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扇画水 作品

第1863章 黑暗中的眼(5)

    “哈哈哈哈!”

    “有得是!到时候把你的秘方都换光了,你不要抱着我的裤脚抹鼻涕!”真小小伏案狂写,将自己脑子中的坑阵一一详述。

    “我呸,老子再传你一种大崩灭丹,此丹极是霸道,你看了以后,不要跪在我面前叫爸爸就好!”

    绝不乐意服输,木炉亦祭出玉简,呲牙咧嘴地拼命在简内烙印自己的神识。

    虽然这便宜四爹所传授的丹法,远不及木丹教授真小小的精妙深刻,但经过认真琢磨,真小小惊讶地发现,木炉的丹路,与所有丹法的正统流派皆截然不同。

    他走的是一条,几乎没有人走的路!

    甚至为了完成某些特殊炼制,他自己已经开始创造新的工艺和阵法。

    这种疯狂,她只曾在南鼎帝鹿大师的传说中见过。

    这不禁又让真小小想起了自己与木丹表哥的对话。她曾问过表哥如何看待木炉。当时表哥回答:此人不能留在木家。并不是因为木家不能包容他的祸害能力,而是木家的氛围,还有他对亲情的眷恋,会阻碍他的脚步。

    当时自己不是很懂表哥的话。

    现在真小小明白了。

    木家上下,没有能帮助木炉突破自我的土壤。

    他并不是真的被家族遗弃,只是众老祖们在他身上,有着比别人更深沉的期待。

    那便是开创……新的流派!

    就在真小小思绪翻滚之际,茫茫寰宇之中,突然有一双漆黑的眼,以仇恨的目光,死死盯在真小小身上。

    “我感觉到了……你的气息!你既然到了我的地界,便准备好为当年的事,付出代价吧!”

    咦?

    真小小倏地抬头,只感觉到心头荡过一道极浅的杀意,但等她向自己感应的方向打量,却又只能眺望到一枚流星,迅速自黑色的星空中流丽地划落。

    “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