子里冲。史习焜差不多快要吐了,低头一看,不知道是谁的脚伸到了他鼻子下面,馊臭味就是这只脚上发出来的。

    史习焜嫌弃的把头偏了过去,想要用手把这只脚挪开,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压住了,转头一看,不知道是谁的屁股正压在自己的手上,自己的身上也压了一个人,一时间动弹不得。

    史习焜难受的叫出了声:“哎哟,你们这群死猪,睡得什么觉啊!是谁的脚,赶紧的给我拿开,臭死了!”

    史习焜的声音,唤醒了被迷晕的众人,如果有人在一旁看着的话,就能发现,这一个小小的马车厢里面,横七竖八的躺了四个人。手臂大腿相互交织,挤作一团,好像这四个男人昨晚上干了什么不可告人的故事一样。

    “哎哟,谁压着我的腿啦!”

    “哎哟,我的个腰啊,要断了!那个谁!快把你屁股挪开啊!”

    “几位少爷啊,你们别动行不行,我在

    在最下面呢,你们别乱动,我都快被你们压死了。”

    几人忙活了好一阵子才从相互交织的状态里面挣脱出来,各自开始动动胳膊,扭扭脖子,仿佛能听到车厢里面一阵噼里啪啦的骨头响声。

    “哎哟,奇怪了,咱们怎么都睡在了车厢里面了?昨晚不该是去画舫吗?”

    “是啊,昨晚,咱们还喝了酒来着,怎么会在这里?我还以为我搂着一群美女睡觉呢,谁知道一大早起来,搂着你们这群臭男人!我呕~”

    “呸!谁愿意搂着你睡啊!唐行,你这家伙脚怎么那么臭!居然还伸到我鼻子底下,我勒个去,我闻了一晚上,差点没被你熏死!”

    几个人刚刚起床,还是处于晕晕乎乎的状态,有点弄不清楚现在的状况。经过一番整理,他们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并且搞清楚了情况。

    “第一,我们昨晚应该是被人给迷晕了。然后被人给仍在了马车里,丢在荒郊野外不管了。”

    “第二,我们昨晚喝的那坛子酒有问题,那群拦路的人,肯定不是画舫的安保。应该是绑匪假扮的。”

    “第三,我们钱财都在身上,都没丢,说明这群绑匪不是冲着钱来的。”

    “第四,武定国不见了……”

    在回去的路上,三个人在车厢里面很是头疼。好好地出来高兴高兴,都能遇上绑匪。而这群绑匪也真是奇怪,若是图财,应该把他们四个都给绑了,再问他们家人索要赎金,而不是只绑架了一个,而且还是这三个人里面最穷的家伙。

    “这群绑匪到底为了啥?难道是武定国的仇家?”杨升奇怪的问唐行。

    唐行则是扣着脑袋想了想,貌似武定国能算的上仇家的,还真有那么一个。

    “难道是烈火神教的人?可是不应该啊,如果是烈火神教,那么我也跑不了啊?”

    唐行疑惑了,他有点难以相信烈火神教居然会这么快查到他和武定国,他可是记得,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