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身小卒 作品

第310章 条件

    碍于王五亦在,白莲教并非自己的一言堂,砚书考虑再三,并没有将唐长老的积蓄拿出来同大伙儿分享。

    王五此人,同莫掌柜一样有野心,若是平白得了一笔财富,难保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如今的白莲教经不起折腾,稍有不慎就是灭顶之灾。

    砚书觉得,就这么平平淡淡过过小日子也不错,至于那一小笔私藏,可在危难之时用来救急。

    至于唐丹和侍剑,砚书完全没有担心,他相信以周秦川的能力,当可保得这两人性命周全。

    谁知天意弄人,好巧不巧的,瓦剌卫东来京师朝贡,侍剑也跟了来,被教中之人看到认出,虽然让砚书知道了这二人的下落,却也让白莲教其他人有了找到圣女,重振本教的想法。

    这些人不知内情,一度以为唐氏父女和侍剑都殒于板升城的那场大火之中。

    这与唐长老希望其女做个普通人,平安渡过此生的遗愿大相径庭,砚书再想岁月静好,就没了可能。

    只是教中不唯王五一派如此想法,还得到了大多数普通教众的支持,砚书不便公然反对,只得主动请缨,冒着风险与侍剑联络上,前来求见周秦川。

    为的就是想让瓦剌卫继续收留保护唐丹和侍剑,不让白莲教得逞,以完成自家老爷的心愿。

    听了秦琪与苏幼蓉儿女叽叽喳喳的介绍之后,周秦川摇摇头,“既然如此,就更不能留这二人了。”

    砚书的目的,与他的猜想相比,虽不中亦不远矣,留下唐丹和侍剑,势必要面对白莲教牛皮糖一般的纠缠,那不是自找麻烦么。

    若惊动了当地官府和朝廷,就更不妙了。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来着。”苏幼蓉附和道,“所以刚才没有接侍剑的话。”

    “秦川哥,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秦琪却不赞同,“不再收留侍剑和唐丹,难道就不再受白莲教骚扰了么?”

    “那是自然,他们有了圣女,忙着光大教门还来不及,哪里有空再来找麻烦?”周秦川反问。

    “不错,眼下他们忙着发展势力,自然不会给咱们造成麻烦,可若等他们势力壮大之后,势必要与官府发生冲突,咱们同他们打的这些交道,包括在塞北之事,难保不会被他们自己,或是其他人传扬开去。

    去岁你们在京师,用白莲教搞垮搞臭了太上皇一脉,要是咱们也被人知道同白莲教有纠葛,下场恐怕好不到哪里去。

    若仅是咱们瓦剌卫倒还罢了,反正关西天高皇帝远,朝廷多半拿咱们没什么法子。

    可小济既为皇储,同咱们关系匪浅的情况恐怕瞒不过人,一旦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后果堪忧啊。”

    秦琪一番长篇大论,鞭辟入里,正中要害,让周秦川和苏幼蓉都陷入了沉思。

    “那……”周秦川朝营帐外一瞥,眼中凶光一闪,“咱们这就将他们拿下,然后把白莲教一网打尽?”

    “别别别,我可没那么心黑,丹儿那孩子,我看着也挺喜欢的,可下不去手。”秦琪轻笑道,“再者说,如今咱们对此地的白莲教也不甚了解,但凡走脱一人,都将遗祸无穷。”

    “那依你的意思……?”

    “秦川哥,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用拉一派打一派的法子来对付人,省心省力,怎的忘了?”秦琪笑得极为狡黠,像个小狐狸。

    周秦川大汗,他不知何时同秦琪吹的牛、聊的天、打的屁,居然能被记得这么牢。

    拉一派打一派?莫非是……

    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