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稻草人 作品

第0285章 你在威胁我?(今晚一更,明天补,家里来了亲戚)

    “机会?”

    寇忠低头瞧了瞧手里拿着烫手的交子铺份子契书,不确定的问道:“小少爷您说的机会,是交子铺?”

    寇季点头笑了笑。

    寇忠却猜不透寇季真正的用意,他一脸疑惑的看着寇季。

    寇季也没有卖关子,坦白的说道:“只要我们拿钱,把川府百姓们手里的交子买过来,一切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如今川府内交子挤兑成灾,别说我们拿参杂了铁的铜币去买百姓们手里的交子,就算我们拿铁币去买百姓们手里的交子,他们也会卖,而且价格可以压到极低。”

    寇忠听到寇季的话,眼珠子转了转,咧嘴笑道:“老仆明白……老仆这就差人去办。”

    寇忠没有愚蠢的问出,寇府收了那些百姓们手里的交子以后,万一烂在了手里怎么办。

    慕家几大商家,可以赖着百姓的债不还,可以坑死那些比他们小的商家。

    却唯独不敢坑寇府的钱,更不敢坑死寇府。

    只要寇府的人拿着交子去他们几个人的府邸上讨债,他们就必须把他们吞进肚子里的钱吐出来。

    交子只是在寇府倒了个手,但却让寇府受益两次。

    那些含铁过多的铜钱,会借此洒出去。

    收回来的交子可以拿到慕家等几大商家手里兑换出足额的钱财。

    一进一出之间,寇府洒出去的钱财,会翻好几倍。

    有人或许会觉得,寇季此举,是在借百姓的钱财,富裕自己。

    可事到如今,寇季不得不这么做。

    寇季收了百姓们手里的交子,百姓们多多少少还能拿到一些钱财。

    若是此事捅到了朝堂上,朝堂上派人去查,查到最后也不会有太大结果。

    慕家等几大商家,在川府经营多年,跟川府各地的官员相交莫逆。

    一旦他们一起联手欺瞒,朝堂上派去的人,估计什么也查不到。

    说不定所有的罪责会被推到那个已经逃到了辽国的商家头上。

    朝廷不可能到辽国去抓人。

    最终的结果就是不了了之。

    交子会沦为废票,百姓们一毛钱也得不到。

    寇季倒是可以拿寇府的钱去补贴百姓,但一旦他这么做了,百姓们轻易得到了补偿,就不会长教训,以后遇到了类似的事情,还会往里面钻。

    寇季可以补贴百姓一次,不可能次次补贴。

    寇府又不是国库。

    他也不是什么大善人。

    打发了寇忠去处理此事,寇季回房睡了。

    翌日。

    起床以后。

    寇季换上了朝服去上朝。

    原本他是不愿意去的,不过内庭派人来传话,说今日有几个官员升迁的问题,要在朝堂上论一论,需要寇季这个吏部侍郎出面。

    值得一提的是,过了一个多月了,王钦若还在府上挺尸,也不知道是在躲着寇季,还是另有图谋。

    寇季到了东华门,跟李迪、王曾、向敏中三人攀谈了一二。

    向敏中似乎感染了一些风寒,说话瓮声瓮气的。

    他挥手把寇季叫到了身边,询问道:“你小子背地里还谋划什么?”

    寇季异常乖巧的道:“什么也没谋划啊。”

    “呸……”

    寇季话音刚落,李迪先啐了一口。

    王曾哼哼了一声。

    向敏中直接瞪起眼,骂道:“老夫信你有鬼。你小子坏透了。”

    “真的什么也没谋划。”

    “……”

    李迪往一边指了指,“去,那边站着去。你一个小小五品官,站在一群二品大员所站的位置,你够资格吗?”

