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梦无罪 作品

第1650章:发生什么了?

    “艹,关机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就算是圈套我也得去……我还能怕了那帮狗篮子啊……”说完刘瑞从地上捡了一块砖头就又接着往校门口跑去。

    我想了想也赶紧跟着跑了过去,虽然现在很多问题解释不明白,但是现在日不落是唯一线索,即使它有可能是田浩为了阴我们而设的局,但是没办法,如果我们不去那孟亮就会更加危险。

    另一头,孟亮这个时候已经来到了日不落迪厅。

    震耳欲聋的音乐在迪厅的大厅响起,无数少男少女跟随着音乐晃动着身体,尽情的释放着青春的荷尔蒙。这个迪厅在我们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装个一百多人肯定不成问题。

    孟亮望着舞池中人山人海的人群,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多人,我上哪找田浩去啊,也不告诉我具体点。”孟亮抱着怀中的军刺,左躲右闪的穿梭在人群之中试图寻找着田浩的身影。

    “草,不行了,这人也太多了,上哪找田浩去啊,这么找我找一晚上也找不着啊,这军刺算是白买了!”孟亮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有些烦躁的自言自语道。

    “这边的女的也真骚,一顿往我身上蹭,都给我蹭出尿来了,不行得先上个厕所,憋着尿更没法找了!”说完孟亮就准备往迪厅的厕所走去。

    “嗨,帅哥一个人啊?”这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女人冲孟亮打起了招呼。

    “啊,一个人。”

    孟亮抬起头看了看眼前这个女的,这女的低胸装超短裙黑丝袜,要是不看脸看身材还是可以的,等孟亮往脸这么一瞅好悬没下个跟头,这家伙长的简直就是中老年妇女版的刘瑞。

    “我也一个人,要不咱俩谈谈人生理想啥的咋样?”那位“美女”捂嘴一笑然后还给孟亮抛了个眉眼。

    孟亮看着那女的那张即使涂了厚厚一层化妆品依旧挡不住全是褶子的脸,瞬间就有种想吐的感觉,连忙说道:“不用不用!”

    “你这怀里抱着啥啊,我看你怎么一直抱着啊?”

    那女的不仅没走反而靠的更近了,说话时还用手戳了戳孟亮的胸口。

    “滚犊子!”孟亮看那女上手往自己的军刺上戳一下子就把那女的手扒拉开了,然后大声的冲那女的吼道。

    孟亮这一吼,女的瞬间就懵了,周围人全都看了过来,不一会那女的但应过来了,就跟孟亮非礼了她似的,嗷的一声就开始破口大骂。

    “你跟我俩装什么玩意啊?来这地方不就找乐子来了吗,我戳你一下怎么了?”

    周围看热闹的越来越多,而那女的也越骂越起劲。

    孟亮当时上去给这女的一嘴巴的心都有,但是还是忍住了,因为今天他只想找田浩,不想惹别的事。

    看着人越来越多,孟亮脑门上的汗也越来越多,尿也越来越急。最后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挤过人群往厕所走去,那女的看见孟亮想跑,就开始追,但是追了一会看见人没了,也就放弃了,回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草,怎么遇到这么一个傻老娘们!”孟亮跑进厕所,一边解着裤袋一边骂道。

    “喂,我跟浩哥在这迪厅给朋友过生日呢,没喝多没喝多,待会就回学校了,有啥事你帮我看着点啊,好嘞好嘞。”就在孟亮尿尿的时候,一个男生晃晃悠悠打着电话走进了厕所,一看就没少喝,走路已经贴着墙走了。

    “咦,这个小便池怎么怪怪滴,方的,正常不是圆圆的吗?”那个男生抱着厕所旁边的洗手盆就开始嘀嘀咕咕的研究了起来。

    孟亮扭头看了看这个男生,心中一乐,还真是冤家路窄,这个人就是在食堂绊元元那个贼眉鼠眼的男生。

    孟亮看见厕所里没有别人,立马把厕所里的门锁上,然后掏出军刺悄悄的走向了那个男生。

    那个男生这个时候已经把裤子脱了,正准备往这个方形的小便器里面尿尿。

    “有点高,够不着……”

