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嘲天 作品

第三百七十章 布阵

    卫稲问道三重,白礼飞仙期。</p>

    两个人夹攻一个问道期的修道者,慈悲山的人根本没有全力出手的机会。</p>

    这也是白礼要做的,既然感觉到对方有威胁,从实力上来说,对方肯定不如自己,那么只有他身上藏匿有什么宝物这样一个选项了。</p>

    所以白礼才加快攻击,让对方根本没有机会把法宝拿出来。</p>

    卫稲或龙或虎,始终缠绕在慈悲山人的身体四周,慈悲山之人心中焦急,但是却有点无可奈何。</p>

    眼看着处于下风,不由得高喊道:“白礼,你可要想好了,我慈悲山上界可是有神存在的,你若真对我慈悲山下狠手,等你到上界之后,必定会死无葬身之地”。</p>

    白礼手中没有停,反而更快了,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知道了。”</p>

    砰!</p>

    一声巨响,在旁边看热闹的元武山混元洞洞主飞天金龙灵道通被白礼一道红芒掠过,来不及躲闪,直接死于非命。</p>

    吓的其他人纷纷后退,只有无名府的人还在前面围着。</p>

    “洛水,给你个机会!”</p>

    白礼话音刚落,妖刀逼近慈悲山人,直接让他露出一个巨大的破绽,下半身空了出来。</p>

    凌洛水听到白礼喊叫,一点都不犹豫,反手甩出一挂水流,在慈悲山人的腰部转上一圈,顿时慈悲山人的身体分成了两半。</p>

    啊呀!</p>

    大叫一声,慈悲山人的空档更大,卫稲明白白礼意思,直接撤退。</p>

    凌洛水放出的那股水流,在他操控之下,直接从慈悲山之人的断体处涌了进去。</p>

    慈悲山人只来得及痛呼一声,顿时一命呜呼,清水顺着慈悲山人的五官中流了出来。</p>

    白礼在一旁看着凌洛水行云流水的道法也不由得点了点头,长进不小。</p>

    可是,凌洛水脸上却露出更大的惊喜之意。</p>

    “师傅,你看!”</p>

    凌洛水手中出现一道光华,然后一本古朴的卷轴出现在他手上。</p>

    这是他刚才灭杀慈悲山之人后,从对方的真元空间中得到的。</p>

    白礼接过卷轴,就觉得卷轴入手轻绵,似乎一点重量都没有,但是又有丝绸般的丝滑,更有一点点的凉意从卷轴中沁入体内。</p>

    白礼心中暗想,不是凡物;怪不得凌洛水能一眼看到它。</p>

    白礼却没有直接打开卷轴,而是目光看向周围的众生门那三个门派的人。</p>

    “你们是不是还要等什么人来救你们?”</p>

    所有人都低下头,不敢看白礼的眼睛,白礼实在太强势了。</p>

    “既然没有,还不给我滚!”</p>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p>

    终于,还是有人先忍不住,一个人匆忙逃走了。</p>

    有了第一个人,就有第二个人,有了第二个人,就有了更多的人。</p>

    很快,所有人都走干净了,整个元武山上就只剩下无名府的人。</p>

    即便是无名府的人,现在看白礼也有点害怕,白礼的杀戮之心实在是太强了,一言不合就动手。</p>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p>

    楮墨问道,这个地方还是有点大,无名府的人从上次魔教的事情后减员了很多。</p>

    白礼看了看四周道:“这里是混元洞的地盘,他们的洞主不小心被打死了,没法保证里面的人不给我们惹事,你带人去把他们赶出元武山,整个元武山我要戒严,他们不愿意走的通通杀掉”。</p>

    白礼的话语很冷血,楮墨听了也不由得皱眉。</p>

    白礼看到楮墨的表情道:“别怨我心狠,你如果被小人后面捅过刀子,我相信你比我做的还绝!这上面我吃的亏太多了,差点丢了性命,我这样做,也是不想让大家吃亏。”</p>

    楮墨黯然,点了点头,挑选了几个平日里有点凶相的人离开了,他还是想能把人吓走就吓走吧,尽量不要害人性命。</p>

    白礼又让卫稲和其他无名府的人守在传送阵旁边,而他则带着凌洛水离开了传送阵,两个人在元武山上游走,白礼要在整座山上布下大阵。</p>

    走了一圈,白礼长吐了一口气,“还好这山不大,要不然还真有点麻烦。”</p>

    凌洛水一旁不明所以,只是感觉这元武山毫无兴致,到处都是丛生之杂草,高耸的树木都没几个,显得有点荒芜。</p>

    白礼接着说道:“你跟我以来,我一直没有时间教你一些东西,今天正好,给你传授一座阵法,你一定要用心学。”</p>

    凌洛水顿时激动起来,确实如白礼所说,他师从白礼以后,只学习了一些冰神的道法,主要是白礼从未亲自指导过自己。</p>

    白礼伸出手指,点点荧光闪现,一指点在凌洛水的眉心。</p>

    顿时一座阵法的道义就落到凌洛水的脑海中。</p>

    炼狱劫!</p>

    凌洛水听说过这座大阵,那可是八域出名,炼狱劫中,寸草不生,很是恐怖。</p>

    “你先看我怎么布下阵法,然后慢慢自己尝试,不要心急,容易反噬!”</p>

    凌洛水用力的点点头,白礼竟然把这么强大而又罕见的阵法传给他,他怎么能不激动。</p>

    白礼手中施印,以天地之法,炼化成一座熔炉,覆盖一方之土,这一方之土便是一座小的炼狱劫。</p>

    凌洛水也学着白礼的样子,通过白礼刚才传授给他的阵法道义,想要做一个炼狱劫出来。</p>

    可是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根本一点天地的气息都没有被招引进来。</p>

    白礼一旁笑道:“不要急,慢慢来,如果这阵法这么容易