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良心不会痛吗

    碧海蓝天。

    只对慕梵开放的顶层包间里,三个男人围坐在圆桌旁,吞云吐雾。

    他们面前是一闪巨大、单面可视的落地窗,窗外下面的舞池里,不少人男女正在双双对对的跳舞。

    瞟一眼冷脸如削的男人,韩向修拾起欧礼的雪茄盒轻嗅,直接道:

    “你最近回事?”

    “什么?”

    舞池里,一抹白色身影和叶星辰有几分相似。

    慕梵怔怔望着,一时没听明白。

    韩向修和欧礼对视一眼,严肃道:

    “我问你怎么回事,刚无缺单独发消息给我,说叶星辰在办公室搜索怎么俘获男人心,他追问,才知道你很久不怎么理人家。小梵,爷爷的事,我们全都很悲痛,也全都想早日揪出真凶,为爷爷报仇,但……你不能因报仇心情,忽略身边的人。叶星辰又没有做错什么,你这样……无缺让我问,你……良心不会痛吗?”

    “不仅如此……”

    欧礼叼着雪茄,儒雅面庞也涌上几分担忧:

    “我还听说,你用残酷手段处置了几个慕家分支的长老,现在……慕家内部对你意见不小。”

    “手段是要有的,小梵……”

    白色身影蹁跹转过来,是一张化得妖冶的网红脸。

    满腔思念顿时变得无处安放,慕梵收回眼神,淡漠道:

    “你们今天是来批斗我的?”

    “我们哪敢?”欧礼见他脸色不好,委婉的笑,“就是……你若有什么难处,可以告诉我们。”

    “我……”

    深深将最后一口烟吸完,他毅然摇头:

    “没有什么难处。”

    诅咒一事,应该只是慕家掌权人每一代交接才会道出的秘密。

    假如泄露出去,不仅慕家会掀起动荡,也会随之影响目前华国的局面,他不能透露。况且,自己如今已经坐上掌权人的位置,就必须顾全大局,否则,爷爷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心。至于星辰……心房处传来一阵锐利的疼痛,他下意识抬手,用力按住。

    每回想起她,总会这样。

    “怎么了?”韩向修率先发现他的不对劲,“不舒服?”

    “可能没休息好。”他淡淡启唇,生硬转移话题,“居云观的调查,有什么进展吗?”

    “没有什么很大进展。”

    说起这件事,韩向修也有些低沉。

    他掐着烟,轻轻道:

    “和那天问询的结果一致,有人花钱包下整座道观,说家里有人仙逝,想为逝者祈福。因为主观和后面的起居室相隔不短的距离,观里的人并没有听到很大动静,甚至没有听到枪响。快到傍晚,观里的老师傅吩咐一个徒弟去查看前面是否完毕,才发现出了命案。不过,有两点……是我目前主要侦查的方向。”

    “说说。”

    又抽出一根烟,慕梵凝神道。

    “第一,这个来包道观的人,根据描述,初步画像已经制作出来。”

    韩向修打开手机,将拍摄下来的画像递给他们两看:

    “第二,当天全观人都被师傅勒令起居室清修,其中一个小道士尿急起身,似乎看见窗外有抹粉红飘过。”

    “粉红色?”欧礼脑筋转得很快,“难道是凶手那伙人中间有女性?”

    画像上,是一张平淡无奇的脸。

    非要说有什么特征的话,就是看上去双颊非常瘦削,线条看上去不像个男人。

    可是,下巴处又根据描述点出胡须青茬,会不会是个偏女性的男人?

    或者说,是凶手之中的女人做过粗略的易容,让人以为她是男人。

    “不排除这种可能……”

    慕梵靠在椅子里,冷峻其中隐着几分倦怠。

    这些天,他一刻不停的投入工作,已经好多天没有见过叶星辰。

    真的……很想抱抱她啊。

    用力赶走萦绕不散的思念,他半眯着眼:

    “十个暗卫再加安伯,对方来的人之中至少要有三个以上厉害的角色,否则……”

    “确实如此,安伯的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