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飞升 作品

第二零七章,我是老虎吗?

    207章,

    “洛哥,我知道你想出风头,放心,作为兄弟,我是不会揭穿你的。”

    容易张叉着手,一副不屑于跟洛攀比的样子。

    “我想出风头?”洛顿时都无语了。

    “对对对,我就是想出风头,这样吧,你自己一个人去,可好?”

    “我可没你这么厉害,你不就是觉得自己能,不屑带上我这个累赘吗?”

    洛顿时气炸了,不过,他并没有冒火,只是淡淡地摇摇头:“我改变主意,容易张,咱俩一块去。”

    “洛,我也……”

    “你也想胡闹吗?”爱曳刚想出声,被洛眼神一瞪,没敢说下去。

    “嘿嘿,洛哥,你可别生气,小弟我不是想多向你学习学习吗?你消消气,来,喝茶。”

    容易张马上换上一副贱婢的样子,斟茶倒水,捏肩捶背。

    “行了,行了,这事没人有意见了吧。”洛一脸嫌弃地撤开容易张的手。

    说一点不生气是假的。

    容易张竟然说他要装逼?

    就算自己装逼,也没必要这么露骨地说出来啊?

    可见,容易张这家伙,有时候真是太太太可憎了。

    说回斧头山,原本也没什么稀奇,不过山顶翘起一块长柄石,斜指天空,与山体形成一个斧子的形状。

    原本这些形像山,在灵墟界,又何止千千万,有的还像狮子、大象、老虎等,并无半点稀奇。

    但这在斧头山在十万年前,发生了一件改变它命运的事情。

    附近的村民,有一天夜晚,发现现一尊灵光四射的神像,周边的村民以为是天神下凡,纷纷跪地拜服,第二天,早早拿好祭品前去。

    然而他们发现,这是一尊由于天降暴雨,冲刷地表,暴露出来的石像。

    最关键的一点,他手持斧子,那斧子模样,竟与斧头山从远处看到的几乎一样。

    恰巧这时有一位修士路过,见此尊像,不由的心驰神荡,连忙跪下参拜、

    据他所述,这是开辟灵墟界的五色仙人,其中一位仙人,他是代表着灵墟界的青色,又称为青色灵墟道祖。

    自此,这位修士以此为道观,修建楼台庭宇,广纳修士,一时之间,修士云集,盛极一时。

    经过几万年的发展,斧头山的斧山观,又称为青神观,已经是名声在外,虽比不上七大宗,也是远近不可小觑的一股势力。

    可近些年来,青神观渐渐没落了,一是以吸纳散修为主的传教方式,使得青神观后继乏力,后面更是观内出现了继承观主之争,导致元气大伤。

    如今,它已是沦为三流的小教派。

    但经过几万年的酝酿,青神观的禁灵阵法,毫无疑问地强悍。

    “洛哥,咱们不用采取什么措略吗?”

    洛和容易张躲在另一处山头上,观测着青神观的动静。

    “我的弑天剑诀在梦中偶得,如今又经过多次实战,这次我想尽力发挥一下它的威能。”

    “你想直接干?”容易张惊愕地问道。

    “你千万别冒头,我去看看。”洛没有正面回答,一边叮嘱,一边已侧着身子,躲过一块石头,小快步往前走。

    “小翠儿,快来,给祖爷爷磕头了。”洛在青神观山脚下,遇到一对凡人婆孙,奶奶带了一只鸡,两根蜡烛,喊着一个乖巧的小女孩,过来,简单摆好祭品,点燃蜡烛。

    她一心虔诚地默念:“神仙在上,今儿个我带小翠儿来磕头,保佑她能平平安安,平平凡凡地过一辈子。”

    “来,翠儿,磕头,山观里的神仙祖爷爷会保佑我们的。”

    小女孩把自己两根辫子往后拨,听话地底下小脑袋。

    “奶奶,这鸡,咱们什么时候可以吃啊?”

    磕完头后,小女孩目不转睛地望着熟鸡,仿佛又有几缕香气跑进她的嘴里。

    “你乖,咱们回去就可以吃了。”

    “好嘞!”小女孩蹦蹦跳跳地,露出小虎牙。

    “哎,这位婆婆,我想问一下,你为何不到山上的观去祭拜呢?”

    这时候,洛出现了。

    “小伙子,你是外地人吧?这儿十年前,就不准人山上祭拜了。”

    “这是为何呢?”这跟洛想的 不一样,就算是修仙门派,也应该设一处祭拜亭台,以增加自身威望。

    “具体我也说不清,十年前,青神观的道人突然宣布,青神观不允许凡人随便亵渎,需要祭拜的,必须缴纳一百枚二级灵贝。

    一百枚灵贝,那可是仙家之物啊,我们一个乡下的老太太,连见都没见过,更别说拿出来了,唉!”老婆婆说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看得出来,这老太婆拜了几十年的神,突然一天,有人告诉她,你不能去拜了,你的神变得昂贵到你无法瞻仰,这该是如何难受啊。

    “老婆婆,这是一千灵贝,你拿好。”洛直接从灵螺中掏出一把灵贝,粗略地数一下,便递上去。

    老婆婆用很奇怪的眼光看着洛,又看看他手中的灵贝,突然拉起小女孩。

    “翠儿,咱们快走!”然后匆匆跑下山,几乎是要逃命一般。

    洛直接木化了,怎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翠儿,记住,修仙者咱们都惹不起,你爷爷和爸爸,就是因为跟修仙者扯上关系,早早地送命了,见到修仙者,咱们得绕着走,知道吗?”

    “是,奶奶。”小女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心里,还是想着篮子里面那只鸡。

    “既然要收灵贝,好,我倒要看看你们受不受得起?”洛转头望向山上的青神观。

    虽然不知老婆婆为何害怕自己,但一定与这青神观有莫大的关系。

    不然以自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英俊脸庞,绝对是老奶奶杀手(此时,洛还没有戴上面具。)

    他一步步迈向山顶,看见青烟袅袅的道观,才缓缓抽出面具,套在脸上,只露出一双晶亮的眸子。

    “来者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