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蠢凡愚QD 作品

第810章:这就是灾区?

    中国是个神奇的地方,因为太过地大物博,版图太过,所以每个区域之内其实都自成一套体系,有各自的传统和生活习惯。

    所以在日常的生活之中,往往是东边的看不起西边的,南边的瞧不上北边的。但是所有的中国人又都有一个毛病,就是在同胞有难的时候,往往会放下之前所以的偏见,打心眼里边发出共情。

    总结起来就是,别人好的时候一百八十个不顺眼,但是又看不得别人不好。

    山东省水灾连着蝗灾的消息,这一段时间备受瞩目。虽然是区域性的灾害,但是全国各地的媒体都有跟进。

    羊城晚报从水灾开始,就第一时间对灾情予以关注。

    不过羊城晚报毕竟不是地方报刊,对于区域性时效新闻不可能像地方报纸那样全程跟进。而且羊城晚报的风格就不是一个追求时效性的报纸,而是以角度和贴近时代贴近生活为宗旨。

    在蝗灾发生之后,羊城晚报这边只是在头版刊登了一条豆腐块,并没有在全国各大报纸被蝗灾“霸屏”的时候选择凑热乎闹。

    从一开始,编辑部那边就做了打算,准备在蝗灾发展到最严重的时候再予以跟进,着重的将山东人民群众在连续两次灾害过后的生活状态呈现出来。

    十月十五日。

    记者刘梅美与两个同事来到了灾区。

    其实,类似羊城晚报这种大报社,在各地都是有办事处的。不过为了追求对新闻的角度解读,往往类似蝗灾这种报社想要重点挖掘深度的新闻,都会派遣特约记者进行实地采访之后出稿。

    “刘记,咱们从哪儿开始?”

    刘梅美今年二十七岁,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凭着北大新闻系的出身以及相当硬扎的文笔和解读新闻的犀利角度,在羊城晚报里边可是一枝新秀。

    这次带的两个同事,则是刚刚进入到编辑部不久,这次出来算是跟着刘梅美历练见世面的。

    一下了火车,两个小年轻便主动围到了刘梅美身边。

    这一路刘梅美可没闲着,拿出了记事本,看了看自己一路上归纳出来的方案,便对两个同事微微一笑、

    “咱们,先去蝗灾去看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灾区那边应该是最困难的时期,咱们现在过去,肯定能抓住最震撼人心的点!”

    看着头上的大太阳,刘梅美已经开始幻想着,在千里赤地之上,寥落而凄苦的人民,经过了十几天的奋战之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和木讷的表情,与满天的蝗虫对峙的画面。

    一脑海之中,她已经勾勒出来了一张被绝望与麻木充斥的画面。

    想到那样的具有震撼力的照片放在报纸的头版之上,刘梅美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啊!

    灾难的美。

    .......

    “这......这就是灾区?”

    两个小时之后。

    聊城阳谷县,看着采访信息中所谓的“目前最严重的蝗灾区”刘梅美连同两个同事呆若木鸡。

    说好的的麻木与绝望呢?

    说好的疲惫的身躯和木讷的表情呢?

    不是、、

    说好的蝗灾呢!

    面前这一片不大的山坡上,怕不是聚了万来号人,追的蚂蚱在空中直画瓢是怎么个事儿啊这!

    这哪里是蝗灾啊,这尼玛是人灾啊!

    天上飞的蝗虫,能有人多嘛?

    不见得吧!

    刘梅美有点儿怀疑人生。

    “老乡!老乡!”

    正在刘梅美整个人都混乱掉的时候,他身边的同事拉过了一个老汉,“老乡,这......就是咱省蝗灾最严重的地方?”

    “昂?”

    老汉一愣,见到面前三人的样子,顿时明了:“你们是过来采访的吧?”

    “对啊对啊。老乡,这是我的记者证,我们是羊城晚报的记者,特地过来采访

    咱们省的蝗灾受灾情况的。”

    “你们来晚哩!”老汉黝黑的脸上,绽开了一朵由皱纹编成的花儿,“都这个时候了,还他娘哪有蝗灾?前两天就给抓的不能叫灾了!你们要是采访的话,那赶紧趁着天上还有蚂蚱多拍几张照片,要是再等两天,怕是你们连蚂蚱都看不着哩!”

    “......”

    看着急匆匆扔下这么一句,就要抄起罗网去捕捉天空中已经为数不多的蚂蚱的老汉,刘梅美一阵无语。

    “老乡,难不成,咱省内现在蝗虫最多的,就是这儿了?”

    她回过神来,赶紧问了一句。

    “啧、”刚刚走出两步的老汉停下了脚步,“也不是,要说野生的,最多的也就是这儿了。不过现在又不少扣大棚养蚂蚱的,你们要是腿勤勤,就往聊城里头走走,那边多的是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