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伊莱 作品

第二十八章 放手

    笔趣阁 ,最快更新罪恶无形最新章节!

    张仁的目光闪烁实在是太明显了,别说纪渊和夏青两个人平素就都是观察力强的人,就算是神经比较粗的罗威在场,估计也能一眼就看出来。

    但是夏青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反而满脸疑惑的回问张仁:“我们就是随口问问,你怎么这么大的反应啊?这个人……不能问么?”

    “没有没有,不是不是!”张仁慌忙摆摆手,一张脸涨红得感觉血管快要炸开了似的,“我就是没想到你们会问我这个,所以有点……有点意外。”

    “那你跟申雯丽的交情怎么样?熟么?”夏青顺势继续向张仁发问。

    张仁下意识的朝实习生的那个方向瞥了一眼,看到那个姑娘已经把耳机塞在耳朵里,听起了音乐,这才略略的松了一口气。

    “我跟她不熟,就是算认识吧……”张仁讪笑着说,“毕竟要避嫌的。”

    “所以说,申雯丽和文画的关系,你是知道的喽?”夏青问。

    张仁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我认识他们比较早,所以多少知道一点,他们两个人比较低调,知道这些的人不是很多。要是你们想打听他们的事儿,那就等文画回来之后,你们再直接跟他聊吧,再怎么说他也算是我老板了,我不好在背后议论人家的私事。”

    夏青和纪渊也没有打算让他为难,对他笑着点了点头,张仁便赶忙到自己的工位上面去,埋头在电脑前面,再没有和他们说过话。

    两个人又在那里枯坐了二十多分钟,办公室里面又回来人了,这一次就比较热闹一些,唧唧喳喳的一下子涌进来十个八个人,年纪都不大,二十多岁到三十出头不等,文画被夹在中间,笑呵呵的和其他人交流着,听上去应该是刚刚完成了一次比较令人满意的拍摄。

    “康成哥!”小实习生一看都回来了,立刻从桌旁跳了起来,主动跑到文画面前,把有人来访的事情说了一下。

    文画听了之后,顺着小实习生手指的方向朝纪渊他们这边看过来,一看是他们,略微有些惊讶,然后便向身边的人交代了几句,径直走了过来。

    “二位,你们怎么来了?”他对纪渊和夏青倒是蛮客气的。

    “之前在公安局,因为你和申雯丽父母可能存在一些看法上的分歧,最后不欢而散,有一些事情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和你谈。”夏青对他点头示意,“如果你现在时间方便的话,我们谈一谈吧。”

    “好,没问题,你们给我两分钟时间,我把下午的事情交代一下,然后咱们到我里面的小办公室里面谈吧,”文画倒是没有推脱,“那毕竟是我的私事,这里是工作场合,我不太喜欢把我的个人生活跟工作搅和在一起。”

    夏青表示理解,文画就又重新返回去,向其他几个人交代起接下来要处理的工作,纪渊默不作声的站在沙发旁边远远的看着。

    不止是纪渊,夏青的视线也一直停留在文画那边,观察着对方的状态。

    文画看起来精神头儿还算是比较足的,方才过来讲话的时候,能够看到他两只眼睛下面都带着一抹暗影,估计也是没有休息好的,但如果不知道申雯丽的事情,作为一个旁观者,或许会对那小小的黑眼圈忽略不计,只觉得这个男人神采奕奕,充满了工作热情,丝毫看不出任何状态不佳的迹象。

    过了一会儿,文画把需要交代的事情都交代下去,这才过来略带几分歉意的招呼夏青和纪渊,把他们两个人带到了工作室一角的一个小隔间。

    小隔间里面的陈设倒是挺简单的,连桌子都没有,就只有一张单人床,一张茶几,还有一只单人沙发。

    “不好意思,这边说是我的办公室,其实主要用途是我在工作室里面加班的时候,临时休息一下的地方。”文画把两个人带进来,关上门,看看屋子里面的陈设,也觉得略有些尴尬,他指了指旁边那张单人沙发,对夏青说,“你坐在那儿吧,我们两个坐这边,这样咱们可能都比较方便自在一点儿。”

    夏青对于谈话地点并没有特别高的追求,便从善如流的落了座,文画坐在单人床边上,纪渊则站在小休息室门口,正对着文画,没有坐下来的打算。

    “你们找我是想要谈哪方面的事?”文画没打算浪费时间兜圈子,直截了当地说,“上次在你们那边,我的表现也不是特别好,一方面是我自己乍一听说雯丽出事了,特别受打击,有些冷静不下来,再加上她母亲说的有些话也让我有点接受不了……所以很抱歉,还得让你们多跑了这么一趟。”

    “我们跑一趟倒是没什么,主要是来之前我们还有点担心,怕你上次说以后再也不会提起申雯丽,也未必会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呢。”夏青说。

    文画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他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那都是气话,那天我确实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不管怎么说,以前吵吵闹闹也好,分分和和也好,好歹雯丽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们两个彼此之间的那种牵绊也都还在,突然一下子说是人就这么没了,换成谁也不一定能接受得了。

    我知道,作为男朋友来说,我和雯丽在一起的时间还不算特别长,那种痛苦无论如何也跟她父母比不了,但是我们又不是在进行一场谁更痛苦的较量,我理解他们的难过,为什么他们就不能也试着理解我一点呢?

    哪个男人会愿意故意去摸黑自己的女朋友,尤其还是对自己感情不坚定这一类的问题!我原本也没有想到,雯丽从头到尾连关于我的一丁点信息都没有向她的父母透露过,所以那天我也是受到了双重打击,结果还要面对他们两的那种指责,所以我就一下子情绪崩溃了,说了一些气话。”

    “那依你的看法,你觉得申雯丽的父母对她的情况有足够了解么?”

    “了解?远远谈不上了解,我觉得几乎可以说是完全不了解!当然了,这可能是他们的角度跟我不一样,所以雯丽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来的,未必和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相同,我们不一定是谁对谁错,毕竟每个人都是具有多面性的。”

    文画现在看起来似乎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面对着纪渊和夏青,显得情绪非常平静,也很冷静理智的样子。

    “你对申雯丽蜂毒过敏这件事很清楚对吧?据你所知,她在这方面有没有比较小心?”夏青先开口询问起这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