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黑的老黑 作品

第十八章不知道为什么

    郭言和霍存死后,老朱这段时间有些闷闷不乐,天天黑着一张脸,虽然他的脸本来就黑。

    原本也只是脸黑而已,但突然有一天他不止脸黑,甚至还掀了桌子,一番打听后才知道,原来他收到了一封信。

    这信是他的另一个干儿子步军都虞侯朱友恭写的,至于内容,好像是告了朱友裕一状。

    说是朱友裕设局害死了郭言和霍存,甚至老朱上次斗门城差点嗝屁的事也可能是朱友裕设的局。

    朱友恭言之凿凿,说时老头之所以能突破防线攻打宿州,完全是朱友裕故意放他走的,最后导致老郭在那一战中丧命。

    至于霍存的死,朱友恭说是朱友裕故意不追杀败军,放任敌军与霍存所部厮杀,自个在旁边看戏,最终导致霍存被敌军射杀。

    最后关于老朱斗门城被伏杀的事,朱友恭说他虽然没有证据,但他猜测有可能也是朱友裕故意为之。

    老朱越想越像,越想越对,最后气得哇哇叫,直接就掀了桌子。

    然后动手写了一封信给附近的庞师古,让他带人过去解除了朱友裕的军权,并将他押解过来。

    虽然上次斗门城的遭遇差点把我弄嗝屁了,我也确实想揍这小子一顿,但这事我还是不太相信朱友恭的说辞。

    同时老朱的处理也太武断了些,我觉得有必要提前通知一下朱友裕这小子一声。

    要不然不清不楚地被押解回来,老朱要是一时暴脾气上来,把他给咔嚓了,以后后悔了可就太迟啦!

    所以我偷偷提前派人去通知了朱友裕一声,让他先找个地方躲一躲,等他干爹气消了再回来解释。

    朱友裕收到我的风声后,据说带着几名亲信就跑到深山老林里去了,也不知道藏身在哪里?

    老庞收了朱友裕的军权后,集中人手朝石佛山营寨发动进攻,当天就拿下石佛山营寨,一步一步把时老头逼入绝境。

    不久之后时老头的两个附属地盘泗州和濠州也先后来投。

    老朱听到这个消息后,总算一扫之前的阴霾脸色,脸上恢复了几分笑意。

    与此同时,朱友裕终于出现了,他是只身一人前来汴州的,乔装打扮没人认出他来。

    而且据说他是秘密联系了他干娘,并得到了他干娘的保证,才敢只身前来解释的,张大嫂向他保证一定会保他平安。

    最后老朱在他媳妇的游说下,终于选择了相信朱友裕的解释,但却没有把军权还给他,而是把他打发到许州去当刺史去。

    看来还是对他心存戒备啊!

    打发了朱友裕后,回过头来看徐州的局势,本以为时老头已经是只有等死的份了,谁知道这货愣是坚持到了四月份还活生生的。

    此时军中已是怨言四起,很多人都建议要不退兵吧!再耗下去会把我军给拖垮的,不划算。

    老朱也开始动摇了,正在考虑要不要退兵?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应该退兵的时候,敬祥站了出来,鸟毛扇子一指那些说退兵的人,大声喝道:“谁敢退!”

    接下来的场面就有点混乱了,坚持退兵的人毕竟占了大多数,他敬祥就只有一人,哪来的底气敢出来瞎bb。

    我估计他是想像诸葛亮一样上演一出“舌战群儒”的经典戏码,但他似乎忘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大老粗。

    舌战群儒没战成,倒是当场被我们喷得狗血淋头,反正无论他说什么,我们都是三字经伺候。

    他说徐州彭城已是孤城,再坚持一下必破。

    我们回他:草尼玛!

    他说时薄乃一代枭雄,千万不能给他机会东山再起。

    我们回他:干泥妹!

    他说如今已经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就这么放弃了太可惜。

    我们回他:滚犊子!

    ……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