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丰 作品

第0374章 你可真聪明

    海潮阁掌门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走进他们的藏宝阁。

    内心陡然慌了。

    混蛋,你要干什么。

    有种给我回来大战一两回合,哪怕你将我摁在地上摩擦,也不允许进入那里。

    “老祖,赶紧回个话啊,人家已经进入我们的藏宝阁了。”

    对于海潮阁掌门来说,他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被一个小子压制,就连宗门弟子都还没反抗,就全部被镇压,简直就是见鬼啊。

    他看向远方那边的废墟。

    随后目光惶恐的看着那头猪。

    原本他就将对方看成一头普通的小猪而已,可直到这头猪爆发出惊人的威势时,他知道,一切都是自己想的太少,人家不是一般的猪。

    老祖被一脚踩的没点动静。

    海潮阁掌门心里哀嚎着,这特么的都叫什么事情啊,本以为最厉害的就是荼扶,却没想到是那看似很年轻的小子,紧接着,又被啪啪的打脸,这头连毛都没长齐的小猪,竟然也如此变态。

    世道变了。

    猪神修为还在,但刚刚那一脚自然没有将对方压死。

    只是这海潮阁的老祖足够的猥琐,仅仅一招就知道跟对方天差地别,两者之间有一条鸿沟,跨是跨不去了。

    起身跟对方硬拼,以对方的实力,怕是要将他打的头破血流。

    而且周围还有这么多弟子围观着。

    被人暴揍,让这些徒子徒孙围观真的好吗?

    因此装死才是王道。

    “东西不少,就是没什么能入眼的。”

    屋内堆满财富,但这些都只是俗物而已,对强者来说其实没有多大的用处,但是对林凡这种强者来说,还是很有用处的。

    最终的目标没有改变,就是将联盟全部解决,然后荣耀的回归富家公子生活。

    老爹未带分文的离开,幽城也被联盟占领,里面的东西肯定是没了。

    所以他得自己积累财富,给未来做好打算,总不能等以后刷实力吃饭吧,总得花钱才行。

    直接将屋内的财富装入到次元里。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肯定有秘密隐藏的地方。”

    林凡继续搜索,这种感觉还是很爽的,反正暂时不急,总会找到的,如果等会真的找不到,那再将海潮阁掌门抓来,直接询问你们都将好东西放哪里去了。

    外面。

    随着林凡还没有出来,海潮阁掌门的内心就更加紧张了。

    如果是普通东西被拿走,那也就算了。

    但要是将一些重要的东西给拿走,那可是要让人吐血的。

    过了很久后。

    一道身影出现。

    海潮阁掌门睁大眼睛看着,当看到满面笑容的林凡时,内心猛的一惊。

    被发现了。

    这是被发现了吗?

    林凡慢慢走回,又从海潮阁掌门的背上踩了过去。

    已经两次了,过分,真的太过分了。

    “不错,你们这门派藏东西的水准还算可以,浪费了我不少时间,不过很遗憾,被我找到了。你们这地方我记住了,等过段时间,我还会回来的。”林凡看着海潮阁掌门道。

    随后看向周围那些弟子。

    “你们都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着,记住我这张脸,希望有机会还能再见。”

    猖狂啊。

    就连猪神都感觉林公子有点猖狂。

    这种行为就相当于上门敲诈,不,或许敲诈都无法形容,应该是光明正大的上门,而且还是当着你们的面,在你们的目光下,将你们的东西全部拿走。

    而你们只能干瞪着眼看着。

    “走吧,此处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林凡这话说的很轻巧,丝毫没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还有那些弟子的眼神就很霸道。

    不甘心,悲愤,无奈,惶恐等等情绪很是完美的表述出来,给他提供怒气点。

    徐福荣跟甄小宝都惊呆了。

    这也太霸道了吧,都干出这样的事情,竟然说走就走,恐怖,真的太恐怖,让人害怕的很。

    “师兄,他就是我的偶像啊。”甄小宝说道。

    徐福荣羡慕的很,但他绝对不会承认,其实他是真的向往这样的人生。

    林凡带着猪神他们离开。

    荼扶离开时,对着海潮阁掌门动了动嘴皮,仿佛是在说,别怪我,跟我没关系,别记恨我就行。

    当林凡离开海潮阁后,那种无形的压力消失了,还有让人眼前变的灰蒙的领域也随之消失。

    “他到底是谁?”海潮阁掌门感觉身上的压力消失了,面色惶恐的起身,很是不甘心,紧接着,他仿佛是想到了什么。

    立马朝着废墟里跑去。

    “老祖,老祖……”

    他呼唤着,老祖可不能有事啊,否则海潮阁可就真的完蛋了。

    老祖是道境强者,也是海潮阁唯一的道境强者,中等门派的要求就是得有一名道境强者坐镇,而他们海潮阁可以说就是最弱的中等门派。

    如果老祖被人家一脚踩死。

    那海潮阁可就真的完犊子了。

    随着他的呼唤,并没有听到老祖的回话,这让掌门心凉凉一半,不会真死了吧。

    那些被压惨的弟子们,站在原地,没有一个动弹,他们的目光看向远方那塌陷的废墟。

    老祖在里面。

    掌门在呼唤老祖,可是老祖没有回应,不妙的预感爆发了。

    “可恶,我身为海潮阁弟子,竟然让别人来咱们海潮阁羞辱咱们,我愧对自己啊。”

    原本周围的人听到这话时,还都很认同,可紧接着你这愧对自己是什么鬼,让人有些听不懂了。

    但是他们的心情很难恢复过来。

    他们都是受害者,被人这样欺负,谁能忍受得住。

    已经绝望的掌门做好看向废墟发现尸体的心理准备,可没想到老祖竟然盘坐在那里,紧闭着双眼,好像是在修炼似的。

    这就让掌门看不懂了,干嘛呢?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