    男生的身高往洗手盆里尿尿的确费点劲,因为一般的洗手盆都要比小便器高很多,所以这个男生只好努力的踮起脚尖往里尿尿,据孟亮后来回忆,那个画面非常诡异。

    这时候孟亮突然一把搂住那个男生的脖子,然后拿着军刺顶在那个男生的后背上。

    这个男生被孟亮这么一搂,原本都要尿出来了又被瞬间吓了回来。

    “你尿你的,你尿完我再跟你说话。”孟亮在男生后面小声的说道。

    “大哥,你这么看着我尿不出来!”说话间男生就要把头扭过来。

    “不许回头,我把眼睛闭上你尿吧!”孟亮看见男生回头立马喊道。

    那个男生一下子就又把头扭了过了去,专心的开始尿尿,但是等了一会还是没尿出来,然后非常委屈说道:“没……没尿了,大哥!”

    “没了,那就别尿了,你知道我手里拿的啥不?”

    “枪……”男生一看平时就没少看警匪片,想都不想的就哆哆嗦嗦的回答到。

    孟亮一愣,随后笑了笑说到:“也差不多,那你知道咋配合不?”

    “知道大哥,但是出去前你能不能让我把裤子提上?这么出去有点丢人,明天上新闻也不好看,你说是不是?”男生依旧沉浸在警匪片的剧情当中。

    “谁要带你出去,现在我问你啥你给我老实回答啥,能做到不?”

    “啊,我能做到,原来大哥你不是挟持人质啊,我还以为你想电影里那帮抢匪似的挟持我呢!”男生到现在还没醒酒呢,依旧煞笔兮兮的说道。

    “别在这跟我废话,我问你田浩在哪个包房?”孟亮有点无语的问道。

    “浩哥他们在104包房,大哥,你问这个干吗啊?”

    “没事打听打听,你给我进去。”说着孟亮打开一个厕所的门,把那个男生推了进去。

    “大哥,你要干嘛啊?不会是劫色吧?我可还是处男呢啊大哥”男生光着屁股,背对着孟亮,十分慌张的说道。

    男生心里也是非常后悔的,你说说人家劫色,我自己还把裤子给脱了,这不是找怼呢吗!

    “就你这样的,谁劫你的色啊,老实怕里面给我数五千个数,少一个我就开枪打死你!”

    “一……二……三……”男生一听不是劫色,立马趴在便池边上老老实实的数起了数。

    “不到五千不许走,听见没?”孟亮走出厕所的时候还不忘嘱咐一句。

    “大哥你放心吧,四十五!”厕所里的男生回答道。

    孟亮走出厕所,抱着军刺就来到了迪厅的包房区。

    “104,就是这个!”孟亮舔了舔有点发干的嘴唇望着包房顶上的号码牌说道。

    另一头,我们也坐车赶到了日不落迪厅,当我们进去的时候一下子就懵了。

    “我操,这么多人啊!”刘瑞看着舞池里的人下了一大跳。

    “这可上那找孟亮去啊?”元元看着这么多人也都有点惊呆了。

    “你傻啊,那里打起来那里不就能知道孟亮吗!”刘瑞拍了一下元元的脑袋说道。

    “也对啊,还是你聪明!”元元傻傻的笑了笑。

    “行了,别墨迹了,咱几个分头找,谁找到了喊一声。”我眉头紧锁心里乱糟糟的说道。

    说完之后,我们就一人一个方向开始寻找孟亮,而我们却不知道现在孟亮已经不在舞池,而是自己去了田浩的包房。

    孟亮一脚踹开包房的房门,发现里面坐着大约有十多个男的,还有四五个女的,看样子应该是找来的陪唱。孟亮进去之后里面的人竟然没有反应,毕竟人比较多,出来进去的没人注意,所以该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该摸大腿的摸大腿。

    而田浩现在已经喝得迷迷糊糊的了,一个人靠在沙发上马上快睡着了的样。孟亮瞅了瞅竟然没人注意到自己,于是就清了清嗓子走到一个正在唱歌的女生边上说道:“能把你的话筒借我用下吗?”