    寇季一脸无语,退到了一边。

    向敏中三人不再搭理他。

    上朝的时候到了以后,寇季跟随着百官们一起过了金水桥,入了垂拱殿。

    等他们到了垂拱殿以后,寇准、赵祯已经到了垂拱殿坐下了。

    自从寇准久居皇宫以后,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

    以前都是百官等官家,现在是官家等百官。

    寇准之所以这么做,倒没有压官家一头的心思,纯粹是为了节省时间。

    百官入殿,施礼过后。

    开始论政。

    首先是议论东北边疆裁撤厢军的问题。

    论了一圈,最终决定,精简东北边疆四个厢军的兵额。

    为了避免精简厢军过程中,东北边疆边防羸弱的问题,又将东北边疆附近驻扎的禁军,往东北边疆迁移了一段距离。

    精简厢军的问题敲定以后,文官们笑容灿烂,武勋们如丧考妣。

    随后,便是三司副使上奏,为赵祯此前给出的那些官员们论功升官的问题。

    三司副使抱着朝笏出班,奏道:“官家,太师,经我三司核准,官家此前提到的那一批官员,确实有功于朝廷。

    其中三人可以调任回汴京,担任要职,其余人等可以酌情升迁。”

    赵祯听到这话,心里恨的牙痒痒,嘴上却笑呵呵的道:“如此甚好。”

    赵祯看向寇准,询问道:“太师以为如何?”

    寇准不咸不淡的道:“具体官职可有定论?”

    三司副使躬身道:“回太师,新平县令可官升三级,调入豳州知州衙门。

    豳州知州,可调任到京兆府,担任京兆府尹……”

    三司副使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

    寇准淡然的点了点头,询问寇季,“吏部!这些官员在各地的风评如何?”

    寇季躬身道:“回太师,根据各地奏上来的风评看,但是没什么不妥之处。”

    寇准听到寇季这话,微微挑了挑眉头,他大概已经明白了寇季要做什么。

    于是乎寇准淡淡的道:“那就由三司出具调任文书,吏部加印,然后派人送往各府。”

    “喏……”

    论过了升迁的事情,又论了一下杂事。

    散朝了。

    寇季回到了吏部衙门。

    在衙门里待了没多久,三司的文书就送了过来。

    寇季拿到了三司文书,留而不发。

    这些文书,注定了永远也下发不下去。

    寇季可不仅仅是要收拾这些官员,他要收拾的官员很多。

    随着各地官员们的政绩、风评不断的核实,暴露出来的有问题的官员越来越多。

    这还是在吕夷简杀了一群贪官以后的结果。

    吕夷简若是不杀的话,暴露出的有问题的官员只会更多。

    以前没有任吏部,寇季可以假装看不到这些问题。

    如今寇季任了吏部,查出了这些问题,自然要好好整顿一下官场的风气。

    压下了升迁文书,寇季不再理会此事。

    张元估计才刚到新平县,估计才跟佛头山上的搭上。

    佛头山的土匪们还没闹事。

    新平县的问题还没暴露出来。

    此事还不到彻底揭开的时候。

    此后几日,风平浪静。

    寇季一如往常,上差,回府,幽会向嫣。

    除此以外,并没有其他的事情。

    又过了两日。

    寇季休沐的时候,寇忠赶到了院子里,禀告道:“小少爷,府外有人来访。”

    寇季正在翻越杨文广从保州送来的信件。

    听到这话,他收好了信,询问道:“何人?”

    寇忠笑眯眯的道:“慕家的人……”

    寇季一愣,跟着笑了,“来讨债的?”

    寇忠笑着点点头。

    寇季扶着椅子的扶手坐起身,笑道:“请他们到偏厅候着。”

    “来人只有一个……”

    寇忠提醒了寇季一声,缓缓离开了寇季的院子。

    寇季换上了一身见客的衣服,到了府上的偏厅。

    到了偏厅以后,就看到了一个胖胖的中年人坐在偏厅里的椅子上,端着茶碗,正在跟寇忠攀谈。

    寇季一瞧是熟人,咧嘴笑着进了偏厅。

    “许久不见,钱老板越发圆润了啊。”

    来人正是跟寇季有过一面之缘的钱老板。

    钱老板听到了寇季的声音,赶忙放下了茶碗,起身施礼,“小人钱远,见过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