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就完事了 作品

0050 画一撇上去?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把萧浪问懵了。

    其实不用回答,单凭这个反应,陈雪烟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过了半天,萧浪才点点头:“有点吧。”

    陈雪烟叹了口气,道:“我跟清清关系很好。”

    “然后呢?”萧浪问,心里微微有点诧异,没想到陈雪烟会跟杨清清认识。

    “清清性子温婉善良,人又漂亮大方。长这么大连一个男朋友都没有交过,她是那种渴望只拥有一段爱情便能终老的女生。”陈雪烟语气间有种无力感,“所以…我不想你伤害她。”

    萧浪摇摇头:“雪烟,我从没想过要伤害她。”

    空气安静了半晌。

    “萧浪。”陈雪烟轻声道:“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想就不会发生的。我可以接受她,但清清,她不会接受我的。”

    萧浪有点头疼。

    陈雪烟说的没错,不是每个女人都像她一样肯为自己付出那么多的。

    最开始,萧浪认为自己最强大的手段就是金钱。

    楚嫣然,苏韵,黄心紫就是战利品。

    直到今天看到杨清清的眼神,他才明白无往不利的金钱,对于她来说可能没有丝毫的诱惑力。

    “如果你真的想把她留在身边,就跟我划清界限吧…”陈雪烟低着头,颤声道:“跟我重新签份合同,让我…做你一辈子的助理…”

    两行清泪划过脸颊,滴在床上,湿了被单。

    也湿了萧浪的眼眶。

    在这瞬间,脑海里的关于如何将杨清清收入后宫重重构思和设想,全部烟消云散。

    他只想给陈雪烟最好的。

    如果未来没有女人能够接受她,那就统统不要!

    萧浪扭过头去,深吸了一口气。

    “以后我会尽量离杨清清远一点,你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没有人可以取代你的位置!”

    萧浪不知道自己表达的够不够清楚,反正更肉麻的话,他也说不出口了。

    陈雪烟的回应,是她自己从没尝试过的激烈热吻。

    软腻嫩滑的丁香小舌,撬开萧浪的牙关,混杂着点点咸味,拼了命的往里送。

    像是个倔强的探索者,莽撞又贪婪。

    舌尖掠过上颚,让萧浪整个身体都忍不住颤了颤,下意识抱住陈雪烟,翻滚到床上。

    陈雪烟的小手划到萧浪腰间,生疏地解开了自己亲自为他挑选的皮带,另一只手,则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摸索着取出一包湿巾纸。

    萧浪近乎窒息,他头一次发现,陈雪烟的力气这么大,压在身上让他完全无法起身,最后的平角裤被一点点褪去,猛龙也逐渐苏醒,直到抬头。

    陈雪烟的小手捏着湿巾,轻抚安慰,似是要平息它的怒火。

    冰凉的触感不停刺激着萧浪的神经,让他喉咙不时发出低吼。

    断断续续的呻吟,像是某种带着魔力的节拍,带起陈雪烟手腕上的速度逐渐加快。

    萧浪拼命压抑,反复告诫自己——

    忍住…

    再忍…

    你要争气啊…

    咦,怎么停了?

    呼吸顺畅了,身体也如释重负。

    但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一股火热酥麻的感觉瞬间席卷全身…

    事实证明,并不只是女人才会抓床单的。

    萧浪也会,抓的还十分用力。

    …

    屋内有人降龙,屋外有人淋雨。

    好在这个夏天比较特别,除了苏韵生日那次,还没下过大雨。

    丝丝如飘絮,杨清清也没带伞,在学院里晃悠散步。

    来回走过架接在新老校区间的拱桥,一只手放在岩石护栏上,随自己的步伐感受冰凉。

    又走了几分钟,她才停下,从小巧的斜挎包中翻出手机。

    “爸,起床了么?”

    “刚起,正给你妈做早饭呢。”

    电话那头顿了顿,又说:“怎么了清清?”

    “没…没什么。”杨清清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你还想骗你爸呢?说吧什么事,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杨清清沉默了会,才说:“我有个朋友,今天为了帮我,跟别人打架了。”

    “这个简单,我马上给黄中磊打电话。他叫什么?是男生吧?”

    “萧浪。”杨清清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