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焱 作品

167、小小插曲

    167、小小插曲

    牙齿划破皮肤的痛差点让墨瞳叫出声,秦安灸大概是变异了,中尸毒了吧。随着牙齿咬得越来越深,越来越用力,鲜血顺着墨瞳的颈子流淌而下。

    看着这血腥的一幕,凤维扬既心痛又害怕。心痛则是痛他的墨瞳成为别人嘴下肉,害怕则是怕秦安灸把墨瞳的颈子咬断。于是瞪着一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二人。

    墨瞳被疼的冷汗直冒,不由的反手扣住秦安灸压在她手上的手,深深的掐了进去。

    这种痛持续了五分钟,秦安灸才渐渐松去了力道。墨瞳顿觉得颈子一轻,大量被压制的气血顿时涌进脑子里。

    本就被八翼冰封阵伤了头的她又经过墨心语日日折磨,这脑子实在不够用,现如今又涌入大量气血,立马是头一嗡,眼一花,四肢无力,瘫了下去。

    秦安灸手疾眼快,一手扶住墨瞳的腰,一手结了个止血印,按在了她的颈子上。

    失落得不得了的陆肖刚上来,就看见秦安灸抱着墨瞳壁咚,若不是知道秦安灸这个女装大佬是男的,陆肖都相信她们要搅基了!虽然两个美女耳磨厮鬓很是养眼,也十分常见,但他心中对墨瞳的印象和好感度却是瞬间下降到尘埃。

    勾引男人这种事大概会遗传!

    秦安灸瞟了眼陆肖,一甩头发便明目张胆的抱着墨瞳往卧室去!陆肖快速上前两步欲阻止,却被凤维扬拦了回去。

    陆肖冷着脸看着眼前这个额上纹花儿的不良老男人,目光中不满意味明显。

    凤维扬也不是吃素的,反正就是拦着不让,然后赶在陆肖发飙之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开始嘴炮,比如:

    “你们墨先生已答应我们部长的提亲,将墨瞳许配与我们部长。”

    “人家小两口多日未见,陆肖先生不会如此不解风情吧!”

    “现在自由恋爱的风气早已吹遍世界东西南北,怎么,陆肖先生这是嫉妒,见不得?”

    ……

    陆肖瞧了凤维扬一眼,又将目光对准墨瞳的卧室,既在思考凤维扬所言的真假,也在为自己那无缘之恋而悲伤……

    不多时,陆肖的脑壳便转过凤维扬嘴炮的弯,不论是先生还是大小姐,安排他做墨瞳的侍卫,皆是要他寸步不离的守着墨瞳。毕竟觊觎他们墨氏之瞳的人还是有那么多!没想到这两个人渣居然趁着他心伤之际大玩脑筋急转弯!

    倘若墨瞳被他二人杀死了!卧槽,这事儿就大了!眼见余光处,忽然瞥见洁白的墙面上洒着一些鲜血的痕迹!陆肖吸了吸鼻子,果然血腥味浓重!这两个人渣当真是来杀墨瞳的!

    陆肖冷笑,抬手就向凤维扬打去。凤维扬后退半步,躲过一击,暗自蓄力,正打算弄死丫的,秦安灸便从墨瞳的房里

    退了出来。

    迎上陆肖探究的目光,秦安灸妖娆一笑,同时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的血渍。秦安灸那容貌本就比女人还美,加之又留着长发,媚眼如丝,妖娆娇俏,挥手抬眸间将天然魅惑散发的淋漓尽致!只要他不开口说话,完全没有人能认出他是男的好吗!

    陆肖竟看着这样的秦安灸无耻的有了反应。

    身上的异样让陆肖从对秦安灸的痴迷中悠悠转醒,暗自骂了声不要脸,便退到一边,微弓着身体掩饰尴尬。

    秦安灸瞥了眼痴痴向自己走来,目光涣散的凤维扬,忍住了出脚踹死他的冲动,打了个响指将他唤醒。

    这时墨瞳从卧室里出来,身上穿着前两日墨无尘送来的礼服,颈项间的血红牙印被秦安灸以封印掩盖,不细看很难发现。加之珠宝加身,完全看不出异样。

    见墨瞳披散着头发,秦安灸手一翻便将一根玉簪绾在她的发间,随后又不知从哪里摸出眉笔与腮红,手速飞快的为墨瞳画了个淡妆。那苍白如纸的容颜在化妆品渲染下,有了些血色,竟煞是好看。

    秦安灸忍住了下嘬的嘴,挽着墨瞳趾高气扬的从陆肖跟前离开。

    “陆先生,我们现在要去参加你们大小姐的婚礼,不知陆先生可否允许呢?”秦安灸微微一笑,说得很礼貌却也十分冰冷。他并不是在征求他的同意,只是换一种方式告知罢了。

    陆肖再次后退直到贴到墙,然后目送秦安灸等人离去。小姐大婚,确实对他明确下令要带墨瞳到现场。

    既然秦安灸来带她过去了,那他也就可以不必出现了吧。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嫁给他人的场景实在太扎心。陆肖想着能躲一时便是一时吧!

    反正婚礼现场离墨宅不远,这一路又有众多墨氏暗位监守,他相信这秦安灸还没那个能耐敢选在今日击杀墨瞳。

    墨瞳挽着秦安灸的手从墨阁出来,这是进入墨家以来她第一次离开房间,一时竟不知盛夏已至。

    外界气温的燥热将墨瞳身上的凉寒稍微驱散了些,待墨瞳适应这温度后,又是一阵强烈的眩晕感。秦安灸见墨瞳双眼发直又有些迷蒙,便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几乎承担了她半个身体的重量。

    当他们到达婚礼现场时,凤翊陵正站在万众瞩目里等待他的新娘。

    远远的瞧着依在秦安灸身上的墨瞳,凤翊陵的眸光沉了沉。

    家族和墨瞳之间他终究要做一个选择。而在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