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系之狼 作品

第0449章 三代公羊

    笔趣阁 ,最快更新捡到一本三国志最新章节!

    诸葛亮在这一瞬间,浑身畏惧的颤抖了起来,他从未如此的恐惧过,哪怕是在充满敌意的门子学内熬了四五年,他也没有如此的畏惧过,天子的目光,何以如此恐怖,让他抬不起头来,而在这时,一道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他抬头看去,刘默站在了他的面前。

    刘默脸色苍白,慌乱的说道:“陛下,恕罪,恕罪,我之过错,还望陛下严惩!”

    看到天子这般愤怒的模样,就连小饶阳也是被吓了一跳,她连忙从天子的怀里跳了出来,说道:“兄长,兄长,我...只是与他对骂了几句,你不要杀他!”,听到饶阳公主的话语,天子才渐渐冷静了下来,脸上重新出现了笑容,说道:“刘公,无碍,你且起身!”

    刘默这才站起身来,额头滚落着汗水,诸葛亮站在他的身后,紧紧握着拳头,说不出话来。

    饶阳公主也不再胡闹,亲了天子的额头,便跑出了宫殿,看着她离开,大胖子有些无奈的叹息,说道:“刘公莫要在意,这是朕的小妹,孝康皇帝之幼女,饶阳公主,因阿父早逝,朕又忙碌,稍...咳咳,不过,她平日里还是很乖巧的...”

    看得出,看得出,简直随了你们两代父子,这恶劣的性格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当然,这句话,刘默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若是说了,只怕师徒二人就走不出这厚德殿了,天子在搞清楚原委之后,便笑着将诸葛亮叫了过去,考校他的才学,诸葛亮早已习惯了这样的考校,不假思索,无论天子询问什么,总是能自信满满的答出。

    天子有些惊讶的问道:“君有此等高才,为何不去考核?”

    “只觉自己才学依旧不足,想要再行积累。”

    天子点着头,又看向了刘默,他心里了然,定然是刘默不让他参与的,至于原因嘛,这次考核的士子们,是要去倭岛,宁州去任官的,想来刘默是不想让诸葛亮离开此处,去那些艰苦的地方,天子并没有说破,每个人都有私心,刘默有这点心思,自己还是能容忍的。

    有此子跟随,想来,獒儿也一定会有所改变罢,只要不再如同以往那般的怯懦,朕便放心了啊。

    他想着,说道:“你可有字?”

    诸葛亮摇了摇头,天子笑了起来。

    于是乎,当诸葛亮走出皇宫的时候,他就已经成为了诸葛孔明,这个字,是天子亲自赐予他的,刘默再三感谢,诸葛亮也是如此,这是何等的殊荣啊,离开了宫殿,诸葛亮还是有些愣神,不知在想些甚么。

    “孔明...”

    “孔明...”

    刘默连叫了两次,诸葛亮才意识到,刘默是在叫自己,他连忙抬起头,看向了刘默,刘默肃穆的说道:“明日,你去找皇长子伴读,千万记得,其一,莫要触怒了袁术,袁君,乃是何子之弟子,生性...咳咳,记仇,若是你得罪了他,只怕一生都被他寻麻烦...”

    “其二,要对皇长子恭敬,皇长子年幼,你便处处让着他,毕竟...他若是学公羊有成,日后也是个记仇的...”

    “其三,好生跟随袁术学习...但是,千万不要治公羊,万万不可治公羊...”

    诸葛亮有些搞不明白刘默为何会如此言语,但还是点了点头。

    ......

    天子坐在厚德殿里,闭着双眼,思索着。

    卢植为司徒,是他考虑了许久的,他原先想让曹操坐上这个位置,不过,如今,在自己的身边,已经有了曹贵人,若是自己再提高曹操的位置,日后,曹家的地位定然是难以压制的,曹操还是继续在司农的位置上熬着比较好,而邢子昂,本来也在他的思索范围之内,不过,最后还是否拒了。

    毕竟,尚书台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若是贸然撤下了邢子昂,没有人能够接管他的位置,这样会导致朝中混乱,而袁术作为司空,一方面,是天子要增加在庙堂里的话语,另外就是要打压曹操等人,董卓也是如此,有这两个莽夫在庙堂内,无论熹平派还是建宁派,都是无法控制他们的。

    何况,庙堂内的争执,如今已经出现了弊端,这一点,天子已经感觉到了,最初的争端,是自己亲手造成的,就是为了防止这些大臣太过于团结,而如今,自己的权威已经彻底稳固了下来,不能再这样放任下去,卢植上位司徒,就是为了解决这些。

    建宁派渐渐凋零,卢植作为建宁派,同时与曹操这些熹平派也是极为的交好,关系不错,此人担任司徒,能够有效的阻挡住双方的冲突..还有蔡邕作为御史大夫,虽然自己很不喜欢这老贼,可是他的为人,他的品德,自己还是信得过的,刘默....

    天子一一思索着,这些年来,庙堂看似混乱,不过,诸事实际上还是牢牢的被掌握在天子的手里,甚至,一切动向,都有天子在其中的推波助澜。

    “唉...”小胖子叹息着,自己终究是体会到了阿父的苦楚,身边没有一个能够信任的人,哪怕是袁术,马均这些人,自己都要处处防备,一言一语,都要细细斟酌,百般思索,甚是劳累啊,自己不过就是想扩建一番皇宫,新修一两处园林,还要背上那般的骂名...

    就连崔寔,在临走之前,都要写文赋来抨击一番。

    不过,呵呵,你以为你年迈,逝世了朕便对付不了你麽!?

    你还有一弟子对吧!

    看来是忘记了朕是治甚么的啊,九世之仇,犹可报,二世又如何?

    天子想着,说道:“将司空袁君叫来!”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