    女生不耐烦的看了孟亮一眼说道:“我这才刚唱上……”

    话没说完孟亮一把就把话筒抢了过来,然后走到门口把歌停了,把大灯打开,整个包房都亮了起来。

    “草,谁把灯打开了啊?”

    下面的人骂骂咧咧的喊道。

    “哥几个玩的挺尽兴啊!”

    孟亮环顾了一下包房,攥着话筒笑呵呵的说道。

    “草泥马,你谁啊,这人谁带来的啊?”一个带着金项链的男生站起来指着孟亮说道。

    “我是跟浩哥来的。”

    “这傻逼你带来的啊?”那个男生推了推看要睡着了的田浩问道。

    “谁啊?”

    田浩非常不乐意的睁开眼睛,但是当看见拿着话筒的孟亮的时候,一下子就精神了。

    “草泥马,你还敢自己送上门来是不是?”田浩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这是我跟田浩的一点私事,认为跟你没有关系的给我滚到一边撅着!”孟亮拿着话筒非常霸气的喊道。

    这时候那个带着金项链的男生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了一瓶啤酒,走向了孟亮,然后举起酒瓶就冲孟亮的脑袋上砸去。

    “砰”的一声,酒瓶子在孟亮的脑袋上炸开,鲜血顺着啤酒从脑袋上流了下来。

    “你告诉我有没有关系?”那个男生好像觉得砸一下没过瘾,说话间又拿出一个酒瓶子。

    “有关系就好办了。”孟亮舔了舔流到嘴角的啤酒笑呵呵的说道。

    “草泥马的!”

    那个男生举起酒瓶又要砸了下来,孟亮照着抬腿就是一脚,那个男生一下子就得飞出半米多远,然后孟亮掏出怀中的军刺,对准男生的大腿扑哧一声扎了下去。

    “啊!我操你妈!”那个男生一声惨叫,抱着自己的大腿躺在了地上痛苦的**着。

    看见那个人倒在了地上,女生嗷嗷乱叫了起来,整个包房也都乱了起来。孟亮拎着那个血粼粼的军刺,对着话筒大声的喊道:“都安静,我说了这是私人恩怨,我现在再给你们一个机会,认为自己不认识这个田浩的给我上一边老老实实撅着。”

    底下那群人听见孟亮的话,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自觉的走向了角落撅着去了。

    不是这群人不够意思,而是他们真的不认识田浩,唯一认识田浩的还在厕所数数呢。这群人都是冲这个生日主人来的,而现在生日主人正抱着大腿躺地上**呢,所以谁也不想多事,毕竟孟亮手中的军刺还是很吓人的。

    “都不认识啊,那就好办了!”

    看着那群人乖乖的撅在了角落,孟亮脸上依旧挂着笑容,拎着军刺就走到了田浩身边。

    “你想干啥?”

    看着孟亮越走越近,田浩吓的噗通一声坐在了沙发上。

    “想干嘛?你现在也不像那个当初在食堂让我跪下的浩哥啊?来来你站起来咱俩好好唠唠!”

    说着孟亮直接把田浩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亮哥,上次的事是我不对,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把我放了吧,以后我再也不跟你们做对了行吗?”

    田浩站起来后双腿有些轻微颤抖。

    “行啊,跪下打自己十个嘴巴。”

    孟亮拿起茶几上的纸巾擦了擦军刺上面的鲜血,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田浩听完孟亮的话愣了一下,没有了反应。

    “浩哥,这玩意是我花二百块钱买的,你说说要是怼你一下得啥感觉。”

    孟亮笑了笑冲田浩问道。

    孟亮刚说完,田浩噗通一声跪下了地上,然后开始扇自己的嘴巴,他也怕孟亮真的拿军刺给他一下,他现在是真的怕了。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